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八章·恨意
  宋大夫人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圆圆胖胖的脸上露出个笑:“这方夫人倒是个聪明人,皇觉寺菩萨出神,十一公主又定了亲事,那一天不光咱们要去,京城里有头有脸的夫人太太们都要去。”

  要是光是宋家去,方夫人这样做就显得太过显眼,很容易引起陈老夫人的警觉。可是陈老夫人自己也要去,那方夫人去也就显得理所当然。

  内宅妇人们的嘴有时候传递消息可比什么信件往来都靠得住,宋老太太点了点头:“既是这样,你那天就多上点心,听听方夫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方夫人应该是替方孝孺探探路的,若是方夫人真的能说服方孝孺投靠,那打开陈家这匹门的钥匙就有了。

  她说完,又叮嘱大夫人:“把明姿和宥姐儿也带去......明姿不小了,从前我总想着多留她几年,你也知道我动过把她给了咱们自家孩子的心思......”

  可就是为了防止今天向老太太这样的事,还是把向明姿过继在了宋大老爷的名下,这样一来,宋家的男孩儿们自然是不成的了。

  从前舍不得,总觉得多留几年,让她在身边多做几年无忧无虑的姑娘,可是如今想来,的确该相看起来了。

  宋大夫人心领神会的附和:“媳妇知道了,正好那天崔家两位舅夫人也同去,有她们两位在,明姿也能多认识认识人”

  宋楚宜倚在榻上听青莺说今天马旺琨叫罗贵带进来的话:“听说钱长史身边的长随亲自出了趟城,说是先行去通州别庄里清扫屋子的。可是马旺琨他们说,长随拿了帖子直奔了通州王侍郎家里......”

  礼部王侍郎可是和东平郡王关系匪浅,宋楚宜抿抿唇:“这个消息想办法透露给锦乡侯府的人知道了?”

  自从章润说过小范氏和大范氏貌合神离,其实关系极其不好这样的话,宋楚宜就对这两家的关系上了心。她原本无意搀和东宫的事,就算是之前倾向于太孙周唯昭这边,可也是点到为止,从来不曾过多搀和。偏偏东平郡王打定了主意要扯她们下水.......

  东平郡王明知道宋家陈家如今是个什么样的关系,可是还是一面吊着陈家不放,一面舍不得宋家这个助力。这样理智又贪心的人,要是真成了她的夫主,那要是宋家有朝一日失去利用价值,她就是第一个被东平郡王牺牲的,就像是如今的韩止那样。

  “锦乡侯府也叫人偷偷打听消息呢,马三他们聪明得很,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消息透出去了。”青莺牵起嘴角笑了笑:“另外马三说,锦乡侯府的管事昨天刚去京里的远通镖局接了个婆子回去......”

  这个时候了,女儿眼看着过了菩萨出神的日子就要陪媵,儿子也成了通缉犯,东宫那边的态度又摆明了袖手旁观,小范氏此刻应该是焦头烂额的才对,居然还有心思叫镖局护送一个婆子上京,还叫了管事亲自去接?宋楚宜挑了挑眉,本能的觉得这里头有蹊跷,阖上了手里的书叮嘱青莺:“叫马三继续盯着,再叫人去问问镖局那边,这婆子究竟是什么来路。”

  用镖局护送一个婆子,这件事怎么想怎么透露着不对劲。

  小范氏激动得连坐也坐不住,短短半个时辰就打发了四五拨人出去问讯,终于听说人进府了的时候,登时整个人都几乎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一叠声的吩咐仆妇:“快把人带进来,快!”

  张妈妈没想到还能见到小范氏,一进门瞧见了小范氏眼泪就溢满了眼眶,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小范氏往屋里扫了一眼,秋菊立即知机的把伺候的人通通带了下去,关了门,亲自端了张凳子坐在门口家里没个成年的男丁当家作主,世子爷又出了事,最近几天都人心惶惶,乱象丛生。

  “妈妈,起来!快起来!”小范氏疾步下了榻,弯腰把张妈妈亲自搀扶起来,激动得声音都在发抖:“这么多年了......我可算是见着您了......”

  张妈妈也是泪眼婆娑,看着明明比大范氏要可如今瞧着跟自己都恐怕不相上下的小范氏,心疼的哼哧哼哧的直喘粗气:“我还好.....还好.....倒是小姐,小姐你却成了.......”

  小范氏拿了帕子擦了眼角的泪,勉强露出个笑:“半人半鬼?”

  “可不能这么说!”张妈妈拉着她的手,跟小时候那样在她手背上啄了一口,呸呸呸的朝地上吐了几口口水:“这么说可犯忌讳。”

  小范氏被张妈妈引得眼泪又差点掉下来,撇开了头吸着鼻子:“说什么忌讳不忌讳的,本来这十几年就活的不人不鬼,您瞧瞧,我哪里还像个活人呢?嬷嬷,我当年为什么没有回老家去,您不知道吗?”

  大冬天的说这话,张妈妈只觉得全身都爬满了鸡皮疙瘩,垂着头一时说不出话。

  小范氏收拾了心情微笑着看着她:“从前我总以为我和姐姐是一样的,到了京里妈妈却总是告诫我,我跟姐姐不同,要我凡事都要让着姐姐......”

  她说着,豆大的眼泪忽然从眼里啪嗒一声滑落在地毯里,哽咽着压低了声音:“我一直让着她......小时候的花钗绣球、琴棋书画、长大了我还让着她.......连名声和将来也让给了她.......”

  张妈妈心如擂鼓,觉得一颗心提的高高的,差一点就要跳出喉咙。小范氏小时候天真娇纵,虽不争也是争了那时候范家老爷和太太对她都是好的.....连带着她们这些不知情的下人也自以为攀上了高枝儿......

  “可我得到了什么?!”小范氏的声音忽然拔高,张妈妈几乎是惊慌失措的从椅子上弹簧一样的跳了起来。

  小范氏盯着张妈妈指着自己:“我得到了什么?!姐姐她容不下我.......她......她对我做了那样的事,连容我回老家都不肯......这十几年,这十几年我过的就像是行尸走肉,要不是为了两个孩子,要不是她拿两个孩子威胁我,我早就死了!早就死了!”

  蓝瘦,香菇,手还是疼,这两天被感冒折磨得眼泪模糊的,睡又睡不醒......今天第一更,照例求订阅求打赏,另外多谢九天哥哥的香囊,么么哒,爱你们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