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六章·离析
  周唯琪阖上窗子坐下,见韩止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立在门前,就冷笑了一声:“表哥本来不是应该去找赖成龙想办法的吗?居然还有闲情来设计一个小孩子......”

  分明就是没有把他的事情当回事,现在他的事已经迫在眉睫的时候,居然跑去想起从前的旧怨,得罪宋家。要不是他去荣成公主府上的时候顺耳听见叶景川说了这一声,要不是他后来收到了一封信,现在宋楚宜跟宋琰可能真的就被失去理智的韩止杀死在这里了!

  可是如果宋楚宜和宋琰真的死在这里,通州知州的人马马上就会把这座赌坊包围,今天又恰好是每月一次的对账的日子,要是到时候连这些账本一同抄了,查案的人很容易就会现每月都会有一笔不菲的分红存到了正和钱庄,到时候再一差正和钱庄的这个户头.......

  这些因果关系别说韩止这样的老油条了,就连小孩子都知道。韩止这分明就是没有用心替他办事,从前韩止不是这样的,周唯琪抬眼看了韩止一眼,目光中涌动着难言的失望。

  “表哥,你是不是就因为月恒的事恨上了我们?”他见韩止缓缓抬起了眼睛,似乎是被触动了,就苦笑着摇头:“这件事母妃跟我都已经试过了,我们不是呆在一边什么都没做等着看月恒倒霉,实在是我们插不上手.......连姨父也寄信回来说是体谅我们,你怎么就想不通呢?”

  因为韩止自小就被送出去养病的原因,跟小范氏和韩月恒的关系都只能勉强说得上是貌合神离。可为什么事到临头,韩止反而好似纠结在了这件事上,就是转不动脑袋了?

  屋外关山的声音传进来:“宋六小姐的马车行了一段路以后就有通州知州何大人家的女眷亲自来迎......属下还听说叶二公子似乎也跟宋大少爷一起来了通州,如今就借住在宋家在豆各庄的别庄里。”

  韩止微微扬起眉毛他以为宋楚宜碰见宋琰的事就会乱成一团毫无主意,毕竟她从前见到一个江源都会方寸尽失......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宋楚宜竟然早早的就已经挖好了坑等着他往里面跳。

  她事先不仅联系好了通州的知州准备随时对他倒打一耙,甚至还联系了叶家否则周唯琪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仅如此,她连自家长辈都没有瞒着否则以她的能耐,哪里能请动通州知州?这一定是宋珏做的。

  周唯琪的嘲笑声如期的响起:“表哥实在是急怒攻心了,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算计成这样。”

  是啊,他实在是急怒攻心了,不仅之前所有的布置都付诸东流,还彻底得罪了宋家,也跟周唯琪离心了。

  以后他在范良娣和周唯琪的心里,就再也不是那个好外甥、好表哥了,他破坏了范良娣和周唯琪的计划,他们想要拉拢宋家和崔家,现在一心讨好宋家都还来不及,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不仅不顾东平郡王的困境,还去得罪宋家跟崔家大家都知道韩家是大范氏手里的一把刀。

  韩止良久不搭话,周唯琪就忍不住有些烦躁起来:“这件事到底怎么说?表哥难道就不准备给我个交代?!”

  交代?要什么交代?现在他说什么周唯琪心里的那根刺都不可能会消失了,他笑了一声:“殿下刚才说你们不能插手,是不能插手,还是插手得太过了?!”

  一直侍立在一旁的钱应眉毛猛地一抖,看一眼韩止,又不动声色的垂下了头。

  转来绕去,还是韩月恒的事,他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周唯琪也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虽然他也觉得韩月恒可怜,可是在他心里,韩家就该是为了他们牺牲的,这件事难过过了也就该算了,偏偏韩止这么不依不饶。

  到底韩止跟韩月恒才是亲生的兄妹,血浓于水。说什么他全心全意为的都是自己,现在想想都是笑话。

  他扬起眉毛吩咐钱应:“下去清点清点账目,把账都对清楚。之前的账簿也全都带走。”

  现在这些东西再留在韩止手里,他已经不放心了,谁知道韩止这次急怒攻心能把他们的利益置之不顾,下次还会做出什么更失去理智的事。

  这是见他们利用价值都没了,干脆开始撇清关系了?生怕这次会被宋家一起恨上吧?

  韩止牵起嘴角哂笑:“殿下不用急,我们两家的账目哪里能算的清楚?这里算清楚了,西北的呢?扬州的呢?要算清楚,恐怕怎么也得七八年吧?”

  周唯琪就转过头对他怒目而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表姐的事?!我已经说过了......”

  “殿下为何不去问问姨母,月恒身边的那个齐嬷嬷是怎么回事?怎么不去问问姨母,为什么韩家在想办法的时候,她要使人去钦天监催促他们定日子?”韩止扬声看向周唯琪:“姨母先对我们不仁的,背叛盟约的不是我。”

  他就是心里过不去,不明白为什么从小疼爱他,视他如己出的姨母为什么会忽然变了个样子他从前还以为不管怎么样还有姨母,可是有朝一日忽然现事实真相不是他自己想的那样,他可能只是别人手里握着的一颗棋子,心里的一口气就怎么都吐不出来。

  有些裂痕一旦存在了,就抹不平了。哪怕你用上十倍的心力来弥补,也不可能让它恢复如初。信任这种东西,一旦没了就是没了。

  明明一月之前他们还共同进退,还通宵达旦的商量如何应付西北的事,把尾巴收的更干净一些。可现在紧密如一体的韩家和他们之间却被划了一条深深的鸿沟。

  要怪母妃她一意孤行,还是要怪韩止实在太小题大做?

  周唯琪无言以对,他抿抿唇看看韩止,摔门大踏步的走了。

  早上好,今天更的比较早一些。还是四更,另外多谢水晶甜甜的打赏和我爱赵寅成的香囊,也感谢给我支持和意见的你们。大家放心,我也只是吸取教训,以后动笔之前会想的更加仔细一些,没有被打击的缓不过来啦。爱你们么么哒另外就是,这几天第一次吼但是很重要的事,求订阅求订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