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五章·婚约
  宋楚宜提着裙子才进门,就听见向老太太粗矿的嗓音响彻在内室里:“什么出族不出族的我不知道!不管出了没出,在道义礼法上我就是她亲祖母!她就算不认我也不要紧,她娘老子留下的婚书她总得认!”

  屋子里忽然落针可闻,她迈步转过了屏风,就见紫薇跟紫兰都咬着唇满脸愤愤,宋老太太坐在上首,脸色倒是还算平静。

  “这位就是六小姐吧?”陈三太太迎着她的目光站起身来,白白胖胖的脸上绽出一个既不冷淡也不过分殷勤的笑容:“可真漂亮,怨不得大家都说老太太会调教人,身边的姑娘个顶个的水灵。”

  宋老太太神色淡淡,冲着宋楚宜一颔首:“这是陈阁老的族媳,陈三太太。”

  又是陈阁老的亲眷,还帮着向家来了京城,几年前向明姿的事也不是没开过祠堂,庙里观里都去过,动静也不算这些常年在京城里的,有哪个是聋子瞎子,会不知道这些?可他们家竟然不仅帮着向家老太太来了京城,竟然还不打招呼就把她带来了府里。

  陈三太太亲自从手上剥下一个赤金开口雕莲花的手镯,亲亲热热的递给宋楚宜:“初次见面,这个就当是见面礼,宋六小姐千万别嫌弃,拿着玩罢。”

  她的话音还未落,那边向老太太的眼睛已经直直的盯着宋老太太,声音又抬高了八度:“我不管!这婚书是她娘老子还在的时候定下的,人家既找上了门,就没有退了的道理!她总归是在我向家被教养长大的,难不成真的就不认这十数年的养育之恩?”

  她说的唾沫横飞,手里紧紧捏着那张所谓的婚书,几乎想要冲到老太太跟前去:“她要是不认,她要是不认......”说着冷笑了一声,唾沫星子四溅:“哼哼.....老婆子我就一头撞死在你们长宁伯府那对石狮子跟前!”

  陈三太太似乎有些尴尬的瞥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宋老太太和宋楚宜,忙着去劝向老太太:“哎呀,都快到年关了,说什么死不死的这样不吉利的话?老太太您上了年纪的人了,纵然是有什么话也该好好说......”

  今天要不是陈三太太自作主张,向老太太根本没有进宋府门的机会,要不是陈三太太非得说要向明姿过来认一认父母亲的名字印鉴,宋老太太怎么可能会叫向老太太见到向明姿?

  宋老太太眼神利箭一般的看向陈三太太,意有所指的笑了笑:“三太太倒是跟这位向老太太很熟稔。”

  陈三太太尖尖的手指颤了颤,眼珠子不自觉的往右一转,紧跟着就捂着嘴欠了欠身子:“我在进京的路上被毒虫咬了,要不是向老太太的土方子,可真就连命也没了......”她说着,一双眼睛亮亮的盯着宋老太太不禁笑了笑:“恰好听说向老太太跟府上是姻亲,自然就揽下了这帮忙的差事......”

  宋老太太看也没看向老太太一眼,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随即就笑了:“可惜了陈三太太这人情做不成,我们家三年前就断了这门亲了。向知府他是犯了什么罪下的大狱,难不成陈三太太没听说过?”

  宋楚宜上前挨着宋老太太坐了,也偏着头看向陈三太太:“陈三太太似乎是三年前随着陈三老爷去的蜀中任职,三年前我祖母刚接了表姐回来。当时这案子在京里闹的沸沸扬扬,我记得我表姐记在我大伯名下,摆酒宴客的时候,陈三太太也在的。可陈三太太一眨眼就忘了。”

  这样的事哪里能忘?能在后宅当家作主的,这些事最要注意,免得给了别人难堪得罪人,可是陈三太太却明知道宋家的意思还带着向老太太找上门来。

  陈三太太被宋楚宜的话逼得有些下不来台,急匆匆的低下了头:“这.....好几年前的事了,我也记不大清了。又见向老太太可怜,想着纵然向大人做了什么错事,老人总是无辜,她又拿着婚书......”

  向老太太立即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瘦小干巴的脸皱在了一起:“别说那些没用的,这婚书在这里,这门亲不管怎么样就是她的!她要是不认,今天我说到做到,一头碰死了在你这长宁伯府。冷眼看着你们能嚣张到几时!”

  三太太恰好进门,听得这话立即就挑了挑眉毛:“谁大过年的这么不长眼睛,一来就说什么死呀活呀的,忌讳不忌讳?”她得了大夫人的话茬儿,才赶过来的,有时候对付向老太太这样不讲理的乡下野蛮老太太,宋老太太跟宋楚宜的聪明可使不上劲儿。

  陈三太太仿佛有些手足无措,急的连眼圈儿都红了:“好好的这是怎么说......我是真不知道向老太太跟您家闹得这么僵。”一面又去拉扯向老太太:“您老可安生些罢!要是您一早告诉我......我......我也不敢带了你过来,现在可好,好心办了坏事了。”

  宋老太太倚在榻上,沉声摇头:“我不知道什么婚的,琳琅也从来没跟我提过。当初跟你们向家的族长说出族的时候,你们向家也没人站出来说过。现在出族的文书,和明姿记在我们宋家的文书都一应俱全,你们向家的婚书,怎么拿到了我们宋家人跟前?”

  向老太太嗬嗬嗬的使劲儿冷笑了几声,眼里露着贪婪算计的光:“向家族长答应了又怎么样?我可没答应,我儿子也没答应!何况这婚书上不止是我儿子一个人的手印,还有你那个好女儿的。人家手里还有明姿满百日的时候戴着的长命锁当信物......”

  三太太嗤笑了一声,不屑的看着向老太太:“立下这婚约的人都死了,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再说就算是琳琅的意思,我们如今也不认,明姿已经是宋家的女孩儿,跟你们向家有什么相干?”

  多谢乖宝老妈新号、pn0578的平安符,也多谢书友160815224910366的香囊,太爱你们啦么么哒,继续求打赏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