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二章·贼心
  “只是把这份名册交上去,恐怕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宋楚宜见赖成龙意动,又泼他冷水:“毕竟这名单上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到时候许良和贾英鑫不痛不痒的被革职或者降职,这些人和他们都不会放过赖叔叔您的。要是想彻底把许良和贾英鑫踩下去又不得罪这批人,还是要想别的办法。”

  赖成龙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他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总觉得学到的东西还不如在锦衣卫一天学到的多,这帮人的心肝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总是能九曲十八弯的想法子害人整人。

  他点了点头,收拾好了心情,问她:“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既然你这么说,有什么好的法子要告诉我的?”

  “我听说羽林卫不日就要往清虚观去勘察地形布置暗哨,好迎接张真人论起来快过年了,张真人进京定然是为了给圣上烧青词送金丹的。圣上也定会亲自去清虚观瞧他......”宋楚宜见赖成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就把声音放得更低。

  纵然是武功高强如赖成龙,也得耐着性子极仔细才能听清楚她接下来说的话。

  “若是到时候羽林卫的防部图被泄露了出去......”

  仅仅就是这个一句话的事,赖成龙立即豁然站了起来,有些不可置信可是却又惊喜之极的看着宋楚宜,差点忍不住给她叫了一声好。这可真是一条绝妙好计啊找几个姑娘把那个管防部图的人灌醉,之后防部图自然就不见了,消息走漏,这个人自然是吃不了兜着走,可是同样,走关系把他塞进羽林卫的许良和贾英鑫却也不死也得脱个几层皮为了些许蝇头小利就敢往护卫建章帝安全的羽林卫里塞人.......

  到时候锦衣卫一查,就会发现这两个人不仅仅只是往羽林卫里塞人,还有金吾卫、锦衣卫......

  赖成龙拍了一下桌子,忍着笑意看宋楚宜。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崔绍庭当初别别扭扭的告诉他,要是遇上了什么难题就去找这个小丫头了,这个小丫头也着实不是一般人。

  宋楚宜见他会意,就微笑点了点头:“时辰也不早了,我该回府去了,否则我院子里的丫头们恐怕撑不了多久。赖叔叔可要抓紧时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等赖成龙走了,马旺琨就抹了一把额头上沁出来的冷汗,差点腿一软给跪到地上去,相比较起崔绍庭来,他更怕赖成龙多一些。当年他还在福建的时候曾经听过赖成龙的名声,崔绍庭是以巧计取胜,对待他们这些山贼土匪也多是打怕了就招安,可是赖成龙却不同,他向来都是雷厉风行往死里打,到如今福建那一片还许多人记着他的名声呢。

  宋楚宜站起身往穿过廊桥往外走,一面走一面嘱咐马旺琨:“最近少出些门,事情差不多已经了结了,你等马长江几个人回来了,就一起去通州那边住一段时间。”

  马旺琨应了一声是,又有些担忧的告诉她:“姑娘,最近锦乡侯世子那边动作频频,您让我监视许良和贾英鑫的时候,这位锦乡侯世子的人就和他们接触频繁......这件事会不会又招惹到他?”

  算起来,这个韩止可比赖成龙都叫人害怕,真好似是地狱出来的杀神,叫人不寒而栗。

  宋楚宜动作微微一滞,随即就摇了摇头:“他无非是在替人跑腿,替父亲掩盖罪证罢了。应该不是因为旁的缘故,不过为了小心起见,你尽快出城避一避风头。别引起他的注意。”

  等她经过西角门上宿的婆子们放行回关雎院的时候,长宁伯府已经灯火通明,拱桥上的几盏长明灯和树上挂着的时新纱灯将长宁伯府点缀成了一片灯海,星星点点的看得人眼花缭乱。

  紫云早已经拿了披风打了灯笼在门口等她,见了她松了一口气,立即上前替她披了斗篷,一面迎她进门一面絮絮叨叨的抱怨:“才刚四少爷还过来一趟,说是要邀您过去尝尝玉书新从老太太那儿要来的香酥苹果饼,我哪里敢说您还没回来,只好说您已经睡下了。”

  宋琰的确是个难缠的孩子,宋楚宜忍不住笑:“好了好了,知道紫云委屈了,下次我尽量早些回来。”

  “还有下次?”绿衣拎了热水进门来,澳门赌博网站:忍不住冲口而出:“姑娘这可真是要难死我和紫云姐姐了,我们哪里能经得住四少爷的歪缠?姑娘好歹收敛些,等四少爷回了蜀中去了再折腾罢!”

  青桃忍着笑上前替宋楚宜擦脸,闻言也跟着劝:“绿衣说的急了些,可也不是没有道理。否则到时候叫四少爷发现了,可不知道怎么收场。”

  宋楚宜拿她们几个没办法,由着青桃抹了珍珠白玉膏就往床上一歪,问她们:“傍晚不在,有什么东西送进来没有?”

  崔绍庭的回信应该也就是这几天到,余氏一定会给她送过来的才对。崔华蓥也眼看着就要出阁了,若是没有意外,这两天也就该给自己下帖子了才是。

  果然紫云捧着一堆帖子过来:“这是表小姐给您下的帖子,说是要出阁了,请姐妹们一同坐坐。还有锦乡侯府韩小姐的帖子,说是请您一道喝菊花酒赏菊的......”她顿了顿,又踌躇了一会儿才打开那张烫金的华丽异常的帖子,咦了一声问绿衣:“这是谁送进来的?晚间我还没瞧见......”

  “是什么?”宋楚宜伸头看了一眼,脸上的笑意就敛了个干干净净。

  是英国公府沈二小姐送的帖子,说是新嫂子面皮薄,邀大家一同吃螃蟹宴。

  意思也就是武宁侯府那位童小姐送的帖子?可是,武宁侯府那位童小姐面皮薄?

  紫云把那张帖子扔在一旁,气咻咻的抱怨一声:“他们家相看新媳妇,和咱们有什么相干?一旦去了,恐怕又是一场是非,还是不去的好。”

  早上好早上好,多谢镜瓷娃娃的平安符,继续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