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四章·马脚
  可是她手上再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照周唯昭这样说,就算宋珏这样武功高强的人去了又怎么样呢?西北若是被韩正清和章天鹤联手控制了的话,无论去多少人,都是有去无回的啊。% し

  她忽然有些佩服起陈阁老来,算起来,从重生以来,这还真是她碰到过最棘手也最叫人难应付的局,甚至这回若是没有赖成龙和周唯昭的提醒,她根本就察觉不到头顶上悬着一把摇摇欲坠的刀,很可能和崔氏一族一起死了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下的黑手。

  而且他还这样谨慎-----她一个小姑娘出门,身后都至少跟着十来个苍蝇,把她盯得严丝合缝。而西北那边,也已经和杨玄里应外合,甚至可能都还和韩正清章天鹤联手把崔绍庭排挤出了消息圈子,把他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这可真说得上是算无遗策啊。

  陈明玉要是有他十分之一的心机手腕,她此刻恐怕也不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了,她摇摇头,把这些纷杂的思绪通通都暂时抛诸脑外,有些头痛的托着下巴若有所思:“我不能去,我祖父和我舅舅那边的人也都不能动我真想不到还有什么人合适了。”

  周唯昭伸手把放在她身前的鲜奶杏仁豆腐往前推了推,嘴角噙着恒常的微笑:“也不是无法可想,你忘了,其实有个最适合不过的人选。”

  宋楚宜豁然抬头看他,将身边的人飞快的都过了一遍,却始终没猜出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人,等他沾着水在桌面上写下一个叶字,才如醍醐灌顶,瞪大了眼睛问:“叶景宽?!”

  是了,她怎么没有想到,叶景宽正是奉命去了西北,就算招待他的是章天鹤和韩正清等人,可作为三边总制的崔绍庭总不能一次面都不露,这样太刻意了,陈阁老那样的人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想到之前周唯昭提示说,可以等把崔绍庭身边的暗桩和眼线都清除干净,再和叶景宽赖成龙商量该怎么和建章帝上报调查的结果,她有些迟疑的开口:“殿下有办法叫驸马为我们所用?”

  然后她就吃惊的看着周唯昭肯定的点了头。

  叶景宽日后是要接手镇南王府的,他的态度就代表了镇南王的态度,也就是说,整个镇南王府,其实都实实在在的投在了周唯昭这一边,不是东宫,不是范良娣,而就是周唯昭。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毕竟叶景宽明面上是建章帝派去的人,他去西北是钦差,名正言顺而且借着调查走私战马一事的名头行事也更方便快捷。

  他的身份又摆在那里,他说的话,崔绍庭是不会不信的。宋楚宜当机立断下了决定,伸手从脖子上解下那块崔绍庭临走之际送给她的玉佩递给周唯昭:“劳烦殿下去信通知驸马的时候,把这个一并寄去。我舅舅看见了这个,自然会信驸马的。”

  她回府的时候已经近黄昏,青莺掀起马车帘子的一条缝,轻声告诉她:“姑娘,还有人跟着呢。”

  意料之中的事,宋楚宜示意她由他们去,回了府就直接奔宋老太太房里去。

  这件事牵扯实在太大太广了,宋程濡说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危险,因此这回连宋老太太都是瞒着的。她见了宋楚宜就先伸手拉她在旁边坐了,然后才板着脸问她:“怎么和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的没个安静的时候?女孩子家家的,还是娴静一些好。你瞧你最近成什么样子。”

  向明姿靠在宋老太太肩头上冲她比了个羞她的手势:“大后天就要给华蓥表姐添妆了,你怎么好似完全不记得这事儿了似地?昨晚在花园里看见你,你也急匆匆的,连句整话也不叫人说完”

  宋楚宜还真是差一些就要忘记了这事儿,难怪最近余氏纵然是没接到崔绍庭的信也不觉得奇怪,恐怕是因为崔华蓥的事情实在是忙的不可开交了。她和向明姿既是崔华蓥的表妹,又和崔华蓥向来玩的好,没有不去给她添妆做伴的道理,揣着一颗惴惴的心等了两天就收拾了去崔府。

  崔华蓥因是今日的主角儿,难免被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连宋楚宜和向明姿也好不容易才和她说上了几句话,正要再说些什么,就听说荣成公主和端慧郡主一起来了。

  这可是难得的体面,崔华蓥及笄的时候也是荣成公主当了正宾,此刻她来,自然是给崔华蓥做面子的,来给崔华蓥添妆的小姑娘们都替崔华蓥高兴,也想着见一见公主和公主搭上话,纷纷拥着崔华蓥往前头去了。

  陈明玉落在最后头,眉间的胭脂痣越发的红艳,也衬得她的眉眼越发的清澈,一双杏眼秋水盈盈,看的人不由心醉,她亲热的自然上前来挽了宋楚宜的手笑:“怪道人家都说崔氏出来的女孩儿好,我看着也是千般好万般好的,不光是教养和身世,单是这通身的气派也实在堪比金枝了。”

  从前陈明玉也这样说话,她似乎从不会露出自己的真实情绪来,也不会刻意捧高旁的姑娘们-----她的自尊心也不容许她捧高除了金枝玉叶的公主们以外的其他身份相当的贵女。

  可她今日却说了,还说的如此流畅自然又诚恳,宋楚宜右手微微一顿,她明白这种居高临下的看着别人已经成了瓮中鳖而不自知的微妙的施舍怜悯又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情。

  陈明玉终究还是太嫩了,不说得到陈老太爷的精髓,恐怕连陈老太太的皮毛都没学到,或者说学到了,可是也还没那个能力藏好自己的狐狸尾巴。

  见宋楚宜不说话,陈明玉就低着头抿唇笑了一笑-----她实在是太想笑,崔氏一族和宋家如今越是烈火烹油她就越是仿佛看见了她们凄惨的未来。

  多谢十月的菱的平安符和卫凤娘之彼岸花的香囊~~~还是那句俗套不过最能代表我心意的话,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