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一章·死人
  宋程濡皱着眉头看着宋楚宜,眉间有化不开的担忧和顾虑:“他手里还握着阿琰的香囊,有这样东西就是个天大的把柄。你有这个掣肘,去了恐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冒冒失失答应他的约见实在不妥。”

  宋大老爷看了宋楚宜一眼,也附和起来:“老太爷说的对,他这么丧心病狂,谁知道他做的出什么事来?”宋琰好歹是个男儿身,顶多也就是被泼泼脏水,可宋楚宜却是个千金大小姐,要真是跟宋琰一眼被顺手牵藤摸走了个什么东西,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说不定这一世就这么毁了。

  宋大老爷仔细再想了想,负着手在屋里走了一圈,跟宋老太爷道:“要不我去一趟,看看他究竟是想耍什么花样!”

  可是韩止这样的人,要是去的是宋大老爷,他说不定就把通州宅子搬空了,来个避而不见。到时候再把香囊的事宣扬出来,宋琰就真的被毁了。

  韩止做得出这样的事,宋楚宜目光澄澈的看着宋老太爷和宋大老爷,缓缓的摇了摇头:“这些都没用,韩止说了要见我,要是见不到,就一定会闹的鱼死网破。他是个疯子,什么都舍得出去,我不行。我不能拿阿琰的一辈子去冒险。”

  宋大老爷有些着急:“可你到底是个女孩子呀!”再厉害也是女孩子,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也比男的容易对付的多,男人们出去应酬,要什么对付女孩子的手段没有?要是韩止真的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宋楚宜他又不是做不出来。

  宋老太爷看向宋楚宜,他知道这个孙女儿从来就不是池中物,她手里头能用的人决计不会少而且她还有个赖成龙在背后撑着,赖成龙此刻在锦衣卫里头就是彻彻底底的掌舵人,有他在,韩止那些污糟手段就使不上。思索了一会儿,他终于点了头:“我叫你大哥二哥陪你一起去。”

  宋珏最近为了羽林卫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宋玘也忙着准备明年下场,宋楚宜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祖父叫林海和秦叔叔跟着我就行了,大哥和二哥去了,跟韩止对上了反而不好。”

  宋老太爷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思索再三:“既然你执意要自己去,那我写封信给你带去,到了要紧时候,你找人送去给通州知州。”

  宋琰沉迷赌博传出去固然名声不好听,可韩止这个背后开黑赌坊的,也别想好过。他让宋琰被泼脏水,自己就等着掉一层皮大范氏贪得无厌,说不定这些赌坊后头还有她的影子,到时候韩止闹出这些事来连累了她,她不知道会不会保这个外甥呢。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宋楚宜眼睛亮一亮,眉梢眼角都带着笑,轻轻的点头应是,先去宁德院领宋琰。

  宋老太太昨天晚上就已经把宋琰叫去了宁德院训了一通,等听说他的本意是为了帮人,那怒气就又熄了毕竟是个十岁的孩子,学问可以学,可是这阅历却不是看书就能学的会的。人家铁了心要设计你,澳门赌博网站:你就算避过了这次,还有下次。就当学个教训也好。

  她听说宋楚宜和宋琰要出门,抿着唇有些闷闷不乐,等黄嬷嬷替她换了抹额,忧心忡忡的叹了一声:“苦了六丫头了,她真是造了什么孽才投生在我们家”

  崔展眉的脸她原本已经忘了,可是宋楚宜和宋琰越长大,眉眼就越发有崔展眉的影子,她想起当年的崔展眉,再想想如今的宋楚宜,忍不住老泪纵横:“她不过才十二岁啊”

  不过才十二岁,却要整天的担惊受怕,整天提着一颗心一口气,好似不为宋琰用尽这最后一口气,就不会罢休似地。可原本该护着宋琰的宋家人却一个也顶不上事,所有事都叫一个小姑娘去扛。

  她攥住黄嬷嬷的手,似是在对她说话又似是在自言自语:“等这次他们回来,就叫他们去崔家”他们宋家不止对不住崔家,更对不住无辜的崔展眉,叫她死了在黄泉也不能安稳的闭眼,还要替一双儿女悬心。

  崔老夫人说要替宋楚宜在崔氏族里挑选一个合适的子弟,她原先还犹豫不决,觉得晋中离得太远了。可是现在想一想,远又有什么关系呢?要是真能平平安安富贵荣华的过这一生,离他们宋家远一些又有什么要紧?不如还是离得远一些,从此远离这些明争暗斗

  宋老太太少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黄嬷嬷握着她的手跪在脚踏上应声:“六小姐是个好的,好人会有好报。老太太您别担心。”

  宋琰握紧了宋楚宜的手,跟她说通州赌坊里头的规矩:“斗鸡是自己去选的,还有斗犬的,斗鹰的,都要自己挑了去跟庄家挑选出来的比。”

  这里头的猫腻和技巧都多着呢,她上一世曾经在英国公府里见过这样的场景那时她还没成为下堂妇,还跟沈清让好的蜜里调油,沈清让带她一起去演武场看过。只不过那时候京里已经不流行斗鸡斗狗了,他们都是把那些已经被定了死刑的钦犯拉出来斗,谁赢了就可以不必死,输了的却立即就要被拉下去喂狗。那时候因为太孙去世,皇位初定,局势还是很混乱的时候,沈清让因为押对了宝,做事很是横行无忌,加上有端王的刻意纵容,那些站在太子一党的,大多数都有这个遭遇。

  就是想想这些出个神的功夫,马车忽而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前面传来车夫尖利的呼喝声和马的嘶鸣声,她立即握住了宋琰的手。

  然后她就听见秦川的声音在外头轻声响起:“姑娘,死人了,咱们的马受到了惊吓”

  今天第四更。多谢br的香囊和平安符,多谢卫凤娘之彼岸花的平安符。另外,大家所有的评论我都看了,之前就说过宋琰没长歪也没跑偏,就是给大范氏和小范氏决裂提供一个契机,但是可能我渲染的太多了一点会吸取大家的意见,不过大纲不会大改了,宋琰需要靠着这件事成长,我也要靠着这件事把人设和情节想的更完善一些。

  不管怎么样,多谢大家,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