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章·碰头
  正在长宁伯府为了宋毅的继室忙碌的时候,前去扬州的赖成龙也终于回京了,他带回来的结果也同三司会审审出来的大同小异,崔绍庭和扬州知府勾结自然是没有的事了,查出来许多章天鹤和前任扬州知府往来的证据,也查出不少扬州弊案的漏网之鱼。这些都是有人想叫他查出来禀报给建章帝知道的,他心知肚明,进了京早有心腹把最近的事报给他知道,他坐在镇抚司衙门里喝了口茶,底下的两个指挥使就都来了。

  贾英鑫、许良,陈襄一手带出来的心腹,向来能力不弱,否则也不能在陈襄因为那样的事被建章帝杀了之后还能在锦衣卫扎下根,可野心也同样不小-----锦衣卫想要整死一个人容易,想要一个人生不如死求死不能更容易,章天鹤能在锦衣卫的眼皮子底下自尽,这里头的猫腻大家都心照不宣。

  他和他们略寒暄了几句,翻开文书瞧了一眼,果然见文书上画押手印一应俱全,做的天衣无缝。他略扫了一眼就点了头把文书阖上了,进宫去同建章帝请安回话。

  等这些事情都处理完,已经是华灯初上,他腰间的绣春刀在街道两旁明晃晃的灯笼映照下越发显得寒气令人,早已经等着为他接风洗尘的心腹们纷纷迎上来,将他请进了这座京城里出了名的狮子楼。

  前些日子这里还是王英女儿的产业呢,现如今就已经易主了-----王英没章天鹤那么有骨气,硬是不肯死,他既不肯死,自然要拿钱财银两出来活动,这些酒楼商铺通通都已经有了新主人了。

  赖成龙眼睛往那进来招呼敬酒的人身上一扫,旁边的江宏就凑上来悄悄告诉他:“这是咱们许良许大人的妻弟,如今狮子楼老板就是他了。”

  许良从前跟着陈襄捞了不少好处,陈襄死后就转投了东平郡王了,也说不上转投,他为人圆滑会做人,和许多人关系都不错,只不过和东平郡王格外热乎一些罢了。

  看样子这就是章天鹤自尽的谢礼了,他举起杯子和许良的妻弟碰了碰,仰着喉咙一饮而尽。忽而想起之前崔绍庭说过的话来:锦衣卫不比战场上,拼命就能赚来功勋,多的是弯弯绕绕。从前他不过一笑而过,如今才知此话果然是金玉良言-----就算他是建章帝一手提拔起来的,锦衣卫照样不能一手掌控在手里,连个许良和贾英鑫都过的比他强,他在扬州奔走被人耍的跟猴子似地时候,这两人正优哉游哉的坐在京城衙门里闷声发大财呢。

  江宏也斜着眼睛看着老板出去了,才闷声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抱怨的话冲口而出:“娘希匹!老子们成日拼死拼活的,到头来还没他们活的滋润,沾了点娘儿们裙子的光,酒楼也有了银子也有了”

  跟着他赖成龙混的,到头来居然还不如这些个一事无成的纨绔。赖成龙仰头又灌了一杯酒,面无表情的提早出了门。

  这种场合他向来来的少,这回若不是刚从扬州回来,江宏一干人又死劝,他是万万不会来的。现如今要早走,江宏几个也没太当回事,劝了劝劝不动也就算了,亲自送了他出来。

  可赖成龙牵过马正要上马的时候,就瞧见对面那辆有些眼熟的青帷小油车。

  这一愣神的功夫,早已经等了半日的车夫从上头一跃而下,上前来牵了赖成龙的马,一把抱住了马头,笑着招呼赖成龙:“老爷,您可等死小的了!迎春姑娘正等着您呢!”

  这是宋楚宜跟前的罗贵,他顺着罗贵的目光往狮子楼二楼看,就见正砰的一声被急急掩上了的窗户。

  许良这帮人他冷笑了一声,声音不自觉的就拔高了,顺着罗贵的话接了下去:“什么迎春不迎春的!今天老子要梳拢个新雏儿!快走!”

  罗贵唉了一声,一面替赖成龙牵马,一面冲着那辆毫无特征的青帷小油车挥了挥手,引着赖成龙的马出了巷子拐上了大街,澳门赌博网站:这才轻声朝赖成龙告饶:“大人见谅,我们姑娘说”

  借着这样宿姑娘的由头,最不容易引起那些人的怀疑。小丫头年纪不大,懂的倒是不少。赖成龙想起这个和崔绍庭性格有几分相似的小姑娘,心中的烦燥之气不由少了许多,笑了笑打断了罗贵的话:“行了,我知道你们姑娘说了什么。今日你们姑娘差你来,是有什么事?”

  他以为宋六是来道谢的,这回崔绍庭那边能避过这一劫,自己的功劳怎么也少不了。

  小丫头倒也算有点良心,不枉费他给她传了这口信,崔绍庭养了个好外甥女。这么一想,他就不由又有些惆怅起来,唯独他自己,当了锦衣卫惹得神憎鬼厌的,银子银子没到手,家里姑娘还要愁嫁。

  可罗贵却摇了摇头,引着赖成龙的马进了另一条巷子,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姑娘正在里头等着大人,说是有话要同您说。”

  小丫头又长本事了啊,居然还敢派人打听自己的行踪,守在这里引他过来。

  罗贵在一扇红漆木门前停了下来,蹬蹬蹬在门上敲了三下,再拿脚往门上一碰,里头的门就吱呀一声开了,马旺琨的脑袋从里头探出来,瞧见了赖成龙连忙作揖请他进门:“我们姑娘候着大人许久了,大人快请进!”

  罗贵牵了马去喂了,赖成龙进门才发现这座看起来丝毫不打眼的院子别有洞天----在战场滚过的人,总是对黑夜里的动静格外敏感,他凭经验就知道这里头恐怕最少藏着五六个身手不弱的高手。宋楚宜不过是个闺阁千金,居然能行动自由,还拥有这么大一座别业,甚至手头上还有可用的人崔绍庭和崔家乃至长宁伯府是不是对她太放纵了一些?

  再走几步拐过了那颗大树,月亮门边候着的青莺才迎上来笑着道了个万福,引着他往里头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