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六章·帮忙
  赖成龙还以为被宋楚宜郑重其事提醒的事究竟会是多大的事,没想到只20这么一件事,想了想就立即应下来:“最迟明天上午,我的人会把情报送去罗贵那里。”

  宋楚宜悬着的心并没有放松一点,她颔首致谢,紧跟着就和他说起之后的事:“锦衣卫经过许良和贾英鑫的事,一定更多的人都来攀附您了。您虽然如今稳坐钓鱼台,可是却也不能掉以轻心......”

  赖成龙竖起了耳朵细细的听,他总觉得这个小姑娘和他所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不同,她说话的时候眼神坚定,熠熠生辉,像是会发光的宝石,叫人不由自主的就信实了她的话。

  “圣上经过许良和贾英鑫卖官一事,一定会草木皆兵,觉得锦衣卫的人皆不可信。若是这个时候您再招兵买马,收了别人的钱大肆发展自己的势力,您就不是从前的您了。”宋楚宜看着他:“可当年圣上把您从福建带回来,为的就是从前您身上的那份赤胆忠心。”

  赖成龙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只顾着要把锦衣卫攥在手里,彻底成为前朝陆大人那样掌控大权的锦衣卫都督,却忘记了这一切的根本都取决于建章帝他在建章帝眼里是心腹,是纯臣。纯臣就不该有旁的心思,他如果在这个时候就开始野心膨胀,发展势力,和之前的许良跟贾英鑫又有什么区别?!

  他神情复杂的看着面前的宋楚宜,心里有些后怕又有些吃惊,这个小姑娘,竟然敢揣测帝王心术。到底宋老太爷是怎么教的孙女儿?把她教导成了这副模样?

  他更坚定了要帮宋楚宜的决心,从前是因为好友的交代叮咛,可如今却全然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值得帮。他带了斗笠站起身来,右手习惯的握在佩刀上,冲宋楚宜点了点头:“你说的我都记着了,天黑了别四处乱晃,时间差不多了就该回家去了。”

  许良和贾英鑫的事还没收尾,他也是忙里偷闲赶出来的,现在差不多要镇抚司去了。

  宋楚宜答应了,目送着他几个闪跃就不见了踪影,才重新在铺了厚厚的毡垫的石凳上坐下来,拢了拢身上的斗篷偏头问青莺:“马长江他们来了吗?”

  马长江跟马三他们对宋楚宜交代的事情向来很上心,既然是叫他们跟着宋琰,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从头跟到尾,应该是会目送宋琰回了长宁伯府,才赶来这里会和。

  青莺点了点头:“刚才您和赖大人说话的时候他们就回来了,我把他们叫过来?”

  马长江跟马三都显得风尘仆仆的有些狼狈,头发也乱了,脚底下的鞋也都沾满了泥泞,宋楚宜把他们看了一遍,挑眉问:“今天他们带四少爷出城了?”

  马三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他刚才回来就在偏房里灌了一大壶冷水,此刻却还是觉得热,闻言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出城了,还七拐八拐的绕了三四个村子......幸亏我是做斥候出身的,否则早就跟丢了。可饶是这样,我们也不知道四少爷究竟在白河庄的哪座宅子里。”

  马长江紧跟着补充:“到了白河庄就有七八辆同样的马车围上来,过后那些马车又四散开了,我们不知道究竟跟着哪一辆才好。后来我们好容易在每一辆马车停的地方做了记号,又发现宅子后门又都停着不同的马车......”

  白河庄有多少巷子多少宅子啊,这么多马车一堵,神仙也不会知道宋琰究竟上了哪一辆马车停在了哪一座宅子,最后又是不是从哪座宅子里出来前往别的宅子了。

  韩止为了防她,也真舍得下血本。

  她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着他们两个都疲惫不堪,有些不忍心:“你们明天开始就不用跟着四少爷了。”

  马三跟马长江对视了一眼,还以为宋楚宜是在责怪他们办事不力,有些局促不安的揪了揪衣袖,难堪的垂了头:“是我们没用,帮不上姑娘......”

  宋楚宜立即摇头,神情温和:“我不是说你们没用,是这样跟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反而叫人家把你们当猴耍,引着你们东奔西跑疲于奔命。我已经另外找人去做这件事了,你们正好休息几天,过阵子陪我一起去晋中。”

  马长江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宋楚宜待他们是真的好,家里上上下下的事情全部都安排的妥妥帖帖,他的女儿还被徐嬷嬷收做了义女,上个月风风光光的出嫁了。可现在宋楚宜的亲弟弟碰见了难处,他们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他沉默了一会儿,眼睛忽然又亮了起来:“姑娘,不如我去跟着韩止吧?他才是关山的主子,跟着他,总能找到些线索。”

  现在不是时候,韩止这种丧心病狂又疑心病这么重的人,肯定早就已经防着宋楚宜会派人跟踪,要是一个不小心被发现了,后果不会比上一次的马旺琨好。

  何况韩止大概这两天是没心思去理宋琰的事了,许良跟贾英鑫出事落马,东平郡王如今身上恐怕有不少的污水要洗,作为东平郡王忠心耿耿的表哥兼智囊,韩止这个时候肯定是要去帮忙处理这件事的。

  一个人再能耐也只是个人,没有三头六臂,总有顾不过来的时候。就像她之前为了离间陈阁老和方家,差点就忽视了宋琰一样。现在韩止要忙着替东平郡王做事,就不可能面面俱到。章润那里,还有文章可做。

  让赖成龙去帮忙查宋琰究竟在做什么,再让马长江等人抽身出来去找到章润......总要打韩止一个措手不及。要是章润到手了,该头疼烦恼的就是韩止了。

  “这样,你们在这里等我消息。”宋楚宜神情平静,仿佛是已经胸有成竹:“最迟明后天,我这里会派青莺来告诉你们,究竟去做什么。”

  多谢br的香囊,三顾三明的平安符和雪漫的桃花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