|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一章·前尘
  九公主的车队走的很慢,因着是建章帝头一位出嫁去和亲的公主,礼部制定的规模也格外的大,前头九公主的马车已经出了城,后头陪嫁的宫人们还未上马车。

  宋楚宜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是她改变了九公主的人生轨迹,把本该富贵荣华骄横一辈子的长公主变成了一个出嫁去和亲的公主,这是头一次,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双手可以改变人的命运。她摊开手,透过指缝去瞧金黄刺眼的阳光,忽而缓缓的笑了。

  宋楚宁、韩止、九公主、沈清让,这些曾经在她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纠缠不休的人一个个的都离她远去,她从此以后再也不必担惊受怕夜不安寝。

  等人群散了,宋大夫人也忍不住放松了许多,领着她们下山。

  早已经等在山脚下的青莺和紫云忙迎上来往她手里塞了个手炉,借着塞手炉的功夫,青莺又压低了声音告诉她:“才刚罗贵来说,韩止进城了。”

  原来真的没死,虽然早已经料到,可真正听到的时候宋楚宜还是露出了一个欢快的笑。今天是九公主出嫁、皇觉寺菩萨出神的双喜临门的好日子,城内城外的百姓们都欢喜不已,来往进出的人群络绎不绝,韩止想要混进城并不是一件难事,尤其是有人给他暗中扫除障碍的情况下。

  也的确是该叫他见一见他妹妹披着嫁衣的模样,和他母亲苍老衰败了不止十岁的模样。宋楚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交代青莺:“叫罗贵去通知大哥一声。另外,让马长江等人看紧了韩止,万一他要是想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先闹起来。”

  闹起来才会乱,乱起来韩止才会跑,往唯一的生路,他如今唯一的选择大同那里跑。

  青莺低声应了是,自去后头寻跟车的罗贵了。

  宋楚宜仍旧是跟向明姿和宋大夫人一辆马车一路到了皇觉寺,皇觉寺内外打扫得一尘不染焕然一新,因着上午惯常都是贵族女眷们来听经祈福,山门处早已经围了起来,谢绝其他信众。

  此刻宋家的马车刚刚驶进了山门,早就有知客僧元觉双手合十的笑着迎上前来念了声佛号,又笑道:“郡主娘娘并崔夫人都已经在寺里禅房等着您了。”

  宋大夫人也双手合十的回了个礼,嘴角含着一丝恰到好处的笑:“那就劳烦元觉大师引我们过去了,说起来我又想起一件事儿,上次来说过的点长明灯的事,不知道准备好了没有?若是准备好了,我们也好挑个时候过来请师傅们做场法事。”

  元觉一面引着她们往里头去,一面客客气气的点头:“府里知会过的,敢不领命?端看世子夫人什么时候有空,全了法事,长明灯也就尽可点上了。”

  说话间已经进了月亮门,元觉领着她们绕过一座两进小院子,轻声介绍:“今天各家夫人们来的都齐全,寺里禅房都已经满了,若不是郡主早就知会过,有凤来仪就被英国公夫人定下了。”

  提起何氏,宋大夫人的眉头就忍不住皱了皱同样是姓沈,同样是沈夫人,可如今听见英国公沈家她就忍不住想要皱眉头。这也是因为英国公府如今闹的越来越不像了的缘故,她叹了一声气,点点头,扶着金环的手穿过了穿廊,再跟着穿过了竹林,果然就瞧见惠芳园旁边的有凤来仪掩映在绿油油的竹子里,隐隐露出一角飞檐来。

  崔夫人和余氏正说着话,听见外头报说宋大夫人来了,忙笑着招呼刚进来的宋大夫人落座,一面又笑:“等了你这么久,茶都添了三次了。”

  崔华仪和崔华蓥一左一右,一个拉了宋楚宜,一个拽了向明姿,就要往外头玩去,一面冲她们挤眼睛:“才刚叶二哥哥已经知会小沙弥过来问了好几遍,说是后山上有开的正好的绿梅,滴翠亭也收拾了出来,恰好围炉煮茶”

  她的话音还未落,外头就忽而报说魏侍郎夫人听说郡主和崔夫人宋大夫人都在,特意过来拜见。

  魏侍郎的小儿子魏延召还是宋珏的同窗好友,宋大夫人早年间也见过几次,魏侍郎自己又是在礼部任职,和王侍郎一样是宋大老爷的上峰,平常时有往来。想必是听说了宋家女眷和端慧郡主在一起,因此特意过来说几句话的。

  本来这一趟出来就有给众人引见引见向明姿的意思,宋大夫人想了想,就笑着道:“快请进来。”

  魏太太长得中等身材,白白胖胖的脸上带着慈和的笑意,进门来先跟端慧郡主行了礼,才依次和余氏大夫人都见了礼,又一一把女孩子们都看了一遍,笑着让人递上见面礼:“早听说大夫人得了个乖巧伶俐的女儿,一直想见见,如今见了又觉得不如不见了可把我们家那些榆木疙瘩都给比下去了!”

  这样上道,竟真的是冲着向明姿来的,宋大夫人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宋老太太的叮嘱,觉得魏太太的热情有些太过刻意,脸上的笑意也不由收敛了一些:“夫人可别夸她,小孩子家家的不经夸,一夸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

  一面又看着崔家姐妹和宋楚宜向明姿笑:“你们李家姐姐也来了,你们小孩子家家的跟着我们在这禅房里头闷着不免无趣,不如去后山逛逛玩玩,只是有一条,千万小心些,别往雪深的地方去。”

  魏太太脸上仍旧端着和煦的笑意,丝毫不以为意,附和着宋大夫人的话,又和端慧郡主说起午时过后的讲经:“元空大师如今是越附和着来越难请动了,想听他讲经也越发的难”

  崔华仪和崔华蓥领了宋楚宜向明姿出门,谁知还没转过惠芳园,就瞧见了一脸呆滞,神情憔悴的沈清让正直直的站在石板路尽头。

  崔华仪崔华蓥身边的嬷嬷丫头立即上前将几个姑娘遮挡得严严实实,才刚准备出声呵斥,紧跟着就瞧见沈清让后头飞来一只缀着珍珠流苏的精致绣鞋,砰的一声把沈清让砸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