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八·说理
  事情闹开的时候宋楚宜正和向明姿一同陪宋老太太说话,女先儿的书才讲了一半,玉书就进来说是宋大夫人来了。最近黎清姿又被查出怀了身孕,加上十一公主不用再去东瀛,家里更是少了端王这么个虎视眈眈的搅屎棍,宋大夫人只觉得万事遂心,走路都带着风,惯常满面春风的带着笑意。

  可是这回她虽然仍旧是脚下生风,面上的笑意却没了,进了门行了礼之后就略有些局促的站在一旁,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

  宋老太太瞧着好奇,笑着打趣她:“什么事把咱们大夫人也难成了这样儿?前几日还高高兴兴的,怎么忽然换了性子似地?”

  三太太也因为送走了宋楚蜜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这个女儿在身边的时候总是惹祸,她时时刻刻都得提心吊胆,因为宋楚蜜她和三老爷吵架的次数竟比往年整年加在一起还要多。如今冯夫人和她下了保证,虽是带宋楚蜜回老家去,却绝不磋磨,认真教她为人处事,她心里就好受的多了。如今见大夫人这样,也有了心情插嘴打趣:“说的是,可从未见过大嫂有这样为难的时候,莫不是玘哥儿相看的婚事又没成?”

  宋玘跟着宋老太爷出去一趟,学了不少本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自己定了个规矩,说是若是不能高中就绝不成亲,把大夫人急的满嘴起泡。

  大夫人立在底下苦笑了一声,既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看了端坐的朝她看过来的宋楚宜一眼,这才又往上头去看老太太:“武宁侯夫人来了,现如今人就等在花厅,说是要求见老太太。”

  宋老太太松开了揽着向明姿的手,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声:“见我?这么多年都没什么交情了,怎么忽然上门说要来见我?”

  帖子也没递过一张,事先也没请个相熟的人来说通说通,因为几十年前宋家争产遭贬而早已断绝往来的武宁侯府的夫人突然上门说要求见,实在是叫宋老太太一头雾水。

  宋大夫人揪着帕子,表情古怪的点了点头,叹气道:“本来不想在姑娘们跟前说这些的,怕污了她们耳朵。可思来想去,小宜不是一般女孩儿,明姿也该学学带眼识人长些见识媳妇儿这里就跟老太太您先请个罪,跟您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宋楚宜手里的九连环哗啦作响,她随手交给玉书带下去,和向明姿并排坐在一起,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宋老太太点了头,宋大夫人就一五一十的把沈清让和童芍在酒楼私会的事情说了,末了实在难忍气愤,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就这样的品行我们家的姑娘若真的叫这种人得了去,可真是入了虎口!”

  向明姿听的面色通红,一张脸连同耳朵根子都红透了,既羞且臊的震惊的握住了宋楚宜的手,这样的人,且先不说和童姑娘私会的事儿,就说时常流恋烟花酒楼之地,就不是个什么好人。亏二叔还觉得这是一门多难得的亲事,若是真成了,日后宋楚宜岂不是要吃一辈子的苦?

  三太太也张口结舌的看了宋楚宜一眼,再看看上首面色铁青的宋老太太,半日才回过神来:“那武宁侯夫人这次来求见咱们老太太,这又是为的什么?沈家的事,何尝跟咱们家扯得上关系?!”

  宋老太太紧跟着笑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翘起了嘴角:“问的好,我也想问问,这事儿就算是闹的沸反盈天,又和咱们家有什么相干?好端端的,这位武宁侯夫人来咱们家做什么?”

  武宁侯家出了名的混不吝,以前在西北宣府守城的时候就因为性情暴戾、摧残士兵而引发过兵变,后来这一代的武宁侯就一直领着河北那边的守备军。

  他们家听说出了名的宠孩子,子嗣又有些艰难,唯一一个嫡女出嫁了带走了家里大半财产当嫁妆,还时时要回娘家小住,连带着外孙女儿童芍也被武宁侯府看的如珠似宝,竟然也是养在他们膝下长大的。

  可是这些关他们长宁伯府什么事儿?这个时候她们不去找沈家撕掳清楚,跑到宋家这边来要干什么?

  宋老太太很快就知道了武宁侯夫人来的目的,她一进门就哭号开了,明明和宋大夫人差不多的年纪却因为这样撕心裂肺的哭法显得狰狞了好几倍。

  宋老太太不耐烦应酬她,往下首一瞧,宋三夫人就皮笑肉不笑的过去亲自扶了她坐下:“哎哟!人家不知道的,还只当夫人这是走错了门,把我们长宁伯府错认成了童府或者是英国公府了!瞧把我们老太太吓说句不怕您恼的话儿,有什么事儿呀您就说,可别把我们老太太哭出个什么好歹来。”

  三夫人虽然不会说话,可不会说话也有不会说话的好处,就像这位武宁侯夫人就被三夫人噎的不敢再哭,拿了帕子胡乱的往脸上一抹,抽抽噎噎的问上首面色不善的宋老太太:“昨日发生的事儿,也不知道老太太您这里听到了信儿没有?”

  这话问的好没道理,什么听了信儿没有,没头没尾的,宋老太太若是答听说了,别人还以为长宁伯府有多少耳报神在外头。

  她僵着脸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侯夫人您说的是什么事儿,您这一来就哭上了,我如今还云里雾里的呢。难不成是我家什么地方开罪了贵府?”宋老太太乐意看武宁侯府和英国公府的笑话,可是若是这笑话还打算扯上他们家当调料,那可就不是一件好笑的事了。她脸色不算好看,语气也不算好的说完这句话,指望武宁侯夫人收敛一些,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武宁侯夫人表情一滞,就又忍不住抽抽噎噎的哭起来:“英国公府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一面和我们这边在议亲,一面却听说又给了您家信物,定下了您家六小姐”

  四更总算是全部送上了,有点累,我需要出去吹吹风啦。另外童小姐的铺垫其实早就做好了,以后沈清让这只苍蝇没有好日子过啦大家放心。然后,看我诚恳的小眼睛,求打赏求订阅啊各位大大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