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九·打脸
  宋老太太从未觉得自己这样失态过,她几乎是疾言厉色的喊了一声住嘴,看着张着嘴巴,满脸错愕的武宁侯夫人,冷笑连连:“侯夫人可要慎言!谁定下了我家小六儿?可有太常寺请来的冰人?可听说过谁家来我家下聘?侯夫人是个厚道人,应该知道这名声对于一个女孩儿家有多重要,无凭无据的,怎么红口白牙张嘴就来,我家小六儿被人定下了?!我不知是被谁定下了,侯夫人也同我这个当祖母的说一说!”

  宋老太太就是有这样的底气,三个超品诰命仅存其二,她如今初一十五进宫在外命妇中间都是领头的。加上辈分又高素来德行又好,连宗亲也让她三分。

  武宁侯夫人哭声顿止,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宋老太太,将要溢出胸口的怒气却又不由自主的改成了倾诉:“沈家那边刚说过的,和您家交换了信物定下的正是六小姐。”

  她为了自家孩子面上好看,当然不能说童芍已经和沈清让无媒苟合,只能说童家这边已经开始和沈家议亲了,打的也是叫宋家知难而退的意思。否则虽然同是勋贵,虽然伯府还比侯府要低一等,可长宁伯府却是实实在在的掌着实权的,又一家子门风好个个出息,宋六更是还有崔家的人撑腰,到时候沈家咬定了要两个一起娶,吃亏的最后还不是童芍?毕竟童芍首先相貌上就输了宋六一大截,加之又婚前失贞的日后在宋六跟前免不了低一头,更别提想压着宋六了。

  也正因为如此,沈家死不肯松口,口口声声只肯叫童芍当个侧室二房,她叫丈夫打上了沈家门去,自家就决定来宋家分说分说,叫宋家知难而退,再不济也要来个先声夺人才好。

  三太太夸张的哎哟了一声,掩着嘴笑的前仰后合:“那可真是奇了,沈家若说是看上了九公主,难不成圣上就要把九公主下嫁了不成?我们家的家风向来清清白白,无媒无聘的,说什么订亲二字?!我家小六儿恐怕连沈家公子是哪个都认不清,谁知道是个什么阿物儿。侯夫人您恐怕是走错了门了。”

  宋老太太坐在上首却面色铁青,英国公府这吃相也真是太难堪了,就不怕被烫了嘴!沈晓海那边打的是什么主意宋老太太活成了人精,哪里能猜不出来?无非就是打量着借着武宁侯夫人这么一闹,把话传扬开了,宋楚宜坏了名声,不嫁沈清让也得嫁沈清让。打的可真是个极好的主意,一下子不仅收了个刑部侍郎家的嫡女,还想着要长宁伯府这边赔进去一个宋楚宜!

  真是谁给他的胆子?!

  武宁侯夫人被挤兑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子这么一转通了就反应过来,难不成这是沈家在糊弄自己?借着宋家想要脱身?

  偏她自己也不知道再打听清楚清楚,这么贸贸然的闯上了门来,还带来了这么多三姑六婆

  宋大夫人果然也脸色很不好看的从外头进来,难得的没给人笑脸当众发了脾气:“侯夫人这究竟是怎么个意思?!好端端的,以为是要唱堂会吗?!带着这么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长宁伯府把整个武宁侯府都给请来了!”

  宋老太太眉毛都没抬一抬,看着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的武宁侯夫人:“我不知道侯夫人说什么订亲不订亲的事儿,我家小六儿尚有我和他祖父在堂,我们还没老眼昏花,不至于记错了她订亲不订亲的事。今日这事儿我就当没听见,待会儿我就叫人陪你们走一趟,去沈家分说清楚。沈家若是再口出狂言,少不得大家一起去皇后娘娘跟前撕掳清楚。无缘无故的祸从天降,我家才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武宁侯夫人至此才彻底明白过来沈晓海的打算,一口银牙都差点咬断,欲要再说些什么,却碍于理亏根本不敢开口,垂着脑袋一时说不出话来----她能说什么呢?沈晓海这分明就是觉得武宁侯府出来的不如长宁伯府出来的,这心思就只差明晃晃的昭告天下了,日后阿芍的日子还不知道该怎么过

  宋老太太不看她涨成了猪肝色的脸,冷冷的笑了一声:“今日这话,若是传出去半句,赶明儿我在哪家嘴里听见说这事儿扯上了我家,我一样要闹去皇后娘娘那里求皇后娘娘还我们一个清白。你们闹你们的,你们家姑娘和英国公府的公子打算成亲还是做出了什么事儿,都跟我们家没相干。侯夫人是个明白人,就别再做糊涂事儿了,闹出来,难看的可不是我们家。”

  这分明是在暗示武宁侯夫人,若是再无理取闹牵扯上宋楚宜,就去皇后娘娘跟前把童芍和沈清让做下的丑事撕扯出来。宋老太太这人,老了老了居然脾气还越发的大了,比当年还要更强些。武宁侯夫人终于连站也不敢再站,只觉得长宁伯府的地板都烫脚,面红耳赤的看了上首的宋老太太一眼,胡乱的点了点头,领着三姑六婆就跑去了沈家。

  宋老太太也说到做到,说了叫人去英国公府说个清楚,就真的指了人和武宁侯夫人一起去。她晓得三太太最近心气不顺,想了想就让她领着大夫人跟前的邱嬷嬷一同去。

  后来听跟去打沈家的脸的三太太说,何氏脸上被武宁侯夫人挠开了花,连英国公世子沈晓海都被武宁侯胖揍了一顿,扔在了天井里,逼着他应下了亲事。

  而三太太带去了宋老太太的话之后,沈晓海根本就没再敢开口提什么订亲不订亲的事儿,铁青着一张脸僵硬的点了头。

  三太太的话说的难听又尖锐,直把何氏说的两股战战,可三太太一句宋老太太要去皇后跟前讨公道的话压下来,她和沈晓海面面相觑,到底连气也不敢撒出来,还得赔着笑脸说是猪油蒙了心一时糊涂才攀扯上了长宁伯府。

  今天的第一更,稍微晚了点不好意思。今天暂时不知道几更,应该是三更。另外多谢钟瓶蓝的平安符,求打赏求打赏,打赏多的话我会拼死守在电脑旁边奋斗加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