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七章·黄雀
  青莺上了马车才敢松口气,拍着胸口问宋楚宜:“姑娘,您怎么知道那条看起来那样貌不惊人的狗竟然那么厉害?”要不是靠着那条狗赌赢了韩止,韩止也不一定会气急攻心。

  宋琰也很好奇,他之前请的那些来给他出主意的老油条们也跟着去狗场看过狗,无一例外挑的都是那些身体高达肌肉强壮的狼狗,它们撕咬起来往往更加凶狠卖力。可宋楚宜连想也没想,在看见这条与众不同的狗的时候就立即决定要用这条狗去跟韩止的狼狗比。

  这还得多亏了韩止自己,上一世韩止就是靠着这条狗在那些纨绔子弟面前战无不胜的,再给他几年,他就能发现这条狗的好处了。这回自己不过是占了上一世的便宜而已。

  可这个是沾了上一世的光,把东平郡王引来却不是,这还得多亏了章润和韦言希。

  想到这里,她问青莺:“怎么样?人带出来了吗?”

  之前让马长江跟紧通州韩止庄子上的动静,果然有了消息之后就请了赖成龙帮忙,赖成龙调来的人都是好手,加上马长江等人的帮忙,总算是被她找到了章润。

  也幸亏找到了章润,她才知道韩止跟大范氏他们的关系最近都有些微妙韩月恒的事是大范氏一手促成,澳门赌博网站:韩止虽然明面上不说,还和亲生母亲小范氏因为这事起了争执,可心里对这件事却是耿耿于怀的,这种敏感阴沉到了极点的人,总是对他人的情绪极度在意,大范氏当初对他那么好,一朝变脸,对韩止简直是莫大的打击。

  原来看来密不可分的韩家跟东宫范良娣之间也不是不能破的墙,既然韩止想给她挖坑,那她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她知道东平郡王最近为了许良和贾英鑫的事情很烦心,如果现在这个时候韩止还不顾大局的得罪宋家想给他添堵,完全不顾他的处境,那不管是早就可能已经对韩家心生不满的大范氏还是周唯琪,都不可能再如同以往一般护着韩止了。

  而她之所以迟迟没办法对韩止彻底下死手,原因就是牵连太大,要冒着得罪大范氏跟周唯琪的关系。

  现在韩止亲自把棺木都准备好了,她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断了他的后路。大范氏跟周唯琪都跟他撇清关系了,也就是最好下手的时候,所以她才一定要激怒韩止,一定要叫韩止不计后果的想杀掉她跟宋琰,把韩止的目的暴露给东平郡王看,叫东平郡王对韩止彻底死心。

  现在,该是章润被派上用场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下手,大范氏一定会袖手旁观。

  青莺忙点了点头:“混在今天大少爷和叶二少爷出城的车队里一起出来的,现在应该已经在咱们通州的庄子上了。”

  叶景川早就已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见都已经要挂灯笼了还没动静,就不由得再三催促宋珏:“要不然咱们还是去看一看?我就不信真去强行抢人韩止还能拿我们怎么样!”

  怎么样自然是不能怎么样,可是之前的计划却全都白费了功夫。宋珏敛去心里的那丝不安,坚定的摇了摇头:“若是事情有变,小宜那边一定会有动静的。既然没什么消息传来,那就是最好的消息。”

  话音未落,一直等在门口的张叔就欢呼了一声:“六小姐和四少爷的马车来了!”

  宋珏和叶景川对视一眼,忙迎了出去。

  宋楚宜和宋琰看上去都好好的,也没有一点狼狈的模样,看来事情进展的还算顺利,宋珏松了一口气,先冷眼瞪了宋琰一眼。

  要不是宋琰,今天的这番麻烦也不会有。

  可是现在却也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他一面迎着宋楚宜一同往屋里走,一边压低了声音告诉她:“何知州应该已经动身去查这座黑赌坊了。听说那里今天刚出了两条人命。”

  其实出人命几乎是天天有的事情,只是以往没人去查,现在一有人去查,事情就立即会变得不同了。

  叶景川也插嘴:“虽然他们早就找好了替罪羊,可是如今那张大户的身家性命老婆孩子都在别人手里握着,撺掇他几句,他也就招了。”

  所以说要跟聪明人打交道,像是大范氏这样的人,一旦要对付谁,一定会亲自把后路都铺排得平平稳稳,一点错漏都找不到。

  到时候真正经营这些黑赌坊,放高利贷还残害人命的罪名就全都是在韩止身上,跟东宫可没关系。

  近些年也有不少勋贵做起这些黑生意,被抓了的也有,幸好这些事通常不至于被抄家灭族,顶多也就是个流放,更严重些的,没钱打点的,才会判个秋后。

  这也正中了宋楚宜的下怀,反正明面上这事儿跟她和宋家可扯不上一点关系,都是韩止自己经营黑赌坊出了事,大范氏袖手旁观韩止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韩正清跟小范氏就算要恨,也该恨一起做生意,分红的时候拿大头,有事了却把人推出去的大范氏跟周唯琪。

  “章润呢?”宋楚宜走的很急,进了大厅就看见章润正正襟危坐的等在那里。

  他立即站起身来,脸色虽有些苍白却还算精神,问宋楚宜:“怎么样了六小姐?东平郡王如约去了吗?”

  要是东平郡王没看见那出戏,就不会下决心舍弃韩止这枚重要的棋子,那他的这些探来的情报就全没用了,这次韩止又能轻飘飘的躲过一劫。

  韩止早就发现他跟宋楚宜有往来,可是却什么也不说,像是猫抓老鼠一样的戏弄他,偶尔扔给他一点残羹冷炙,让他以为自己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一趟一趟的去告诉宋六小姐。

  到后来还干脆准备叫人杀了他跟韦言希灭口,要不是宋楚宜的人动作快,又早有准备,他此刻已经被绑着扔在去苏州的马车上,韦言希已经死了。

  他是想死,想下去见父亲母亲跟妹妹,可是却不想窝窝囊囊一事无成的死,怎么也要拉上韩止垫背,他才有脸见地底下的父母亲人。

  多谢0402和0578的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