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七章·活路
  “怎么可能?!”韩月恒先忍不住惊叫着站起身走到母亲身边握住母亲的手,回过头反问齐嬷嬷:“我的东西向来都是您跟秋玉她们收着,您做事向来一丝不苟,何况我房间里还有宫里赐下来的两位教引嬷嬷和四个宫娥东西又都是有登记造册的张妈妈本身也是范府出来的管事妈妈,难道她连这一点都不懂吗?怎么可能还去做这样的事?!”

  这还是头一次齐嬷嬷被韩月恒这样不顾情面的劈头盖脸的质问,她抬起眼皮看了面色发白的韩月恒一眼,刻板的摇了摇头:“她为什么要偷东西,外人怎么能猜到她的想法?想必是觉得正好府里乱起来了,好下手,所以趁着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没人在意的时候才要下手吧。”

  她说的轻描淡写理直气壮,小范氏看了一眼含着笑意的大范氏,头一次保持了冷静,不卑不亢的吩咐秋菊:“既然是在侯府下的手,我这个当主母的一定会好好查。你先去把人给看守起来。”

  大范氏目光变冷,似笑非笑的盯着小范氏看,直到看的小范氏忍不住垂下了头,才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妹妹是不是糊涂了?她偷的可是陪媵的郡主的头面首饰,这可不是小事,你怎么能当作一般的家贼来处理?今天正好是叫我碰上了,若是换个人知道了,还不说你们锦乡侯府目无法纪,不把圣上和娘娘的体面放在眼里,连御赐的东西都敢疏忽?”

  论到伶牙俐齿,小范氏从来就不是大范氏的对手,她被说的哑口无言,却还是强自支撑着和女儿互相搀扶:“这到底是锦乡侯府的家事,要是传扬出去了如今锦乡侯府本来就是这副模样,怕是要给侯爷的仕途蒙上阴影。”

  现在倒是装出贤妻良母的样子了,现在倒是知道用锦乡侯府当家主母的身份来压人了,可惜已经晚了。大范氏居高临下的用怜悯而不屑的目光望着她,半响才冷冷的弹了一下指甲:“传扬出去?这种事怎么会传扬出去?当然要立即处理了才是,今天既然我在,一事不烦二主,澳门赌博网站:我就干脆替妹妹料理了。也好叫这锦乡侯府的下人们收收心,以后妹妹日子也过的舒坦些。”

  小范氏被逼得没了应对的话,扶着头一副头晕脑胀的模样,连嘴唇都被咬的见了血,似是克制至极的喊了一声:“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

  “你要怎么处理?”大范氏的耐心终于用尽,看小范氏的窘态也看得没了兴趣,冷冷的提醒她:“月恒的好日子眼看着就这几天了,你真想节外生枝?”

  这明摆着的威胁叫小范氏和韩月恒都白了脸,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

  大范氏好整以暇的由连翘扶着站起来,悠闲的扶了扶头上有些歪了的累丝嵌宝石人物纹金簪,轻启朱唇笑了一声:“我劝妹妹一声,不该做的事情,少做。以后的日子还长呢,偏偏阿止如今又遇上这样的事儿,月恒又要远嫁,天天这么折腾一回,府里没个能帮忙的人,恐怕妹妹吃不消啊。”

  小范氏终于忍不住扑到她跟前拉住了她的袖子,几乎是声泪俱下:“我把张妈妈送回老家去,我这就去送这就去送求求你,求求你饶了她”

  大范氏似是想也没想的立即甩开她,一副嫌恶戒备的模样,脸上始终端着的哪点笑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送回去?晚了!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其实这样也好,你也能长长教训,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能做以后再想做什么蠢事,先想想你那个枉死的儿子,和这个老货,你估计就清醒了!”

  小范氏被她伸手一把推在地上,还想着再扑过去,却已经被房嬷嬷和连翘几个宫人拦住了,房嬷嬷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的看了小范氏一眼,到底什么也没说,摇摇头领着人快步去追大范氏了。

  韩月恒终于忍不住哭出声音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去扶地上的小范氏:“母亲姨母她她也太欺人太甚了”气性上头,韩月恒忽而视死如归起来:“我就不信拿她没办法等后天我陪着公主去太庙的时候,就当众把她的真面目撕掳出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小范氏拍了拍她的手,抬手自己把眼泪擦干净了,扶着女儿站起身来,迈过门槛冷冷的看着那群人的背影,轻轻的笑了一声:“不用,不用。张妈妈手里的东西早就已经给了我,我们也早就想到了这一天她那个人那么自负,我们早就想到她会杀了张妈妈灭口,杀了张妈妈,她就会放心的让我多活几天了”

  小范氏嘴角噙着一抹如释重负的笑:“等我料理好了你哥哥的身后事,再把你平平安安的送出去,就了无牵挂。到时候我再亲手把这根钗送到太子跟前,叫太子好好睁开眼看看,他这些年宠幸的,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这种事情,没有男人能忍,就算是捕风捉影还能叫男人恶心膈应一辈子,何况她手上握着的这只钗,韩正清曾经寸步不离的带在身上。

  韩正清这么些年是怎么对待大范氏的,大家心里都有数,一旦发现韩正清不是因为连襟的关系才对东宫这么死心塌地,而是因为大范氏小范氏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晦气,眼里亮的出奇,脸上的笑也终于到了眼底,她就等着看,太子是不是能咽得下这口气。

  从前是有韩止和韩月恒在,她怕死,也怕大范氏会迁怒她的儿女,所以她才宁愿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宁愿当个活死人。可是现在,大范氏已经亲手把她的后路都断干净了,她没什么可再担心的。这条命,干脆就不要了。她用性命来证明自己所说的话,太子总该会听一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