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三章·豪赌
  宋琰想,这大概是他人生当中代价最最惨痛的一次赌局了,他摊开自己的手掌,上面干干净净的,除了掌纹什么也没有。可是若是今天有个什么不慎,这双手就会是间接害死姐姐的凶手要不是他涉世未深自作聪明,姐姐就不会落到这样被动的境地。事实上他也的确没见过姐姐遇见过比现在还要艰险的事。

  输了就要赔上性命........他红着眼睛挺身而出站在宋楚宜身前,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要赌就拿我的命赌。”

  凭韩止这么丧心病狂,要是她输了,她跟宋琰两个人的命都要赔在这里。

  韩止轻扯嘴角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上一世你就死的挺冤枉的,这一世........又是个替死鬼。宋楚宁要是有这么个弟弟,恐怕也不至于死的那么惨了吧......”

  这个人简直浑身上下都阴沉得叫人害怕和恶心,宋琰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鬼话,却知道这些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低低的呵斥一声:“闭嘴!”

  宋楚宜却拉住了宋琰,旁若无人的替他整理有些斜了的披风,重新替他把披风系了带,这才转头看向韩止话里有话的笑了笑:“世子怎么跟个女子一样婆婆妈妈的没个完?我们这次来通州,除了见世子,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晚间我们还要寄宿在知州府上......”

  韩止脸上的笑意来不及收敛就换上了狰狞的怒意:“你竟然敢威胁我?”

  在这个时候了,在她们都已经是待宰的猪一样的时候,宋楚宜竟然还敢口出妄言就算是通州知州来了又怎么样?这个开设在通州的赌场说起来还有知州夫人的一份力,他敢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就算他把宋楚宜和宋琰杀死在这里,到时候也能推在通州大户张大户头上平日里经营赌坊的可都是他。

  宋楚宜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澳门赌博网站:在他还没冷笑出声的时候就提前笑着打断他:“要赌就赌,事先撂再多狠话也没用。”

  关山不住的摇头,觉得这位宋六小姐嚣张得叫人讨厌,又天真得叫人觉得可怜。自家世子爷可以说是斗狗斗鸡的高手,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也不过分,她一个养在深闺里的小姐,就算是再聪明,难不成连对这些斗鸡走狗的玩意儿也能无师自通不成?

  宋琰花了高价请来的那些赌徒尚且一点用处都没有,何况是她呢?

  韩止已经把头转向关山,声音冷淡不含一丝人的感情:“带她去选狗。”

  他改变主意了,原本想着排喧羞辱她一番就把宋琰的这个把柄和孩子都送给她,前提条件是要把替东平郡王解决后顾之忧的麻烦一并也扔给她。

  可是她自己偏偏生路不走,要挑这条死路走。

  他又不怕死,又不怕事情闹大,反正母亲想他死,连向来待他如亲生的姨母似乎也没那样在意他。临死之前要是能多拖一些人垫背陪葬.......他觉得心绪都沸腾起来尤其是把宋楚宜这样的,明明已经死过一次,拥有前世今生记忆的人一起拖去死,那该是多好玩的一件事啊?

  宋楚宜很快挑好了狗,看着皱皱巴巴的狗所有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青莺忧心忡忡的凑近问她:“姑娘,要不还是再选一条.......”

  这狗长得这么痴傻的模样,走路都摇摇摆摆好似没什么力气,能顶什么用处?

  关山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忍着幸灾乐祸告诉韩止:“这狗从来都没人选,平时也有一顿没一顿的喂着.......没想到宋六小姐的眼光这样特别,偏偏挑了这一条。”

  最没用最必死无疑的一条。

  宋楚宜向来就喜欢标新立异,凸显出跟别人的不同之处。韩止不屑又嘲讽的在心里笑了,这大概是天下所有女子的通病,都天真的以为自己会是最特别的那个。

  可事实往往会狠狠的打她们的巴掌,把她们打的鼻青脸肿。

  “随她去。”他吩咐关山把自己的体形巨大的狼狗领到前院,看着那只无精打采耷拉着尾巴的狗挑眉问宋楚宜:“准备好了?”

  “还没有。”宋楚宜出人意料的摇了摇头,看着韩止认认真真的讲起条件:“你说输了要我们的命,现如今我跟我弟弟都站在这里,可你答应我们的东西......”

  韩止挥了挥手,关山拍了拍巴掌,就有低眉顺眼的丫头把东西捧着拿上来,宋琰认真的都看了一遍,才朝宋楚宜点头:“是我的翠香囊、阿衡的借据还有......江源的.卖身契.......”

  江源,原来那个孩子叫做江源。

  宋楚宜再看向韩止:“我怎么知道世子会不会出尔反尔输了不认账,到最后什么也不给我们?”

  关山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这个小姑娘不是说聪明的甚至有些吓人吗?可她怎么就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就凭她,也妄想着能赢久经赌场的世子爷?何况她选的还是一条从来就无人问津的杂种狗......

  韩止也觉得此刻的宋楚宜显得格外的好笑,他无所谓的伸手叫来了纸笔,大笔一挥连契约书也写好了,签了字就扔给宋楚宜:“这下你总归放心了吧?”

  本来就要死了的人,在意这些小细节又有什么用处?

  宋楚宜拍了拍耷拉着头吐着舌头的看起来丑到了极点的狗,亲手打开了斗狗场的围栏。

  韩止的那条狼狗眼神锋利,浑身上下的皮毛亮的发光,相比对宋楚宜那条走路都摇摇晃晃的脸上带着黑斑的狗,威风了不知多少倍。

  围栏外头围着的一圈又一圈的人不知谁说了一句什么话,满场哄笑起来。

  就这么两条狗,摆在这里就已经知道谁胜谁负了,到底还有什么好比的?会挑那条丑狗的,是不是脑子都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