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二章·搏命
  好端端的怎么会死人呢?青莺看了宋楚宜一眼,澳门赌博网站:见她点头就掀了帘子出去跟秦川打听,宋琰却目光灼灼的看向宋楚宜:“这些天我在赌坊里头见过很多这样的事,多的是人为了个赌字输的家徒四壁,家破人亡。”

  宋琰好像一夜之内就长大了好几岁,他忐忑不安的拽着衣角垂下了头认错:“我差点就是其中一员。”

  如果不是宋家的人警醒,如果不是宋楚宜一早就有准备,不是她昨天的当头棒喝,他到现在都还沉浸在自己的英雄梦里,落入别人的陷阱而不自知,直到和那些赌场里的赌徒一样,失去神志是非不分。

  宋楚宜没再软言哄劝他,她顺着宋琰的话点了点头:“所以说别人怎么样暂且不管,自己却该管好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该沾上这些东西,你以为你能抽身,可到最后能抽身的又有几个?......”

  她的话还没说完,青莺就虎着脸进了马车,语气发沉的告诉宋楚宜:“是从赌坊里头被扔出来的,借了高利走投无路了,媳妇被赌坊抓去妓院卖了抵债,如今儿女也要被卖......他自己跑了.......当姐姐的小姑娘一头撞死在了赌坊里,被扔了出来......”

  宋楚宜意味深长的看向面色震惊的宋琰,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阿琰,当初你因为九公主要我陪媵而觉得天潢贵胄高高在上不拿我当人看,现如今你瞧瞧,韩止他们一样不把这些人当人看,逃跑了的丈夫也不把他的妻子当人看.......这世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

  宋琰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师总说他要学的还有很多,还远远不够,他抿着唇问宋楚宜:“姐姐,能不能帮一帮他们.......至少也要替那个小姑娘找个地方安葬.......”

  这是韩止送给他们的见面礼,也是给他们的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们今天他们很可能就会是这个下场。宋楚宜轻轻朝青莺颔首,青莺就会意出去了。

  马车再走了一段路就被人拦下了,秦川强忍着愤怒的声音传进来:“六小姐,他们要咱们换马车.......”

  是想防止他们身边还跟着其他的人,比如说马长江这些,所以才防贼一样的防着他们,连马车都要重新换,就是怕宋楚宜会不怕死的带人来捣乱。

  宋琰也想到了这一点,他铁青着脸握紧了拳头一个大家闺秀,半途要换别人的不知来路的马车,这又是一个把柄。韩止分明是故意的。

  宋楚宜却无所谓,她看向宋琰轻轻摇头:“大丈夫能伸能缩,也绝不争一时之气。”

  换了马车再走了大约半个多时辰,天色已经将近傍晚,宋楚宜和宋琰才终于进了一座三进的宅院。秦川偷偷跟上来告诉他们:“是豆各庄,离咱们自己的庄子很近了.......”

  才进了第二重院门,从侧边的门拐进去,就听见喧天的起哄声和叫喊声,宋琰面不改色的跟宋楚宜说起情况:“喊得最热闹的应该是斗狗的,韩止从不去看别的,就喜欢看斗狗,我总共见过他两次,两次他都是在斗狗场,其他的赌局他瞧也不去瞧一眼。”

  心肠都已经硬到这个地步的人了,除了斗狗这样血腥至极的场景能偶尔刺激他的神经,叫他察觉到兴奋,其他的确也没能吸引他兴趣的了。

  关山从里头迎出来,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我们世子已经恭候宋六小姐和宋四少爷多时了,里头请。”

  大厅里空无一人,所有桌椅都摆的整整齐齐,韩止没甚诚意的高高坐在二楼临窗的包房里,遥遥冲着她举了举杯子,居高临下的露出个轻蔑的笑:“从小我就喜欢听一句古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现在宋六小姐的弟弟落在我手里,任我宰割,连宋六小姐也成了我砧板上的鱼肉,不知道是不是就叫偷鸡不成的报应呢?”

  “世子爷叫我来,大概不止是为了让我听几句风凉话。”宋楚宜闲适的在最近的椅子上坐下,看着青莺和紫云有条不紊的从随身的提匣里拿出茶具和点心摆上,这才仰头朝韩止看过去:“我也没什么耐心跟世子废话,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弟弟的翠香囊,你要怎样才肯还给我?”

  宋琰端端正正的坐在宋楚宜旁边,闻言目光也落在韩止身上。

  韩止却忽然笑了,他拿着酒杯在手里转了转,眼睛紧盯着里头晃动的酒水,嘴里却也没闲着,立即接了宋楚宜的话:“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只要宋四少爷跟我赌一场,他赢了,我就把他的师弟一家全还给他。”

  他黑得有些过分的眼睛在夕阳映照下显得有些诡异,嘴角噙着的笑意也阴沉的叫人害怕,顿了顿就又紧跟着补充:“不仅是他的师弟和香囊,连宋六小姐你的东西,我也能一并还给你。”

  宋楚宜右眼皮猛地一跳,立即反应过来韩止说的是什么........那个和上一世的然哥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韩止是在说这个。

  没等到预料之中的反应,韩止显而易见的有些失望,他双手趴在窗台上看着宋楚宜哂笑了一声:“三年前见到他的时候你还要死要活的吓得不轻呢,转眼就忘了?女人就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宋楚宜已经豁然起身,看向他的目光就和看一条蛇一只毒蝎一样毫无分别:“赢了你把他们都还给我,那输了呢?”

  “输了......”韩止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就赔上你或者你弟弟的命。”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宋楚宜,极想从她眼里搜寻到哪怕一丝害怕和恐惧不安,毕竟他手里如今握着宋琰的前途,握着宋楚宜自己的前途,这里又是他的地盘,只要他愿意,这两姐弟现在就可以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里他又不怕宋家寻上门,最多再寻个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