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二十四章·污泥
  章天鹤下狱的消息不过半天的时间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不断有百姓涌向街道,就指望着朝他身上趁乱踹个几脚扔几个臭鸡蛋。

  凶神恶煞的锦衣卫居然也破天荒的任由这些义愤填膺的百姓下黑手,一路视而不见的不紧不慢的押着囚车到了刑部衙门。

  韩止坐在聚义楼临窗的位子上朝下看,只能看见章天鹤狼狈的左右闪躲,他脸上被糊了一脸的鸡蛋,几乎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了。

  因为宋楚宜的事情的缘故,他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和向来敬爱的姨母亲近了,连姨母几次三番派来寻他的人都拒之门外,可是听见出了这样的事,他已经不能再袖手旁观-----他的父亲韩正清镇守大同这么多年,要说身上完全干净,那是不可能的事。

  尤其是章天鹤当了西北总督也入股了之后,更是做起了之前不敢染指的很多生意,西北那边的地下钱庄,有一多半都是他父亲的产业。

  这些事情要是都被翻出来,韩家要倒霉,姨母和东平郡王也要受牵连------谁不知道韩家是范良娣和东平郡王手里的一把刀,要是韩家有什么行不正坐不端的地方,肯定和范良娣母子脱不了关系。

  他不能叫韩家完蛋,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姨母和表弟倒霉,而此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堵住顶部大理寺和都察院的嘴巴,同时也堵住章天鹤的。

  他看着囚车咿咿呀呀的驶过石板铺就的街道,伸手唤过关山来,轻声交代他:“去疏通疏通关系,想法子把章大人的孙子孙女弄出来。”

  十五岁以上的成年男子都要被斩首,十五岁以下的却能保一条性命,不过是流放三千里或者冲没入官而已,有钱能使鬼推磨,总能保下几个来。有时候看似最简单的法子却最有效,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一定就会想起列祖列宗来,尤其是这种恐怕要灭族的大罪,更是想留下一点血脉,关键时候,这点血脉就是最好的叫章天鹤闭嘴的良药。

  关山丝毫不敢耽误,弯腰应了一声是,立即转身出门下楼。

  韩止又看着一直杵在一旁的韦言希,沉声吩咐他:“和你那锦衣卫朋友去喝个花酒,叫他知道知道该怎么和章天鹤说。”

  西北那条线是一定会被挖出来的,就算刑部和大理寺都被收买了,可是崔绍庭和宋家却不会善罢甘休,章天鹤这回摆明了要把他们往死里整,于公于私他们都不可能会放过这个天大的把柄。

  可是这也不是无法可解的事,至少如果有个够大够肥的替罪羊完完全全把责任揽下来的话,崔氏一族和宋家再能耐,也不能红口白牙的就给人定罪。

  他玩味的低头看着自己茶盏里沉浮的茶叶,嘴角挂上了一抹饶有深意的笑-----要不说宋家难对付呢,有宋楚宜这个宝贝疙瘩在,果然无往而不利。陈家这个布局也算得上天衣无缝了,可就算这样也能被宋楚宜找到缝隙,并且凭着这条缝隙绝境逢生且倒打一耙,这样的本事

  或许姨母和表弟的考虑的确有道理,宋楚宜若是只给自己做个媳妇,做个侯府宗妇,的确是大材小用了。若是在东平郡王身边,她能发挥的作用恐怕要大的多。

  此刻他的那位向来以温和面目示人、生母备受宠爱,自己也实在算得上龙章凤姿的东平郡王表弟却正饶有趣味的和自己的母妃低头笑问了一声:“事发了?”

  范良娣玉白无暇的纤纤玉手执了一把洒金牡丹双面绣的扇子,额头上的花佃顺着她点头的动作摇曳生辉:“陈老太太昨天递了帖子进来要见我,今日上午我见了她一回。”

  周唯琪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陈老太太是来干什么的,无非是为陈阁老探探路的,虽然陈阁老老谋深算,早就已经想好了退路,可是这退路稳还是不稳,却还是需要自己的帮忙。

  孟继明和冯应龙以陈阁老的本事自然是搞得定------这两个人和他当年都交情匪浅,不知道有多少把柄落在陈阁老手里。可都察院的那个左都御史,起监察作用的陶鼎湖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到时候孟继明和冯应龙动作一多,被陶鼎湖一闹开,往上一捅,那可真是破了天了。

  范良娣蹙眉看了儿子一眼,轻声问他:“你说说,咱们该不该伸这个手?”

  她不笑的时候,精致异常的眉眼无端会染上一点戾气和刻薄,因此在太子跟前,她向来是笑的多的,虽然笑的多了也不费什么力气,可她原本不是爱笑的人,脱离了太子的视线,向来就是冷冷淡淡面无表情的模样,此刻她看着儿子,也照样是这副不冷不热的表情。

  周唯琪也习以为常,他坐在圆桌旁边伸手拿了茶喝了一口,透过雾气去看自己的母亲:“母亲不是已经都答应陈家了吗?怎么现在还来问我这话?”

  他们有不帮的资本吗?陈阁老手里有多少和韩正清往来的证据,又替他们做过多少事?远的不说,扬州弊案就全是经过了陈阁老的手,若是这些事一旦捅破了,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建章帝可不是太子,不会把他们的话当金科玉律。

  他和范良娣不同,天生就是一副笑模样,不管生气还是难过,嘴角惯常都噙着笑意,叫人摸不清他究竟是个什么心情。也叫人容易心生好感和亲近。

  范良娣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既是这样,你使你表哥去同陶御史喝杯茶。”

  韩止闹脾气也该适可而止了,他小时候要是没有自己,早就已经死了。一个连命都是别人救回来的人,有什么资格闹脾气呢?

  周唯琪拍了拍手站起来:“我自己去罢!表哥的气可能还没消呢,等我处理好了这事儿,再去找他说说话。他向来尊敬母亲,也疼我,会想明白的。”

  多谢十月的菱和尧要的平安符~~~今天的第二更啦。求订阅求订阅~~~如果大家喜欢这本书,请支持正版订阅,作为作者君的我感激不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