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章·突发
  因为九公主病的蹊跷,贤妃上表又情真意切其心可悯,建章帝特意准许了元慧大师进宫替九公主相命的请求,还依贤妃的意思,把九公主的伴读们跟一些世家贵女都招进了宫。

  崔夫人早从皇后那里得到消息,担忧得一天都没吃下饭,特意来伯府劝宋楚宜:“不必跟她们争这一时长短......她们分明就没安好心,谁知道进了宫究竟是怎么样?不如我去求求皇后娘娘,给你告个假?”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她无心害人,可若是人要来踩她的尾巴,她也不是甘心当缩头乌龟的。宋楚宜笑着附在崔夫人耳边说了几句话,崔夫人起先是惊诧的瞪大眼睛,及至反应过来又忍不住叹了一声气,无奈的在她额上戳了一下:“你呀你!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促狭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像了谁。”

  说完了她自己却又怔怔的出了半天的神,以她和宋老太太的默契和意思,一直看中的都是叶家的老二脾气好品行也好,关键的是人也上进,不是靠着家里荫封的那等败家子。尤为难得是还对宋楚宜格外的上心她们这些做长辈的,哪个不是从这个时候过来的?少年郎情窦初开的模样根本瞒不过她们的眼睛。

  可是这本来看起来无比般配的一段良缘,偏偏却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光是叶二少爷那边热乎有什么用?也得宋楚宜喜欢才行啊,偏偏宋楚宜瞧着对叶二横竖都没那个心思,她对着周唯昭都比对着叶景川有人气些......崔夫人有些犯愁,倒也不是说周唯昭不好,可他毕竟是东宫嫡子,未来的九五之尊,这样的人又怎么是普通人家女孩子消受得起的?光是后宫佳丽三千,就足以叫人望而却步了。

  何况如今东宫的局势也不稳,平静水面下早已波涛暗涌,谁胜谁负还未可知。赢了固然好,输了的却要一败涂地,连活命也是个问题......

  宋楚宜不知道崔夫人和宋老太太已然对她的婚事这么上心,她收拾了妆容和向明姿一同进宫赴宴,神情平静,看不出喜怒,也看不出有什么怨怼慌张。

  相比较韩月恒的眼泪盈盈和沈徽仪的咬牙强忍,她和向明姿总算是闲适从容得多。

  韩月恒初时还自怨自艾,抱怨自己为什么会摊上这么一位要和亲的公主,及至见了宋楚宜,心里那点自怨自艾却又都抛在九霄云外了她自己倒霉自然是不好,可要是有别人陪着一起倒霉,这这倒霉事也不全是坏事了。

  用完点心,贤妃娘娘就面容慈和的挨个把她们都看了一遍,一面看一面不住声的说好,回头又冲着皇后跟前的谢司仪笑:“若不是因为我大周的国祚,可舍不得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们......”

  韩月恒垂了头,虽然昨晚已经被姨母说了一夜的道理,可想到要从此背井离乡终归是害怕的差点哭起来。沈徽仪更甚,她原本就寄望于嫁个名门望族的公子,弥补小时候起到大被父母忽视的遗憾和不满,可如今这些转眼都成了空.......

  贤妃娘娘若有所思的把她们都打量了一番,笑着冲谢司仪颔首:“这就请元慧大师出来罢。这些姑娘们我瞧着个个都是好的,只指望其中真有能压得住阿九命格的,也叫她替她父皇和大周的百姓们出分力。”

  谢司仪不卑不亢的朝她躬身行礼应是,末了在宫娥转身要去之时又带着笑喊住了,转头看着贤妃道:“论起来也真是巧事一桩,龙虎山的张天师恰逢前几日到京,今日进宫给圣上烧青词祈寿。圣上的意思是,既然也叫张天师替公主和各位姑娘们瞧一瞧。”

  贤妃灿烂的笑意顿时就如同夕阳最后一丝余晖一般烟消云散,僵硬着脸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元慧当然会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说,澳门赌博网站:可是张天师呢?

  等到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她两手紧握成拳,已经是冷汗涔涔,心里如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竟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

  元慧说九公主不适宜远嫁,张天师说九公主命中带水,元慧说宋楚宜的天煞孤星之命压得住东瀛的邪祟,张天师说宋楚宜的确是天煞孤星命,若是去了东瀛只怕要掀起灾祸。

  这两人说的大相径庭几乎是南辕北辙,可建章帝究竟会信谁不言而喻。

  她觉得无力感一点点涌上心头将她淹没,叫她连找宋楚宜麻烦的心思都没有了,慌慌张张的坐在榻上半日没有回过神来。

  九公主赤着脚在重重帷幕后头听,越听到最后越是目眦欲裂,到最后终于控制不住的要扑出来。可她身边的宫娥们到底都是清醒的,死死地拽住她不叫她动作。

  陈明玉从人堆里抬起头,她不是没察觉到这里头还有不为人知的猫腻,可她同时也知道这里头的水不是她可以搅合的。

  经过祖父失手这件事,她已经明白长宁伯府是一个庞然大物,一口想要把它吞下去恐怕只能玉石俱焚,只能慢慢的把它蚕食殆尽。

  她看见宋楚宜仍旧噙着惯常的笑意立着,脸上什么多余的表情也没有,十足的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温婉贞静的模样。可她也分明知道实情不是这样,贤妃娘娘今天叫她们进宫来的目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元慧大师的出现断命也是理所当然,唯有一个张天师.......

  他出现地时机实在是太巧了,陈明玉眉间的胭脂痣鲜红欲滴,如同色泽鲜润的红豆,印在眉间徒添几分娇柔,可她眼里的戾气几乎是瞬间就迸发出来。

  张天师是太孙殿下的师傅,只有他能请的动连圣上一年都只能见三次的张天师,他是为宋楚宜请的张天师解围,可宋楚宜何德何能?!

  早上好,今天恢复三更啦,昨天一晚上没睡好眼皮都肿的......多谢pn0578、我爱赵寅成的香囊,也多谢爱睿宝贝、、薇儿2625、青丝轻绾倚窗、梅子黄时雨41的平安符,么么哒。周五啦,祝大家都有个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