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七章·通风
  宋楚宜站临窗而立,背脊挺的笔直,听见了动静就转过头来微微冲着章润点一点头:“章公子,很抱歉没等你的消息就冒险去找了你。”

  章润急忙避开她的眼神,胡乱的摇了摇头:“并没什么,他们做事都很小心,半点没有惊动旁人”说到这里他又不由感慨起这位宋六小姐的御下之道,年纪小小的竟然能把那样凶神恶煞的人也支使的指哪儿打哪儿。定了定神,他看着宋楚宜又问:“六小姐是有什么要紧事非要找我不可吗?”

  韩止这阵子一多半的时间都消耗在通州庄子里,他着实是没什么机会通知宋楚宜联络的地点,没想到宋楚宜倒是先找上了门,以他对这位与众不同的小姑娘的观察来看,若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做这样容易引人怀疑的事的。

  “韩止最近有没有使人往关外或者扬州去?”宋楚宜单刀直入,半点儿废话也没有,盯着章润的眼睛问的直接而干脆:“或者说,他有没有收到从扬州或者西北那边来的信或者是接待从那边来的人?”

  若是韩止真的跟这件事有牵连,至少她也有个查探的方向。

  宋老太爷已经去信给西北总督章天鹤,可是这个当年还因为户部军饷的事情而和宋家过从甚密的封疆大吏,却连信也没回。

  这里头的水越来越深,若是再不查出些头绪来,谁都不知道这把悬在崔氏一族头上的刀什么时候会砍下来,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砍下来。

  这种明知有危险却不知道危险来自何处,只能等死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宋楚宜从重生以来还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完全不在掌握之中的事,算起来已经好几日没有睡个好觉了。

  章润也不多话,他知道宋楚宜既然会问自然有她的道理,仔细回想之后就肯定的摇了摇头:“他最近似乎在和家里闹别扭,前几日京城锦乡侯府来了几拨人请他回去,都被他打走了。要说从扬州或者是从西北那边来的人,确实是没有的。”

  那看来竟不是韩止?宋楚宜闭了闭眼睛,缓缓点了点头:“还要麻烦章公子多多帮我留意,若是他一旦和西北或者扬州的人沾上关系,请千万要想办法通知我。”

  章润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听见楼下传来嘈杂的呼喝声和叫骂声,不由得吃了一惊:“六小姐,这是关山的声音!”

  也未必就和韩止没关系,这只狡猾的狼向来嗅觉灵敏,说不定章润早在他跟前露出了破绽宋楚宜从门缝中瞥了一眼外头情况,见周围到处都是韩止的人,略一思索就问章润:“若是我没在这里,你有把握能洗脱自己的怀疑吗?”

  章润已经迅速将茶杯归回原位,又从旁边架子上取了戏单来放在小桌上:“只要六小姐不和我同时出现在这里,他会相信我的。”

  关山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隐约还能听见掌柜的高声的叫喊和阻止的声音。宋楚宜点了点头,转过屏风在墙上敲了五下。

  时间刚刚好,韩止进门的时候只瞧见一脸茫然惊怒站起来的章润,屋子里空荡荡的能一眼看清,除了他再没有旁人。

  他握住腰间佩剑的手就是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把手放下来,疾走几步到了章润跟前,亲昵而自然的揽着他重新又坐下来:“我不过是出趟门的功夫,你怎么就自己出来了?”

  章润显得既惊且怒,握着手里的戏单的手指隐隐泛白:“如今我是不是连出趟门看看戏的自由也不该有了?我记得前几****才和我说过,若是我想出门,随意知会关山一声就成了,我出门之前是知会过他的!”

  韩止不动声色的用目光已经又把整间屋子打量了一遍,甚至还起身到屏风后头看了一眼,听见章润已经怒极这才又从屏风那头转出来,带着审视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眼。

  屋子里有淡淡的脂粉香味,他动了动鼻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已经愤怒至极的章润,不答反问:“刚才有女子在这里?是谁?”

  章润捏紧的拳头已经青筋凸起,他偏过头朝底下台上看了一眼:“怎么?我想亲自点出戏,还不能见见当红的鸿运社的小旦了?”

  韩止跟着他的目光往下看了一眼,随手抓起亦步亦趋跟着的掌柜的:“去把那个小旦给我叫上来,另外,听说宋六小姐今日也在这里?”

  章润只觉得心脏猛地跳动了几下,差点让他喘不过气-----韩止居然知道宋楚宜也在重音坊!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来见宋六的事情连韦言希都不知道,韩止是怎么知道的?!

  掌柜的擦了擦头上的汗,一脸的无奈和惶恐:“世子,我们这里开门做生意的现在人家在唱戏呢,哪里好现在就把她叫上来?至于宋六小姐,倒是真在的,可她定的包间是在对面”

  韩止已经甩开他出了门,绕过了游廊一路到了对面,远远的就看见叶景川的小厮长安和长兴守在门口。他估量了从章润房里到这里的距离,再想想那间分明只开了一扇门的房间,心里的怀疑稍解,在门前立了一会儿,转身重新又回了章润的雅阁。

  青莺在门缝里看见他的背影,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由拍拍跳的飞快的心,回头告诉宋楚宜:“姑娘,他走了。”

  叶景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茫然看了宋楚宜一眼:“怎么好端端的和韩止扯上了关系?他怎么知道你也在这里”

  这也是宋楚宜疑惑的地方,分明韩止的那些眼线都已经收了回去,除非他是跟着章润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跟着章润,纯粹是因为占有欲,还是因为已经起了疑心?

  今天的第三耿来的有点晚,实在不好意思,之前脑子抽风相信我姑姑的话跑去给她接小孩结果悲剧了,陪小屁孩做作业就耽误了回家的时间。多谢三顾三明的桃花扇,澳门赌博网站:也多谢160607085426008的香囊,还有多谢gaomaoni、钟瓶蓝、青丝轻绾倚窗、冬雪融融、161014203850903、dragonmother、烟火范范、有女舜华的平安符。还是俗套的那一句,真的真的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