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二十六章·替罪
  房嬷嬷看她这模样就知道她正生着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移开了眼睛-----大范氏但凡肯听人说一句,哪怕是一句,当年小范氏也不会被折腾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她认定的事向来是不会改的,也不可能改。她既决定了要送韩月恒去东瀛陪媵,就一定会促成这件事

  夏末的微风带着些凉意,她拂去一身的鸡皮疙瘩,开始低声问起大范氏旁的事来:“恒小姐是九公主的伴读,按理来说,若是九公主去和亲的话,恒小姐去陪媵也是顺理成章的。”

  虽然她觉得大范氏对小范氏实在是太刻薄了一些,对小范氏刻薄的理由也太牵强了一些,可她毕竟只是个奴婢,改变不了主子的想法。既然改变不了,就只能把事情做的圆滑一些,尽量不要太早激化这两姐妹的矛盾,免得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还影响到范氏一族。

  大范氏懂房嬷嬷的意思,只要去和亲的是九公主,那作为伴读的韩月恒去陪媵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多的是这样的先例。她到时候只要推说一句自己无能为力,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谁也不能找出她的不是来。

  虽然知道房嬷嬷这是想叫她们俩在明面上不至于闹的太僵,可大范氏难得的没有反驳------倒不是她真的在乎小范氏的感受和忌讳小范氏会发疯,是因为韩月恒到底是韩止的亲妹妹,这回因为宋六的事情韩止已经头一次跟自己闹了别扭,再亲自把她妹妹送到东瀛去,就算韩止和自己再亲,心里难免也会有疙瘩。

  何况她还想的更深一层,九公主向来嚣张跋扈不受皇后娘娘待见,对周唯琪这个侄子也向来是横眉冷目的。她要是去和亲了,贤妃经过端王的事又要再赔上一个女儿,一定会大受打击。皇后想必是很开心看到这一点的。

  何况她可听说最近除了贤妃和九公主对商丘沈家异常热络之外,宋家老太太也托了镇南王妃和李家夫人同商丘沈家的人接触。

  到时候她帮忙搬掉了贤妃和九公主这个绊脚石,促成了宋贵妃和十一公主的好事,长宁伯府不就又欠她一个大人情了?这一举三得的买卖,可真是再划算不过了。

  傍晚时分周唯琪来给她请安,顺带和她说了陶鼎湖的事:“旁人出马他或许不答应,我抬出外祖父来,他也没旁的话再说了。姨父那边的假账册都是现成的,到时候都往章天鹤身上一推,章天鹤再认个罪,这事基本上也就定了,牵连不到姨父身上。”

  大范氏松了一口气,相比起那个令人恶心的来路不明的亲妹妹来说,这个少年时的青梅竹马如今的妹夫倒是叫她更挂心得多,何况韩正清还在西北替她们揽财呢,作用可非同小可。

  她一面吩咐房嬷嬷去厨房叫做一道酥油泡螺一道芝麻象眼,一面抬眼问周唯琪:“章天鹤那边又怎么说?他可甘心伏诛?他手里总归会有些和你姨父和陈家的书信等类不拿在手里,总归是不安心。”

  这一点周唯琪却早已经想到了,闻言掀了袍子在大范氏下首第一张椅子上坐了,笑道:“这个表哥他早就已经想到了,早已经买通了押送章天鹤的锦衣卫,得知了章天鹤藏匿密信的地点。他连章天鹤的几个儿女都一并想办法捞了出来,就是防着章天鹤吐口呢,母亲却不必担心这个。”

  这个一手养出来的外甥倒是个有用的,大范氏伸手拔下头上的圆头白玉簪拿来挑核桃仁,嘴角挂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她样样都比小范氏强,嫁的人是自己想要的,生的儿子是受宠又聪明的,妹夫也牢牢抓在手里,连小范氏的儿子女儿都和自己亲近,这种感觉叫她顿时觉得自己比小范氏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小时候不明就里的客人们和远一些的亲戚们都喜欢天生爱笑爱撒娇的小范氏一些,父亲也向来疼她宠她,她风光了那么多年,如今还不是一朝被自己踩在脚下?

  得意完了,她就又想起旁的事,带着笑意向周唯琪道:“陈阁老来求你倒也是件好事,那边肯定是不会插这个手的,咱们这时候雪中送炭,日后他们自然知道该向着谁。你既赚到了关外的钱,又能干干净净不热怀疑的抽身,还能叫你姨父继续守在大同,是件好事。”

  周唯琪深以为然,双手接了大范氏递过来的玻璃碗,看着里头的核桃仁笑了一声:“母亲说的是,所以我才开口答应了他。陈家有这么个把柄日后落在咱们手里,就算是我拉拢了宋家,要宋家的姑娘来当我的郡王妃,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现在说这些还是太早了,谁知道宋家到底会不会甘心重新跳进漩涡里来呢?吊着陈家还是有必要的。大范氏皱了皱眉,和他说起和亲的事来:“说起宋家,宋贵妃可为了和亲的事天天担心的夜不安寝。咱们不如顺水推舟的帮她一把,促成了九公主的好事,日后就是你皇祖母为了这个,也高看你一眼。更不必说宋贵妃这个人情了。”

  周唯琪明白过来母亲的意思,想了想扔了一颗核桃仁进了嘴巴:“到时候我去和礼部通个信儿,礼部和太常寺的人跟东瀛使者那么一说,东瀛使者会晓得该开口求娶哪位公主的。”

  相比较起十一公主来,周唯琪还是更讨厌向来脾气娇纵的九公主。何况大范氏说的也对,叫贤妃难受了,皇祖母嘴巴上不说,心里也总归是开心的。

  这件事既能讨好向来因为母亲大范氏的关系而对自己有些淡淡的皇祖母,又能拉拢宋家讨好宋楚宜,跟宋贵妃和十一公主结个善缘,确实是怎么算都不会吃亏的买卖。他向来对母亲的深谋远虑引以为傲,笑嘻嘻的又凑近了大范氏一些,拈了颗核桃仁递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