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八章·赴死
  这些都是之前商量好了的计划,如果之前的计划都如约的完成了,那现在就到了他回韩止庄子上的时候开赌坊的事根本不是什么隐秘,只是以前有东宫这颗保护伞,所以他们才做的那么肆无忌惮。

  一旦这颗保护伞要撤了,又有人暗示可行,底下的人自然会闻风而动。

  顺着赌坊一查,韩止的通州上的庄子当然也理所当然的要搜,这么一搜,他们就会现居然还能搜到扬州弊案里的重犯章渊的儿子章润。

  到时候韩止就算是插翅也难逃。

  宋楚宜把头转向他,缓缓的点了点头:“差不多了,你可以动身过去了。”

  章润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郑重其事的整了整衣冠,冲着宋家人一揖到底:“多谢宋大少爷和宋六小姐成全,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他知道迟早有一天能看见韩止死,可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在被关山送出庄子的时候,他还以为他一时都没有机会看见韩止的下场了,可是终究是被他等到了。比起东宫那帮人和办案的方孝孺他们,他最恨的反而是韩止,这个曾经得过他毫无保留的信任、跟妹妹订过亲的,转头就咬了他们一口,把他们家咬的支离破碎的白眼狼。

  宋琰抓紧了宋楚宜的袖子,他有些看不明白究竟是生了什么事。姐姐难道不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麻烦才会来见韩止吗?怎么现在看着,好像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

  章润面带红光,瞧着不像是要去赴死,倒像是要去赴宴,打扮得很整齐精神。

  “我走了。”章润走到门口,再一次回头冲着宋珏和宋楚宜拜下去,嘴角带着愉悦的笑意:“多谢宋大少爷和六小姐,我这就去了。”

  叶景川抿了抿唇,他知道章润的事还是在昨天,心里不免觉得他可怜,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宋珏不禁有些动容,虽然章润按律当死,可毕竟他只是个一心只读圣贤生,恭王端王和东宫之间的利益争夺,最后却把他们变成了炮灰。

  宋楚宜脸上神情倒还算平静,她冲着章润缓缓的点了点头,轻声提醒他:“章公子,冒昧提醒你一句,贪多嚼不烂。以你现在的本事,顶多就能咬住一个韩止,若是再牵扯上其他人,恐怕事情就不会像你预料的那样展了。”

  宋琰有些不明白,原本他还以为宋楚宜跟他一起去赌坊是莫大的冒险,可是现在看来,宋楚宜却好像是在放饵,一点一点,在放会被韩止这条鱼吞下肚的鱼饵。

  宋家的别庄灯火通明,徐妈妈领着人把饭食端上来,宋琰和宋楚宜奔波了一天,就没正经吃过东西,她心疼得眼睛都差点红了:“这是怎么说,闹的人心惶惶的。叶二少爷几次三番差点没忍住要亲自带人去寻您。”

  叶景川是个难得的好人,哪回自家小姐出了事,他都是来的最勤快的,帮忙也很用心。就像是中午去何知州家下帖子,他也是马不停蹄的亲自去的,说是能把话交代的更清楚些。

  这样的人,一表人才又人品过硬,难得的是虽然家世好可是一点没有纨绔子弟的那些浪荡气,对宋楚宜又是显而易见的心思,徐妈妈越来越喜欢他。

  宋楚宜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这次的确多亏了叶景川帮忙,故意挑着周唯琪上门求荣成公主的时候说了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引起了周唯琪的怀疑。又刻意引着周唯琪去查韩止最近的动静。

  这件事换个人做,就没有这样的效果了。叶景川的的确确是个好人,也是很把她放在心上,否则不会连问也不问她要做什么,还不知道缘由就一口答应下来。

  她想起祖母跟舅母平时的几次三番的暗示,忽而有些恍惚。

  她从没想过要嫁人这回事,上一世的教训太惨痛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些不切实际的和那些世代为婚的许诺,在她眼里如今就像水月镜花,略微被谁的手搅一搅就没了。就像是宋琰的那个同窗阿衡,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就能把相依为命的妻子抛在脑后,就像今天早上她跟宋琰在庄子外头帮忙收敛了的那个女孩子的父亲,不过为了几两高利贷就能抛下他们不顾他们的死活。

  她晃了晃神的功夫,青莺就掀帘进门来走到她身边,轻轻的弯下了腰:“姑娘,赖大人来信了。”

  赖成龙这个时候给她来信?

  宋楚宜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现如今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照理来说赖成龙应该更上心的去查许良跟贾英鑫的事,怎么会好端端的写信给她?难不成是遇见了什么麻烦?

  她接过信打开来扫了一眼,不由得就笑了。

  青莺向来怕接赖成龙的信,每次接了总有惊心动魄的事要生,此刻见宋楚宜笑起来,倒有些摸不着头脑,半响才回过神来问她:“姑娘笑什么?”

  赖成龙在信上说,陈老太太请他的夫人去家里做客,言谈间露出求情缓颊的意思。

  他本来就无意深查下去,就像当初宋楚宜跟他说的一样,圣上是要他当个纯臣心腹,他如果做的太多太刻意了,在圣上跟前的作用就没有那么必不可少了。

  他要除掉许良跟贾英鑫,也不过是因为想把锦衣卫彻底掌控在手里,得罪了东平郡王和大范氏对他现在一点好处也没有。

  既然有陈阁老亲自来求情卖好,他自然顺水推舟的做了这个顺水人情,高高拿起轻轻放下,把东平郡王摘了出去。

  既然帮东平郡王摆脱麻烦的是陈阁老陈家,而给东平郡王和大范氏添乱的却是韩止,那东平郡王和大范氏就更没心思插手韩止的事了,他们这样的人,最怕的就是被人扯后腿。

  韩止就算忠心耿耿的当大范氏的狗,大范氏都能眼睛也不眨的把韩月恒送去东瀛的那样的地方,何况如今韩止不甘心当一条狗了呢。

  我作为一个性别女的,居然忘记了今天双十一!!!!!你们是不是全都跑去剁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