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二十章·瓮中
  陈老太太眯缝着眼睛正靠在引枕上打盹儿,小丫头拿了美人锤给她捶腿,一下一下极有规律。宝鼎里的绿烟轻飘飘的顺着风氤氲了一屋子,将人的衣裳都沾上了绿茶的香气。

  陈明玉上前挨着陈老太太坐了,把头轻轻靠在她肩上,甜糯糯的喊了一声祖母。

  陈老太太的眼睛就睁开了,眼风一扫,拿着美人锤的丫头就静悄悄的退了下去,把空间留给这对祖孙。

  “怎么从书房回来就这么开心?你祖父和你说了什么了?”陈老太太接过陈明玉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抬起眼看陈明玉脸上舒展的笑,也忍不住开怀起来:“莫不是许了你什么稀世宝贝?”

  这可比给了什么稀世宝贝还要叫人开心,陈明玉压低了声音,双手搭在陈老太太膝上,滑在她腿边跪下来:“还是我上次和祖母您说的那事儿,我才刚临回来的时候正好遇见方大人来找祖父了,听他说,崔绍庭那边真的已经上了附议互市的折子”

  建章帝这头的火应该已经拱的差不多了,崔绍庭这封折子送上去绝对逃不了一个死字,就是宋家也有不是,一个徇私枉法的罪名肯定逃不掉。

  陈老太太想起最近和商丘沈家接触频繁的贤妃娘娘和九公主,嘴角不自禁的也翘起来,原先还担心宋老太太不肯善罢甘休,可是现在还担心什么呢?多则半年,少则几个月,崔氏一族和宋家就要一起倒霉了,到那个时候,宋老太太也就和当年的苏老太太差不多-----就是一个连自己最心爱的孙女外孙女都无法保全的无用的朽木。不知道那个时候,她还能不能像是前一阵子在酒楼里那样威风八面,端出超品诰命的派头?

  “你最近少出些门。”陈老太太心里高兴完了,又想起正事来:“这件事一旦闹开,牵连的人可不知凡几。你年纪轻难免浮躁些,别到时候说出什么话来露了马脚。”

  陈明玉觉得有些可惜,她多想亲眼看见宋六撂倒落魄的模样,说不定还能瞧见抄家的时候宋六和她那群姐妹们一起,被串猪一样的,被一根绳子全部穿在一起招摇过市。

  而接下来会怎么样呢?犯官家眷们向来都是充入教坊司,或者是给有功之臣家当官奴的,陈明玉面上浮起一个微笑,压下心中那一丝可惜,乖巧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到时候周唯昭和叶景川瞧见像是猪仔一样被串起来的宋楚宜,会是个什么样的表现和脸色呢?她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真的忍不住咯吱一声笑出了声。

  宋家在陈家眼里如今是瓮中鳖,结局注定是全军覆没。

  可在宋家人眼里,如今的陈家才是一步步在往烧着的瓮里走。

  宋珏进了书房先和宋老太爷和崔应书见过礼,这才愤愤然的往地上啐了一口:“都到这个地步了,那些人还是牛皮糖一样的跟着我们,要不是碍着怕走漏了消息,真想把那些人融通都打一遍。”

  这才更说明陈家那帮人的谨慎小心,就算是已经觉得崔氏和宋家已经入瓮必死无疑了,也丝毫不肯放松警惕。陈阁老要是没这点本事,也走不到如今。

  宋老太爷置之一笑,和他们说:“李儒回报说王英信实了,丝毫没有怀疑。”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毕竟西北有章天鹤和韩正清等人,还有崔绍庭身边的扬州瘦马和杨玄,这些人都没传信回来说不对,陈阁老就算有通天的能耐,也绝对想不到崔绍庭有两封截然不同的奏折。

  崔应书松了一口气,可是马上又悬起了心,他们如今不过还涉险过了第一关而已,后头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他坐在圈椅里思索半日,率先开了口:“明日老师就要把折子送上去给圣上了,圣上定然雷霆大怒。到时候叶景宽和赖成龙那里的证据就显得至关重要,叶景宽我还不大担心,他是个有分寸的人,既然殿下说他可心,他就是可心的。我担心的,反而是赖成龙那里。”

  若是扬州那边的证据链都已经做好了,上下咬定崔绍庭和前任扬州府关系匪浅收受贿赂和美人,崔绍庭照样难以脱身。

  这个担心之前他就已经和宋程濡说过了,宋程濡听他这么说,就看了宋楚宜一眼,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私下再联络联络赖成龙。

  虽然说是说和崔绍庭有过命的交情,可是赖成龙也算得上是做的仁至义尽了,若是没有他的提醒,现在宋家和崔家都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接下来他是不是还能放崔绍庭一马。

  宋楚宜立即会意,冲着宋程濡和崔应书缓缓摇了摇头:“赖成龙送信给我们已经是天大的把柄,要是这件事被除了我们以外的人知晓,不管是赖成龙还是我们,都必死无疑。结交天子近臣可不是闹着玩的,此时此刻不适合再冒险去找他了,被有心人知道了,咱们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这也是为什么崔绍庭再三交代,只能到马长江这些人无法控制了要闹出祸事来才能去找赖成龙的原因。

  宋程濡和崔应书对视一眼,知道宋楚宜说的有道理,不由都沉沉的点了点头。

  “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宋楚宜紧跟着又说:“之前我就想过为何舅舅会明知扬州知府不安好心还收下他送的美人,现在想想,恐怕舅舅不是被美色迷得昏了头,也不是真的就觉得她身世可怜生了恻隐之心。他也对这个人是有怀疑的,索性先放在身边。”

  否则他们还会先想出别的法子,防不胜防。一个美人儿而已,以崔绍庭的本事还是能看的死死的。

  宋珏眼睛一亮就笑起来:“小宜说得对,反正舅老爷都要参章天鹤贪污了,自然不会再吝啬给他再栽一个和扬州知府勾结,给他送美人的罪名。”

  早上好,我们这里天气转凉了,昨晚回来差点没冻死,睡的特别早,今天起的也特别早~~~多谢weipeng0578、三顾三明的平安符,昨天的打赏总算没有吃零蛋,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