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一章·献计
  这座院子居然还挖了个湖,宋楚宜正坐在四面都卷了帘子的亭子里,见了他笑盈盈的喊了一声赖叔叔,四周偶尔传来蛙鸣声,赖成龙在她对面坐下,身上的肃杀之气不自觉的少了许多,问她:“这么晚了不回家去,跑来找我做什么?”

  大周虽没有宵禁,可是普通人家的男子到了夜深了尚且不敢随意出门,何况是宋楚宜这样勋贵人家的姑娘。

  青莺和青桃进来摆桌,不一刻桌上就放满了点心吃食,赖成龙略扫了一眼就愣住了,杏仁酪、麻辣肚丝、爆炒田鸡、花菇鸭掌全是他爱吃的东西。

  他当锦衣卫这么久了,向来都是朝廷官员的大小事都一清二楚,可头一次被人这么了解,一阵风吹过,他只觉得他的鸡皮疙瘩都全部起来了。

  崔绍庭说的没错,他这个外甥女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不,哪里是不一般,分明如同鬼魅一样。他知道许多别人的私事,那是因为他有锦衣卫的人可用,可是宋楚宜这个小姑娘,她是怎么知道别人的喜好的?甚至细致到哪一道甜品,哪一道夜宵?他不由又想起之前罗贵在狮子楼楼下的时候抱住他的马说迎春姑娘仔细想来,竟真的有这么一号人物,他当初去院里拉江宏的时候,江宏的相好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宋楚宜微笑着看着赖成龙的表情变化,不紧不慢的从青莺手里接过一本薄薄的册子递给他。

  “这是什么?”赖成龙没有去接,两只眼睛利箭一般的紧盯着她,仿似那是什么洪水猛兽-----他不自觉的忘记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他好兄弟的外甥女,他也没法儿把这个小姑娘当成一般的小姑娘看待。没有哪家的小姑娘能厉害到这个地步,算无遗策步步紧逼,这世上竟好像没有她做不到的事。

  宋楚宜并不生气,歪着脑袋露出一抹浅淡笑意:“放心吧赖叔叔,你帮过我这么多,又是我舅舅的好友,我是不会害你的。相反,我是来帮你的。”

  帮他?他一个堂堂锦衣卫都督,如今建章帝跟前的心腹,有什么忙会需要一个小女孩来帮的?他觉得有些好笑,也就自然而然的笑着把问题问了出来。

  宋楚宜却并没有笑,她把册子放在桌上往前一推,垂眉敛目一副万分端正严肃的样子,轻声问他:“这回去了一趟扬州,赖叔叔才发现自己身边没多少人可用吧?”

  赖成龙的背脊一僵,他的确是到了扬州才发现,素来他使唤惯了的江宏等人一个也没跟着-------都恰好有这样那样的事被许良贾英鑫两个人调开了,虽然许良和贾英鑫不知道他去做什么,可就是不想他身边有得用的人,不想他把差事办好更讨建章帝的喜欢。

  “若不是因为身边没有心腹,赖叔叔在扬州也不至于进退维谷,最后只抓了几个小虾米回来交差。更不至于去扬州之前只敢写封似是而非的信给我,不是吗?”宋楚宜视线定格在桌上那碗白嫩嫩的杏仁酪上,说出来的话又快又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赖叔叔对锦衣卫,也不是全然掌控的得心应手的。陈襄之前在锦衣卫呆了六年,培养的人实在太多了,就算在围场被牵连了一批人,可也免不了还有藏的更深一些也更能干一些的余孽许良和贾英鑫两个人,应该给赖叔叔你添了不少麻烦了吧?”

  赖成龙就想起等在狮子楼的罗贵来,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巧合,甚至不是因为罗贵事先打听过他的行踪-----他的行踪也打听不到,谁敢提着脑袋去打探锦衣卫的人的行踪,被发现了不要命了?这应该是宋楚宜早就已经盯上了许良和贾英鑫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贾英鑫和许良插手王英的事,收下了狮子楼开始,还是更早以前?

  赖成龙终于叹息了一声,按着刀把的手也不动声色的放下了,伸手夹了一块鸭掌,在狮子楼他一口菜都没动,如今倒有些饿了。

  等不紧不慢的吃完了,他才翻开这本册子看了一眼,也只需要这一眼,他就立即把册子阖上了塞进了怀里,问宋楚宜:“这是什么?”

  “我知道赖叔叔不喜欢许良和贾英鑫这两个挡路的石头。”宋楚宜仍旧带着笑意,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也不好笑:“我也不喜欢。他们既然什么事都想要插一脚那就把这双脚留下好了。”

  寒风袭来,亭子四周的帷幔都被吹的飘起来,赖成龙敏锐的往四周看了一眼,才定下神来问她:“你给我这本册子,就是想扳倒他们?”

  “我只是给赖叔叔您出个主意,到底要怎么做,还是要看您自己。”宋楚宜眼神清澈,坦坦荡荡的直视赖成龙:“是想继续被这两个蠢材掣肘,还是真正成为前朝陆大人那样实权在握威风八面的锦衣卫都督,全看您自己。”

  赖成龙忽然有些喜欢这个小丫头了,虽然她有些可怕,可当利益一致的时候,这样头脑异常精明清醒的同谋,还是很值得人喜欢的。

  “这里头都是他们安插在羽林卫、锦衣卫和金吾卫的人?”赖成龙不再废话,开门见山的问她:“名单可靠吗?”

  要是可靠,许良和贾英鑫这回就算是彻底栽在了他们手里。

  “这个赖大人还请尽管放心,一个萝卜一个坑,绝对跑不了。”一直侯在一边的马旺琨着急的插了一句嘴,生怕赖成龙不信:“这都是我们兄弟查了一年多了的结果,准保没错。就是他们什么时候给的钱,在哪里给的钱,我们都能说出来!”

  一年多!这个小姑娘难不成真的能掐会算?!她到底是自信太过了还是真的就这么有把握,竟然敢跟踪调查两个锦衣卫指挥使?可是他转念一想,上一个指挥使陈襄不就是死在她手里?她再拉下两个来,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多谢weipeng0578、环湖的平安符和大家的月票,今天收到这么多月票很惊喜啊,继续求订阅求月票,各种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