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五章·老辣
  宋楚宜偏头打量了陈明玉一眼,澳门赌博网站:她的眉眼精致带笑,并没有因为崔华蓥今日的风光而有一丝的不甘和不满-----可就是这样才叫了解她的人越发怀疑。她实在不是一个甘心看别人出风头的人,自来如此。

  可是眼下这情况,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好的,何况如今崔绍庭那边还是没什么消息传回来,赖成龙那边也不知道究竟查出了个什么样的结果,她一点儿已经知道这阴谋的意思都不能表露出来,否则陈老太爷那个老狐狸一旦闻到味道,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

  思及此,她也就偏头顺着陈明玉的话笑了笑:“我表姐长在崔氏,幼时由我外祖母抚养,自然是好的。”

  从通州开始她对待陈明玉的态度就是如此,不远不近不卑不亢,这次她拿捏的分寸也一样恰到好处,陈明玉仿佛看死鱼丑角一样的看了她一眼,心里觉得宋楚宜这副高贵的模样可怜又可笑,面上却满面春风的跟着点了点头:“说得对,崔氏屹立几朝,非是我等可比。”

  和陈明玉虚已委蛇实在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宋楚宜若不是经过前世今生的打磨,恐怕真的无法在这个披着美人皮的恶毒灵魂面前谈笑风生应对自如。

  好在这令人折磨的时间过的也算是飞快,到了花厅就瞧见正陪着荣成公主闲话的陈老太太,陈明玉向来不会错过讨好周唯昭亲姑姑的机会,当即就撇了宋楚宜和向明姿挨到了自己祖母跟前,由陈老太太引着上前和荣成公主搭话。

  向明姿松了一口气,拉着宋楚宜悄悄咬耳朵:“可算是走了,这位陈姑娘可真是让人难消受得紧。”

  围场遇袭的时候向明姿没在,后来却听青莺和青桃说过这位陈姑娘的光荣事迹,心里着实对这种恩将仇报又厚脸皮的贵女有些膈应,每每见了她都觉得气闷,才刚一路行到花厅来,她也只是默默在旁边当个树桩,一点儿近乎都不想和这位陈姑娘套。

  宋楚宜含着笑意拍了拍她的手,就听见那头余氏喊她:“小宜,快过来,公主要见见你呢。”

  叶景宽奉命去办差,到底是做什么就连荣成公主也不得而知,可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摸不到一点门道-----就算是想摸不着,这几天叶景川进进出出也叫她猜出些什么来了,凡是涉及这位宋留姑娘的事,不管是自己的小叔子还是侄子,似乎都格外的上心一些。

  她笑意盈盈的携了宋楚宜的手把她上下打量一番,回头去冲端慧郡主和余氏笑:“前几年见的时候还不大显,现如今年纪稍稍这么一长,眉目长开了,可真是叫人移不开眼睛了。你们崔家的人尽会挑了好面皮长。”

  众人都掌不住笑,端慧郡主伸手拍她:“这么大的人了,在孩子跟前说些什么不正经的话?”

  陈老太太人老成精,深知王族中人没有蠢的,作为建章帝和卢皇后的嫡女、东宫太子的亲姐姐,一言一行都不可能是无的放矢,她对宋楚宜的态度如何,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如今清宁殿和东宫的态度。

  上一次进宫皇后娘娘就不肯给个准话,现如今荣成公主对宋楚宜又格外亲近,她心里明镜似地清楚皇后如今恐怕是偏向宋家和崔氏多一些,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却丝毫不显。

  反正秋后的蚂蚱了,也蹦达不了多久,她端着一脸慈和的笑,稍稍侧头听旁边的杜夫人说话。

  还是陈明玉不管怎么样都有些绷不住面皮,险些冷笑出声提醒这位公主少白费心思在宋家这座冰山上头。

  宋楚宜把她们的脸色尽收眼底,只装作没看见,坐了一会儿就借口出去找崔华仪,才出门就见青莺提着裙摆飞快的穿过了游廊跑过来,不由往前迎了几步。

  “是那边有消息了吗?”她没等青莺开口,就有些急切的问出了声,生怕是周唯昭那边或者是宋老太爷那边已经有了消息来通知她的。

  青莺摇摇头,喘匀了气才满脸喜色的告诉她:“是四少爷回来了!今日林总管带人在码头上接到的,比预计的早了整整三天到呢。咱们府里特地来了人告诉,老太太说叫您和明姿小姐都早些回去,家里人一起吃个晚饭,别在这边耽搁到太晚。”她虽然没见过宋琰,可是也没少听青桃几个嘀咕这位四少爷的好处,加上宋楚宜雷打不动的往蜀中送去的四季衣裳、荷包鞋袜等东西,知道这对姐弟的关系定然极好,因此也替宋楚宜高兴。

  宋楚宜一时有些懵了,半日才反应过来,怔怔的问了一声:“你说谁?”

  唐明钊的门天下学子都想进,可要进那道门却也不是多容易的事,头一条就得三年内不得返乡回家,算起来她如今也已经整三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弟弟了。虽然早在心里算着日子,可是等这一日真的到眼前了,反而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她也没真的等青莺回答,转头立即回了花厅和余氏辞行:“等明日空下来,我带阿琰一同来给姐姐贺喜。”

  余氏也吃了一惊:“不是说要三日后才到的吗?这小子倒是知道挑时间。”可脚底下却不闲着,招呼梅莺把刚蒸好的搽穰卷儿和酥油松饼装了一匣子给宋楚宜带去:“上次去蜀中回来的人说,琰哥儿就爱吃这个,可巧今儿有,你带回去一些。今日我这里实在不得空,没法儿过去了,明日我同你舅母一同过去。”

  崔夫人也坐不住,若不是碍着今日是崔华蓥的好日子,怎么也不能放宋楚宜单独一个回长宁伯府去。可今日她毕竟是专程陪着荣成公主一同来给崔华蓥撑面子的,哪有顾着宋琰忽略了侄女儿的道理,只好顺着余氏的话嘱咐了几句,才放宋楚宜和向明姿走了。

  陈老太太目光如炬,脸上笑意越发的深,原先还在担心有个漏网之鱼,现在远在蜀中的这条鱼也回来了,是时候一网打尽了。

  多谢三顾三明、燃烧的荒草、vi_微、爱美斯00的平安符,还要多谢好机油清明水萩的和氏璧,亚历山大,我去码字了,大家看的开心。另外今天数据都不动,好害怕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