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四章·触怒
  周唯昭在郊外等着宋楚宜,北方的初冬已经很冷,湖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树干,偶尔有野兔从白桦林里风一样的蹿过,叶景川张弓拉箭就要去打,被周唯昭拦住了。

  “跑不快,是怀了孕的母兔。”周唯昭拦着他的弓摇了摇头:“涸泽而渔焚林而猎,师傅说过都是不可取的。”

  又是他的师傅,叶景川瞪了他一眼,悻悻的把箭矢装回箭筒里。他平常可没有这么听话,更没有旁人一样对张天师那么推崇备至,他这回这么给面子,纯粹是因为张天师的一句话就改变了宋楚宜的命运。

  他是给宋楚宜面子,又不是真的对张天师唯命是从,他这么想着,心里也就好受多了。

  不远处车轮滚滚,不一会儿那辆外表平平不起眼的马车停在他们不远处,青莺搀扶着穿着一身大红对襟羽缎斗篷的宋楚宜从马车上下来。

  在这样万物凋零萧瑟的景致里,她一身大红色的衣裳缓缓朝他们走过去,就如同一朵行走的花,瞬间点亮了这本来干巴巴的无甚可看的荒野。

  叶景川的嘴巴都差点咧到了耳后,疾步朝宋楚宜走了几步去迎她,一面还不忘问:“马旺琨他们跟着吗?待会儿回去的时候我送你回去,顺便去找阿琰要几沓字帖。”

  青莺看看他又看看周唯昭,忽而有些头疼,这两位哪一个都是好的,偏偏自家姑娘完全没这个心思,全然没有开窍。

  宋楚宜果然蹙着眉摇了摇头:“阿琰不在家,他出去会同窗了。我待会儿还得先回舅母家一趟,换了府里的马车再回去,和你不同路。”

  叶景川有些苦恼受挫的停下脚,看着宋楚宜擦过自己走向周唯昭,生平第一次觉得喜欢这两个字有千斤重,它压得你即使自尊受挫也还不死心。

  宋楚宜立定在周唯昭跟前,轻轻说了声多谢,又叹口气问他:“殿下知道我找赖成龙赖大人的事情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向来清澈见底的眼睛却藏在了长而卷翘的睫毛下,叫人看不清她此刻情绪。可周唯昭却知道她这是在不安因为利用了他探知了建章帝会去清虚观见张天师,利用这一点来设计许良贾英鑫,替赖成龙扫清障碍而不安。

  周唯昭干脆的点了头应是:“听江宏说的,等赖成龙彻底掌了权,他就是下一任指挥使的人选了。难免有些志得意满露了行迹。我略微想了想,能给赖成龙出这个计谋,还能拿到防部图的,非你莫属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宋楚宜仰头就撞见他漆黑如墨的眼睛里,抿了抿唇偏头问他:“殿下不觉得生气吗?你已经帮了我这么多,我却偏偏不识好歹,连这点情谊都要利用”

  周唯昭有些困惑,他这个被利用了的人尚且不生气着恼,可宋楚宜却好似比他还要生气不安。他顺着心意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生气?我既会告诉你我师傅的行踪,自然就该承担一切泄密的后果。若是你真的利用这一点反过来设计我,那也是我识人不明的缘故,要恨也该恨我自己,为什么要怨恨你?”

  叶景川神情复杂,立在一边几次张嘴,却又都不知道该从何处问起她们好似跟他说完全不同的话,就像当年他初到福建时,那里的人操着一口闽南话,他一个字也不懂。那种无力感在几年后的今天,又再次涌上心头。

  宋楚宜还从未得过这样全心全意的信任,她有些不知所措,脑海里一下冒出许许多多个念头,可到最后这些念头还来不及涌出叫宋楚宜看个清楚,就被她自己又重新掐灭了。

  她立在湖边,双手冻得通红,仰着脸和周唯昭下保证似地开口:“殿下帮我这么多,我无以为报。可我若是有什么能帮到殿下的,一定竭尽所能。”

  士为知己者死,她想,只要周唯昭不真的叫她去死,她一定要帮周唯昭一个大忙,至少要让他这一世好好活着,活的长长久久。

  周唯琪不知道他心心念念要拉拢的未来的得力助力居然怀揣着这样的心思,他此刻正为难的忙着去搀扶跪在地上的小姨。

  饶是从小到大都对母亲亲近有加的他,看见小范氏这样可怜兮兮不顾尊严的模样也忍不住软了心肠,到底是一家人小姨自小就对自己很好,掏心掏肺的好,表哥表妹也都是向来亲近有加的。

  此刻小姨为了女儿的将来放下身段来求他,他实在张不了口拒绝。

  可等他回了宫和大范氏提起这事,大范氏却如同一头被触怒了的母狮子,与往日慵懒闲适的模样截然不同,她冷笑了好几声,眼睛轻飘飘的往他身上一溜,轻飘飘的吐出几个字:“这事你别管。”

  周唯琪不知她的怨气究竟从何而来,在他看来,小姨再好不过,表哥表妹也都是值得信任的。母亲却不知道为什么,非得把亲近的人往外逼。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试图再说动母亲:“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我去求求皇祖母”

  大范氏勃然大怒:“求你皇祖母?!她是哪个牌名上的人,也值得你去劳动你皇祖母?为了这样的事去求你皇祖母,你莫不是疯了?”

  她周身都散发着戾气,就是暴怒的前兆,房嬷嬷打了个冷颤,轻轻朝周唯琪摆摆手。

  周唯琪全然不知母亲的怒气究竟来自何处,澳门赌博网站:小姨一家对东宫和她们都算得上是倾其所有了,可母亲不知道怎么,总是好像对她们怀着深仇大恨似地,表面和气内里总是言语上多有中伤和不屑。

  现在更是连这样的顺水人情都不肯做,宁愿眼睁睁的看着韩月恒去陪媵他茫然看着大范氏,忽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多谢我爱赵寅成和尧要的平安符,今天应该还是三更,下午我要出去放风啦,好不容易出了太阳。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啦,明天我好加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