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三·将军
  周唯昭从头到尾压根就没看上过陈明玉,虽然一开始连卢皇后和太子妃也对陈明玉青眼有加,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第一眼就不叫人舒服。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宋楚宜,隔着帘子,他只知道坏了端王好事,还能揪出家里内贼毁了镖局的是个幼女,却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模样,直到他在通州第一次看见她的脸他觉得和他想象当中竟然如出一辙,就像是在他在龙虎山上养着的那只猫,虽然时时叫人气的急,可是每每做了坏事也一副理所当然趾高气扬的模样,从不假作委屈害怕的模样来企图求饶卖乖。

  陈明玉和她不一样,永远端着和善大方的面孔,就算做了坏事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那一推宋六出来,分明就是怕被宋六连累,可事后竟然能在那样快的时间里就换一副面孔遮掩过去。这份心机叫他害怕,哪怕他知道他就该娶一个有心机的太孙妃,日后才能在吃人的东宫里保住自己,也保住母亲。

  而经过这一次围场的事,他就算是看在陈阁老的面上也不可能再对这个姑娘生起一丝丝好感来恩将仇报的人永远比不做好事的坏人还要可怕。

  因此宋楚宜这次问他,他毫不犹豫就说出了自己的决定:“若是陈阁老觉得非得要一个陈家女才能绑牢我,那可能要叫他失望了。”

  宋楚宜眯起眼睛笑了笑,这次是真心实意的笑的眉眼弯弯的:“那就太好了,既然殿下看不上她,不如就早点决定了她的婚事怎么样?这样殿下日后也不用再担心她会成为您的太孙妃啦。”

  周唯昭缓慢却坚定的摇了摇头:“这件事恐怕你不好插手,现如今范良娣不仅对你有意思,这位陈家小姐,她也没打算就这么放弃。昨日陈家老太太刚带陈小姐进了宫,见了皇祖母和范良娣。”

  意思就是范良娣给周唯琪挑的备选名单里,除了她就是陈明玉?

  这可真是会过日子的,挑的还都是重臣阁老家的嫡孙女,还都是受宠非常的,打的是什么主意简直是司马昭之心了。

  而现在要动陈明玉,肯定就又要冒着惊动范良娣和周唯琪的风险,宋楚宜向来不是个不会转弯的人,略微思忖了一会儿就放弃了这个计划,转而想起旁的事来。

  她不能动范良娣和周唯琪,也暂时不能动陈明玉,可是却未必不能清除一些其他的苍蝇,不过是先后顺序要变一下罢了。

  比如说,如今沈清让不就是一个堵在眼前的苍蝇吗?

  何氏是个胆子小不敢惹事的,可是沈晓海不是,否则他也不会明知道她的赏赐非同一般可能另有深意的时候还敢来忽悠宋毅了,这次宋老太太斩钉截铁的拒绝,恐怕在他眼里也起不了什么威慑作用。

  不彻底断了他的念想,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又要跑出来使绊子。

  “太遗憾了。”她摇摇头看着周唯昭,丝毫不藏着自己的险恶用心:“原本我还想着,陈家姑娘估计和沈七公子挺配的,两个都是削尖了脑袋要往上爬的人,放在一起肯定能过的很和谐。”

  周唯昭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对她这样的说法竟有些无言以对,半日后才饶有兴致的问她:“那现在呢,现在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他和一般读着四书五经和圣人之言的贵族子弟不一样,他养在龙虎山上,被当作一个道士那样养大,他师傅日常也不教他多么虚无的大道理,只告诉他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顺心二字。

  而人家既然已经欺负好了你的头上,你若是不还以颜色,也算不得顺心了。何况他觉得宋六委实该气愤成天像是一个疲于奔命的兔子一样被饿狼跟在屁股后头咬,换做谁都要气急的。

  宋楚宜没有立即回答他,转头看刚刚进门来的青莺,吩咐她:“待会儿出去的时候交代马长江他们一声,叫他们替我留意留意最近沈七公子的动向。”

  前世今生她都算得上了解沈清让,这个人永远不晓得知足二字怎么写,得不到的时候就要想要,得到了之后又觉得前头还有更好的。这次在宋老太太这里碰了壁丢了脸,他只会觉得丢脸难堪,最近该是去到处找乐子借酒消愁的时候了他和京城里大部分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一样,斗鸡走狗无一不精,如今多半混迹在各大茶楼酒肆。

  青莺欢快的答应了一声,在她眼里沈清让比起陈明玉还要叫人更加讨厌一些,平日里跟苍蝇一样围在旁边嗡嗡嗡的嗡个不停,可是在围场那个时候一听见宋楚宜的命格就霎时跑的不知多远。这样的人怎么能嫁?何况看宋楚宜厌恶他就知道,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个好人,如今看宋楚宜有要收拾她的意思,青莺只觉得万分欣喜。

  “既然这位陈小姐一时半会儿我还动不了,那殿下总不能再拒绝帮我另一个忙了吧?”宋楚宜叹了口气:“身边苍蝇太多了,再不及时处理一些,日后就没法儿活了。”

  这个比喻周唯昭被她苦恼的样子逗得会心一笑,转着手里的茶杯噙着笑意问她:“那你准备要我怎么帮?”

  “也不用费多少功夫。”宋楚宜飞快的接话,似是早已经打好了腹稿,打算张口就来:“沈七既然想要个位高权重身份贵重的妻子,我就想办法给他找一个。不过我的人殿下您也知道,平日里混迹市井还有些办法,可是碰上这些事,却很难派的上用场了。要给沈清让找个门当户对的姑娘,还真是得殿下帮帮忙。”

  找一个身份贵重的,可是却不是她上一世那样死心眼一心一意扑在他身上的,叫沈清让也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家有悍妇,什么叫做煎熬。

  也叫沈晓海看看,是不是所有身份贵重的贵女他们英国公府都有那个福分能消受得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