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三章·陡变
  宋楚宜说不清见着周唯昭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她首先没料到周唯昭会使人给她送信,送的还是赖成龙和叶景宽这样要紧绝密的信-----若是赖成龙和崔绍庭没那一层关系,如今她和整个崔氏宋家都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当头一刀被敲在头上。喜欢网就上。

  她在周唯昭对面坐下来,重音坊原来还有这样的地方------四面都粉刷成了雪白的颜色,上头画着点点红梅,简单却不失意境趣味,叫人如同置身冬日茫茫大雪间,忍不住多了几分清明。

  “殿下之前知道赖成龙已经给我送过信的事吗?”宋楚宜并不遮掩,双手放在膝上,眼神清澈的盯着周唯昭瞧。如果周唯昭事先已经知道赖成龙给她送信,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的事再给她送的这封信,她心里还好受一些,周唯昭做的也不过是个顺水人情,她日后还得起。可若周唯昭原先不知道

  她的这个念头才在心里浮起,就看见周唯昭摇了摇头,并且眉尖轻蹙反问她:“赖成龙也给你送过信?!”

  他震惊的模样不是假装出来的,事实上他也没必要骗她,宋楚宜说不清心里一时涌起的情绪是什么,顺着他的话缓缓的点了点头:“他和我表舅舅交情匪浅可他说的也不甚清楚,只是模糊不清的几句提示。我也是比殿下你的信早一步知道针对我舅舅的阴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现在都还不能完全称得上知道,至少幕后的人究竟是谁,她还是没有摸清楚。

  “这短短的两天时间你能凭借赖成龙似是而非的提醒查到这些,已经很难得了。”周唯昭仍旧如同以前一样气定神闲的看着她,仿佛这世上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能叫他色变:“我也是因为景宽的提醒,加上最近皇祖父那里猛然增多的奏折和杨玄提出互市这些事才摸到了一些门道。算起来,等我把这些事都梳理清楚,已经用了七八日的时间了。”

  屋子里一时没人再说话,宋楚宜沉默的看着元宝花纹麒麟形状的香炉里缓缓冒出来的烟,半响才轻声问他:“那殿下也肯定知道这事恐怕和东宫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若我真的把他们全部扯出来,殿下不怕吗?”

  周唯昭看着她,目光澄澈得竟然似新生幼童:“我记得我曾经同你说过,东宫需要陈阁老那样的人辅佐,我却不需要一个陈氏女来锦上添花。如今我还是这句话,东宫需要能臣辅佐,可并不需要擅作主张自以为是的人。他下手的时候恐怕是忘记了,端慧郡主我要称一声姑姑,你的舅舅也是我的姑父。”

  宋楚宜被他过于清澈的目光看得居然脸上发红,不自禁的偏过头躲开他的视线,许久之后才回味过来周唯昭话里的深意。

  这件事是陈阁老自作主张,他一来想要插手关外的线,二来不忿崔氏和宋氏一再被太子示好,所以干脆想来个一锅端,横竖现在太子地位已经稳固,该是他给自己加固地位的时候了。

  可是周唯昭既然都能通过蛛丝马迹猜测到陈阁老的所作所为,东宫其他人未必就不知道,可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范良娣恐怕是想着反正她们没动手,顶多当了个旁观者,到时候乐得看是哪家倒霉,若陈阁老真做成了这事儿,那她也没什么好再犹豫的,直接定了陈明玉当周唯琪的正妃,可崔氏若是经过这事还能屹立不倒,在她心里自然是宋氏和崔氏更重要一些了。

  宋老太太说的很对,这些天潢贵胄们,何尝真正把别人的死活放在心上,除了他们自己的命,其他人的命都如同草芥,随时可以踩在底下,连跟皇室沾亲带故的端慧郡主在他们眼里也一样。

  可幸好周唯昭和他们都不一样,澳门赌博网站:宋楚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一直僵着的脸上也终于缓和了神情,冲着周唯昭露出一个浅笑:“那这次又要再麻烦殿下了。”

  有个人随时和你想法一致,这实在是一件太省心不过的事,她甚至比和宋程濡交谈都要轻松的多。

  周唯昭摇头:“他能伸第一次手,就会再伸第二次。而且手只会越伸越长,人的贪念是无止境的。尝到了甜头,他这次能扳倒崔氏和宋家,日后若是我不听话,他就可能倒向那边,帮那边铲除我政客永远不讲情分,只谈利益。而刚好的是我不是那个可以许他重利的人。”

  至少不可能把扬州和关外放给他,所以这回常首辅把持扬州补缺人选,他也力劝太子不要插手-----建章帝之前其实已然对太子插手扬州的事有所不满,若是补缺的人还全是太子的人,太子在建章帝眼里难免会被打上一个弄权揽权的帽子。

  他敲了敲桌面,狭长上挑可却丝毫不显邪佞的眼睛望住宋楚宜:“所以,我这也算是在替自己考虑。”

  他是东宫嫡子,打从出生就被封太孙,他没有别的路走,不管他愿不愿意,只要他输了,就是一个死字。

  宋楚宜直视他的眼睛,缓缓和他吐出自己的想法:“我想去西北。”

  她思来想去,宋家的男丁和崔家的男丁肯定都是他们的重点盯防人选,都不适合去西北。可是派别的人去,又未必能机变应付,也未必能得到崔绍庭的信任。她是个女孩子,就算从此几个月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宋家也能很好的圆过去,却没有这么多顾虑。

  周唯昭几乎连想也没想的摇了摇头:“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你再聪明,也没人家的刀剑快。崔绍庭身边如今是水泼不进,你只要一进西北的地界,恐怕就要没命了。”

  第三更啦啦啦,多谢青丝轻绾倚窗的平安符和香囊,么么哒。另外下面要给我的好机油做个广告啦。推荐《北朝春事》: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此文男主女主相爱相杀是唯一主线,宅斗、宫斗、权谋、党争神马的都是辅料,所谓脑洞清奇,偶尔作者菌把自己也惊呆了。有感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