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七章·怨怼
  韩月恒大范氏当然不是保不下来,恰恰相反,只要她愿意,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就算是已经尘埃落定了的现在,她若是真的动一动恻隐之心,也多的是办法把韩月恒保下来,随便找个替死鬼送去东瀛。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之前就已经替小范氏算好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众叛亲离,父亲母亲在自己的威压下是不可能朝她伸伸手了,她的女儿也会被送去东瀛和亲,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到大周,而她的丈夫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她的儿子也只会对自己死心塌地忠心耿耿。

  现在第一步已经成了,还是她亲手指引一手推成的,她是脑子坏了才会去帮韩月恒。

  因此她几乎是疾言厉色的再次呵斥了来求情的周唯琪,甚至史无前例的冲他发了脾气:“你若是想要气死我,你就尽管去!你真要是去了,以后也别再进我这门,别再认我这个母亲了!”

  周唯琪不能理解大范氏为什么会忽然发这样大的脾气,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只要说几句话,就能叫小姨的女儿免受背井离乡之苦,还能跟韩家的关系再进一步,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可是向来理智的母亲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在这件事上执拗的近乎疯狂。

  他在锦乡侯府的时候都已经答应了姨母了,这样想着,他就觉得羞恼慢慢蔓延开来,脖子和脸都红了一片:“你平时不是总是装出一副好姨母的样子吗?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了就原形毕露了?!小姨又没有得罪你,月恒更是把你当救命稻草,可是真到了要你救命的关头,你就是这样对待她们的吗?!”

  大范氏极少被气的这样厉害,她双肩都在不停的抖,整个人都被周唯琪数落得懵了,她怎么忘记了,她向来不爱在儿子跟前提这些糟心事,也为了更好的把韩止和韩家握在手里,而刻意让儿子和韩家韩止亲近。可到了现在,她之前为了把韩家牢牢握在手里而刻意的松手纵容,竟让儿子对韩家真的有了情谊!

  她怒气上涌,捂着胸口闭了闭眼睛,用尽全部力气才忍耐住了,伸手指了门冲周唯琪冷冷的道:“出去!”

  周唯琪觉得大范氏简直不可理喻,一贯温顺如他也被气的失了耐心和分寸,怒气冲冲的一甩袖子走了。

  房嬷嬷正好从外面进来,见状就知道是周唯琪和大范氏起了冲突,动作更加小心翼翼的接近了,才弯腰轻声在大范氏耳朵跟前说了几句话。

  大范氏怒气未平的脸上现出了奇异的冷笑,她由着房嬷嬷替她抚着胸口,尖锐的指甲陷入手心里都没察觉到疼到底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虽然已经被敲掉了牙剪掉了那尖尖的利爪,可是却还是有咬人的本事。还知道私底下求周唯琪,离间她们母子的感情了。

  想韩月恒不嫁?她牵了牵嘴角,吩咐房嬷嬷:“你使个人去礼部通知一声王侍郎,眼看着就要过冬了,难不成公主还要等过了年再动身去东瀛?总该加紧拿出个章程来,全了两国的礼。”

  这种事礼部上心准备了,钦天监那边也不是傻子,自然会抓紧算出个好日子,越快打发了东瀛的使者和即将嫁去东瀛的九公主。

  房嬷嬷迟疑一阵有些犹豫:“可殿下他为了这事刚刚和您大动干戈,若是知道您又插手此事,恐怕......”

  插手了又怎么样?就算是知道了自己不仅不伸援手还刻意加速了这件事的进展又怎么样?他周唯琪的亲生母亲是她,不是小范氏,难不成他还要为了这件事真的和自己老死不相往来?

  大范氏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眼里却空空荡荡什么内容也没有,她转过头去看着房嬷嬷:“他是本宫的儿子还是那个贱人的儿子?!就算是他知道了这事就是我主使的,那又怎么样?!”

  房嬷嬷被她看的忍不住浑身发冷,忙毕恭毕敬的应了,转身出门去了。

  大范氏又吩咐旁边的宫女连翘:“你出宫去锦乡侯府走一趟,就说是我给的赏,给月恒她添妆用的。也叫齐嬷嬷上心一些,天天跟在月恒跟前,不是叫她纵着主子胡闹的,不然有她没她,有什么分别?”

  连翘低眉敛目的恭声应是,转身自列了单子走了一趟库房大范氏的确厌恶小范氏,可是在赏赐这一项上却从来不落人口实,送去韩家的全都是好东西。

  果然她回去了,大范氏连眼风也没往那张单子上扫一扫,反而还吩咐她:“再顺便跟侯夫人托句话,叫她有什么事大可亲自来找我,不必畏畏缩缩的去求个小辈。小辈又做不了主,她就算心生怨怼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来求求我。”

  明明是亲姐妹,这语气却好像是在说什么仇人似地.......哪里有一点当姐姐的样子?连翘心里也忍不住发寒,可她深知这位娘娘的脾气,半点儿也不敢露出来,轻言细语的一一应了,领着人去了锦乡侯府,先将大范氏的话复述了一遍,才被秋菊领着去见韩月恒。

  小范氏一直都知道她在大范氏跟前不如一条狗,就算狗叫了大范氏可能都还会看上几眼,可她就算是嚎破了嗓子,大范氏也不屑于看她一眼。

  所以她私底下去求了周唯琪,可是没料到,大范氏竟然连周唯琪的面子也不给,她厌恶自己就厌恶到了这个地步。

  小范氏心里不可抑止的生出怨恨来,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大范氏要这么折磨她?折磨了她这么多年还不够,居然还要继续折磨她的儿女?!

  积年的怨恨忽而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小范氏拳头攥的死紧,指甲扣进掌心的肉里,却丝毫也察觉不到疼。

  第二更啦。多谢nsns、十月的菱和我爱赵寅成的平安符,爱你们么么哒。另外大家感觉超级敏锐,一下子就猜出接下来的剧情是围绕宋琰展开的,也希望大家猜一猜宋琰会遇见什么事。另外他毕竟是个没有金手指没有重生经历的十岁多的孩子,再聪明也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