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二十三章·发酵
  一时西北战场竟然无马可用、三边总制还被架空牵制,甚至被逼接受章天鹤硬塞的不怀好意的暗桩的事震惊朝野。最叫人惊讶的还是崔绍庭这封参奏西北总督贪污军饷并且私通鞑靼太师的奏折,一时朝野上下疯传西北即将战事再起。有好事者天天在刑部和大理寺门前转悠打听消息。

  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这回三法司的速度异常的快,迅速审了王英,虽然王英当天晚上就吊死在了刑部大牢里,可是他们仍旧在王英家里搜罗出了不少信件------顺着这些信件找下去,果然找到了王英和西北总督章天鹤勾结的证据。

  罪证确凿,远在西北的驸马叶景宽也适时的传回来了奏折,里头明明白白的记录了章天鹤如何的挥霍无度,如何的想要贿赂他同流合污,又如何和鞑靼关系密切。

  建章帝当即下令,叫叶景宽收了章天鹤的官印,将他押解回京。

  可是这满城风雨似乎都泼不进陈府门里,陈老太爷面无表情的坐在黄花梨木的圈椅里喝茶,眼角眉梢都透露出一股彻骨的冷意。

  陈老太太就算是和陈老太爷相处了这么多年,也对他这样的神情有些害怕,想了又想才忍不住心中的惊惧和他张口:“事情闹的这么大,会不会”会不会有朝一日就把旧事牵扯出来?还有那个章天鹤,虽然刑部尚书孟继明和大理寺卿冯应龙都收过了陈府的好处,也算是半个东宫的人,可是谁知道到时候章天鹤会不会为了脱罪反咬一口?刑部和大理寺又会不会为了自保把他们供出来?

  虽然已经连夜把早已伪造好的王英和章天鹤往来的信件都给了孟继明,可是若是章天鹤那边还有收着的可该怎么办-----虽然早就和章天鹤约好了,凡是来往的信件一概看完就烧,可是他们这些老狐狸,又哪里真的会一封底牌都不留?像是陈老太爷就不烧,要不是这回出了这档事,这些信永远都会被封存起来。

  陈老太爷倒是不大担心这些,冷笑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孟继明和冯应龙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他们要是敢把这件事大白天下,他们自己也得身首异处-----已经趟了浑水满身是泥的人,哪里可能还真的能片叶不沾身的脱身呢?

  只要叶景宽那边没在章天鹤手里弄到那些书信-----其实就算弄到了也无所谓,他们之间书信往来从来没有称呼,信差送信也是先把信送去方孝孺或者是他其他的门生那里,谁又敢说这些信的主人是自己?

  何况章天鹤也没那么蠢,他肯定知道京城这边已经打通了关系了,他什么都不说还可能留个全尸,甚至可能脱身,可若是透露那么一句半句,根本连京城都回不来。

  “别大惊小怪的吓自己。”他看着陈老太太安慰说:“这些事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可什么都不知道。”

  章天鹤身边的人会知趣的把那些信毁了的,就算没机会毁掉,到时候这些信也不免要落到孟继明和冯应龙手里,照样会是灰飞烟灭死无对证的结果。

  事到如今,他该去找找太子殿下和东平郡王殿下才是-----要完完全全把孟继明和冯应龙吃死,还是要他们帮忙才行。

  他是东宫必不可少的势力,他要是倒了霉,东宫也不会好过,他相信东宫会懂这个道理的。

  陈老太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里涌起失望也涌起害怕,既可惜宋家和崔家竟然能背水一战绝境逢生,又害怕自家会被牵连进去。

  叶景宽是在一个月以后押解章天鹤回的京城,听说刑部去拿人的时候,城门口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热闹的人,这些义愤填膺的百姓扔了章天鹤一身的臭鸡蛋和烂菜叶-----他们的儿子辛辛苦苦在前线守城杀敌,章天鹤却贪污他们的军饷,克扣他们的用度,简直罪不可恕。

  余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眼泪鼻涕都吓得流了一脸,虽然平日里她是个风风火火的模样,可是碰见这种官场上不见硝烟的厮杀,还是不由吓去了半条命。

  她拉着崔夫人的手,胆战心惊的抽噎了许久,才看着宋老太太哭出声来:“您说怎么能摊上这事儿呢?要是要是绍庭真的对那个美人动了心思,现如今整个崔氏可全都要完了”

  崔夫人揽着她的肩头安慰:“绍庭不是没动心思吗?他的为人你还不知道?这么多年身边连个母蚊子我也没见着一只,他既是会收那个女人,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何况若是不收,还不知道有什么陷阱在前头等着。”

  宋老太太听完宋琰说的城门那里发生的事,也顺着话头点了点头:“郡主她说的是,人家要发财,绍庭偏偏挡了人家的财路,被人设计是难免的。难得的是他竟脑子清明到这个地步,咱们这边除了替他把折子送上去,竟什么多余的忙也不用帮。”

  有这份心机,难怪当初在福建能把前任福建总督留下的烂摊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把倭寇打的节节败退。

  宋老太太其实也是后来锦衣卫抄家才知道的这件事,当时吓得腿也软了-----这才是真的杀人不见血呢,差一点宋家和崔氏就一起结伴上了黄泉了。

  多亏宋老太爷和崔应书计划的周详,也多亏崔绍庭那边一点就透。否则有个叶景宽在里头当纽带,只要崔绍庭略微听信了杨玄和那个扬州瘦马的鬼话,这之后的一切计划也是徒劳无功。

  到了这个时候,宋老太太在风声鹤唳的夏末景致萧条的京城反而更觉安心了一些-----她越发的庆幸自己当初没有纵容李氏,没有对李家妥协,否则宋家等不到今天,恐怕就已经被李家拖累得完蛋了。

  多谢三顾三明、稳稳的幸福?、jv27、卫凤娘之彼岸花、十月的菱和乖宝老妈新号的平安符,昨晚实在太晚了然后电脑可能因为笔记本自带键盘的原因坏掉了没能感谢,很抱歉。早上起来电脑又是这个死样子,幸好折腾了一阵子又不会了今天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