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六章·告密
  上一次见章润,还是在重音坊那一次,最后被韩止的突然到来而匆匆结束。之后章润就彻底沉寂了下来,若不是宋楚宜一直有叫人看着他的动向,险些要以为他已经被韩止灭口不在这个世上了。

  章润一如既往的显得有些局促,见了宋楚宜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憋了半响之后才憋出一句略有些多余的话:“上次是我行事不够小心,没帮得上六小姐,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他需要宋楚宜这个靠山,尤其是在家里听韩止和韦言希说了宋家和崔氏一族这一次在陈家的设计下还能全身而退之后,就更加坚定了要死死拉着宋楚宜的想法。

  这个看上去比他矮了一截的小姑娘,实际上却不知比他高了多少至少这样翻云覆雨的能力,他想也不敢想,现在还得被迫在韩止这个仇人面前虚已委蛇。

  他要报仇,凭自己是绝对不够的,就算他现在躺在刑部或者大理寺门前,这件事也能无声无息的被压下去,锦乡侯府动一动手指头就能叫他消失的干干净净。

  宋楚宜在椅子上坐下,隔着窗子也能听见楼下传来小旦一咏三叹的婉转唱腔,她听见章润这么说,就转过头看着他摇了摇头:“韩止生性多疑,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你能在他眼皮底下溜出来,已经是很难得的本事了。不过说起这个,我倒是也有话想问问你,上次他跟来,到底是因为你露了痕迹,还是真的只是碰巧?”

  这个问题章润回去也思考了很久,可他观察了这么久下来,的确没发现韩止有发现他私底下和宋楚宜来往的迹象,便斩钉截铁的否认了:“应该只是回去了见我不在,问伺候的人又问不出个所以然,加上来了重音坊恰好又听见六小姐你在,所以才有了怀疑。后来我回去了之后小心的观察了一段日子,他应该并没发现我和六小姐之间的联系。”

  难怪最近章润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看来多年来的相处他也已经对韩止的性子有了深刻的了解,知道缩着尾巴做人。宋楚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他:“你这么急着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还记得当初六小姐曾同我说过,若是西北或者扬州来人要见他,就来通知六小姐。”章润看宋楚宜陡然锐利的眼神不觉心中就是一跳,顿了顿才敢继续说下去:“最近西北的确是来人了.....似乎是锦乡侯的什么心腹,是专程回来送什么账本和红利的......”

  韩正清在西北经营了多年,根本不可能一点儿脏的臭的都不沾否则他的那些良田豪宅都是从哪里来的?靠着那点子朝廷发下来的俸禄和赏赐?恐怕连养韩止的病的钱都没有,何谈养活锦乡侯府百余人和整个韩氏一族?他们韩氏一族的族长可就是韩正清呢。

  可是这次陈阁老马失前蹄,在长宁伯府跟前摔了个大跟头,以至于西北那边的丑事都被闹了出来,虽然有个章天鹤当替死鬼,揽了全部的责任上身。可崔绍庭却少了掣肘,对西北那边肯定看的更严了,韩正清估计是不敢把账本留在西北,干脆送回了京城留给大范氏她们处理。

  她眼睛募的一下子就像被点燃了的灯,亮晶晶的看着章润发问:“那章公子可知道这个来送账本的人是什么底细,现在又在哪里落脚吗?”

  韩止在通州别院里藏着一个章润,总不至于还把人大剌剌的往别庄里招呼,肯定得另外寻个妥当的地方安置,日后大小范氏和东平郡王要见人的时候也方便些,更不会发现章润的存在。

  可惜章润却有些颓然的垂了头,半响才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声:“不瞒六小姐,我还是等这个人都走了以后,听韩止和他身边亲近的心腹说话,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至于那账本到底是什么账本,又交给了谁,我是一概不知,更别提要知道那个人如今究竟在何处了。”

  西北出了事,现在这紧急关头上,若是这账本被别人发现了,韩家难逃一劫,就算是大范氏等人也会有不是,韩止这么谨慎也是理所当然。

  宋楚宜有些失望,却也不至于灰心丧气,想了想就问章润:“那你知不知道韩止最近在忙些什么?”

  章天鹤会揽下罪责又死的那么快,肯定和韩止脱不了关系她派去跟着贾英鑫和许良的孙二狗等人回来都说过,澳门赌博网站:见过韩止身边的关山邀许良和贾英鑫去院里点姑娘,还连着去了好几家赌坊,输了是关山的,赢了的却是他们两个的。

  她不能让崔绍庭被陷害的事这么轻易就过去,可是要动摇陈阁老的根基实在是太难了,他背后还靠着东宫和范良娣,底下又有无数门生,在建章帝跟前也说的上是德高望重.......

  所以只能慢慢来,学着陈阁老对付崔家那样,花上三四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编一张网。

  “我这次出来,正是为了告诉六小姐一个消息。”章润脸上总算有了些笑意,说出来的话也自然许多:“韩止最近本来刚和郡王殿下和他姨母的关系缓和了一些,如今怕是又闹了许多不愉快。似乎是因为.....韩家小姐被封了郡主,要陪着九公主去和亲的事儿。韩止不想叫他妹妹去,可是东宫那边却怎么也不肯伸手帮忙。”

  这件事不说韩止,就算是宋楚宜刚知道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不知道为什么和亲的两个人选里头还会有一个韩月恒,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多少人家避都避不及,可是韩月恒作为锦乡侯府的嫡出小姐,范良娣的外甥女,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推了出去.......这是不是意味着锦乡侯府或者说是小范氏和大范氏的关系其实也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亲密无间、牢不可破呢?

  早上好早上好,今天的第一更来啦。另外多谢青丝轻绾倚窗、爱上风的沙、花落意闲520、我的独眼小胖猫的平安符,爱你们,么么哒今天暂定还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