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八章·死地
  叶景川还有很多疑惑,譬如说宋楚宜为什么早早的就让他在这里开了个雅间,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今日会出现韩止这样的事?还是说她其实并不是为了防韩止,而是还另有其人?这个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不一会儿,刚才借口下楼打水的青桃就敲门进来,轻声和宋楚宜禀报说:“果然是有人跟着咱们,如今还守在楼下呢。已经吩咐马长江和马旺琨盯着他们了。”

  宋楚宜手上一对玉镯发出叮当一声脆响,她推开窗看着底下唱戏的红角儿,再把目光移往对面章润的房间,缓缓的垂了眼睛,吩咐青桃:“告诉马旺琨小心些,韩止那边不用他去跟,叫马长江或者孙二狗去。其他人全部死盯这批跟踪我们的人。”

  怕就怕毫无声息,如今既然知道有人跟踪,宋楚宜的心反而安定了些-----至少说明幕后的黑手对她也是很防备的,或者说是很谨慎,谨慎得连一个闺中贵女都不放过。

  宋楚宜有些庆幸为了万无一失事先通知了叶景川等在这里,,如今竟阴差阳错的瞒过了韩止的眼睛,顺便替章润洗清了嫌疑-----韩止向来知道她和叶景川的关系好,和叶景川出来看戏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叶景川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宋楚宜开口,不禁就有些着急,他越发的觉得自己摸不透宋楚宜:“前几****不是叫我帮忙问郭世叔你表舅舅的事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你为什么急成这样?”

  宋楚宜心念一动,想起崔夫人说最近叶景宽也不在京城,就转头看着叶景川问:“你知不知道你哥哥这回出京是去了哪里?”

  叶景川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要紧的东西,早已经在心头盘桓多时的疑问不由自主的就脱口而出:“你们家是不是和关外那条线有牵扯?!”

  关外那条线,说了这么多年,到底也没人说说究竟是怎么样的线,只知道是一条点石成金的线,只知道端王和李家、以前的平阳侯府和英国公府都有牵扯。

  她垂下眼睛坐在圆凳上,看着叶景川点了点头:“就算没有牵扯,此刻怕也有人想要我们有牵扯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若是可以说的,能不能和我透露一些?我如今就像是个没头苍蝇,一头雾水。”

  叶景川神情严肃的坐在她对面犹豫了一会儿,片刻后才压低了声音:“这件事我父王和大哥都没同我细说,我只知道我哥哥是接了命令才出京的,至于具体去向,究竟是大同还是宣府,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关外有人贩卖战马,导致军中无马可用我大哥大约是去查这事儿的”

  是了,关窍在这里!

  管战马的杨玄恰好是崔绍庭的直属部下,还是崔绍庭当三边总制第一年和建章帝上书提拔的。

  可是贩卖战马就算跟杨玄有关,崔绍庭顶多也就是个识人不清和失察的罪过难不成这里头还有她看不懂的门道?比如说扬州知府给崔绍庭的那个美人,她又该起什么作用?

  她不敢耽搁,立即动身回了伯府,径直去了宋程濡的书房。

  崔应书和宋珏竟然都在,宋程濡正问他们:“互市?是谁出的主意,内阁收到了折子了?”

  宋楚宜心里就咯噔一下,之前还笼罩在心里的那块乌云一下子就散开了,她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朵烟花,一时什么想法都往外蹦,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互市?和鞑靼重新开互市?是谁上的折子?”

  大周曾经也和鞑靼开过互市,可后来鞑靼人卖进来的马通通都以次充好,而且鞑靼人又多用抢用偷,弄得边境怨声载道,朝廷就关了互市。

  如今竟然又有人想重新和鞑靼互市在叶景宽和锦衣卫都督赖成龙都已经去查西北战马走私一事的情况下?!

  崔应书看了她一眼,沉声回答:“是杨玄上的折子,如今还压在我老师那里,内阁还未通过。”

  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了。

  这是一场早就布置好的,只等崔绍庭入瓮的死局。

  宋楚宜倒吸了一口冷气,拿眼睛把朝她看过来的宋程濡和崔应书宋珏都看了一遍,阴沉的勾了勾嘴角:“祖父,舅舅,你们说,若是表舅舅上书赞同互市会怎么样?”

  如今北方形势吃紧,鞑靼虎视眈眈,若是重新推动互市,能加强双方往来,或许还能和缓局势,减轻西北那边的压力,崔绍庭确实可能会同意。

  “老师说,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毕竟如今南方刚打了倭寇,国库耗费不少”崔应书听出宋楚宜话里有话,迟疑着说出这么一句,还没说完就被宋楚宜打断了。

  宋楚宜摇了摇头,咬唇看着他们:“这不是在取悦圣上,这是在给自己,甚至给崔家和宋家一同下催命符。”

  三人被她这阴气沉沉的语气不约而同的惊了一跳,随即就反应过来。

  宋楚宜的声音放的很低,可是听在他们耳朵里,仍旧无异于平地惊雷,将他们惊得险些站不住。

  “听说西北已经闹的军中无马可用,有人走私战马给鞑靼”宋楚宜停了停,一张脸竟一时白的和死人毫无区别,平平板板的语气带着无限冷意:“圣上已经派赖成龙和叶景宽分头出京去查了。”

  宋程濡和崔应书都觉得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若真是这样,那上书赞同互市的崔绍庭在建章帝眼里,就会是杨玄的同谋,是走私战马的罪魁祸首,他身边那个出身关外的美人儿也会被那些早有准备的人挖出来,甚至通过这个前任扬州知府送的美人儿,他们还可能挖到更多,譬如说崔绍庭私通鞑靼,和鞑靼人多有往来,因此才要促成互市

  早上好,我这边下雨了,今天觉得根本睡不醒啊啊啊啊啊。另外多谢卫凤娘之彼岸花的平安符~~~大家今天过的开心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