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二·出气
  隔日宋楚宜去黄大仙庙的宅子里看马旺琨,周唯昭就和她提起这事来:“看起来你好似一点儿也没受影响。叶二是白担了一天的心了。”

  宋楚宜接到了马永福的信,得知这一路算是太平,差不多再过半月余就能进入河北,当下把信往桌子上一放,略有些疑惑的抬头问他:“担心什么?”

  青莺进来取了给马旺琨带来的药带出去,就见青卓一改往常的沉稳贼兮兮的凑在门上,不由挑了挑眉:“你这是在做什么??”

  青卓冲她摆了摆手,欲待要说是在看看自家殿下究竟开没开窍,又觉得这样说难免显得自家殿下傻气了一些,挠了挠头寻了个借口:“我想听听六小姐预备怎么找回场子。”

  陈明玉和沈徽仪针对算计宋楚宜已经不是一两次,这次不仅算计到她的名声打算叫她身败名裂,居然还妄想着朝她的婚事下手,宋六小姐要是忍得下这口气可真是怪了。

  青莺就住了脚往里头瞧了一眼,她也不知道宋楚宜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这次陈明玉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叫人生气,纵然陈老太太抛出了什么商丘沈家来,她也觉得自家姑娘吃了大亏这个陈姑娘心狠手辣而且是个笑面虎,一次两次都没事,又有家里宠着护着,不给她一个深刻些的教训,日后还不知道她会做出多少丧心病狂叫人难以招架的事情。

  周唯昭仿佛不知道窗外青卓在急的跳脚,嘴角微翘看着宋楚宜竟然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自然是担心你被你父亲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定下了亲事,他向来知道你不喜欢沈清让,也知道沈清让不是个好人。昨天要不是我拦着,恐怕他已经去把沈清让痛揍一顿了。”

  比起叶景川的气愤填膺,周唯昭始终显得更气定神闲一些,他知道梦里的宋楚宜受尽了委屈,也受尽了沈清让的冷待,可他也同样知道宋楚宜如今已经不是梦里的那个宋楚宜,她现在很明白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沈清让这样的苍蝇,已经入不了她的眼,更别提有叫她难过心动的资本了。

  宋楚宜却微微的垂了头,玉白的指尖拈着一颗棋子,鼻尖在阳光照耀下微微有些透光,能瞧见上头细小的茸毛,她美好异常的侧脸此刻线条紧绷,却又在下一刻放松了,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来,坦然的看着周唯昭:“不瞒殿下,我初时不是真的就这么镇定自若的。在看见那一串惯穿我人生悲剧的、沈家拿来当信物的翠十八子手串的时候,我没有一刻那样想要杀人。”

  她抬起头直视周唯昭,被他目光里的全然信任和平和看的鼻头莫名一酸,语气也不由自主带了情绪:“我始终记得梦里我是被英国公府利用的棋子,也始终记得我和我的孩子是怎么一点点被磨去了性命。沈家在现实里却还妄想继续拉我走上老路说我心里没恨,那是假的。”

  周唯昭一直没问宋楚宜在她梦里自己会怎么样,他从来都觉得事在人为,顺应天命那从来就不是他该做的事若是真的听天由命,他在十几年前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此刻听见宋楚宜这么说,他沉默了一刻才开口安慰她:“事在人为,我也相信人定胜天。在梦里你可没认识我,既然现在认识了,就算有我在,我也不会叫你重复一遍梦里走过的路。”

  宋楚宜忽然收起了脸上的肃然,浅浅的露出一个笑来。

  她笑的时候眼角上挑,眼睛弯弯的带一点儿狐狸尖,瞧着就令人赏心悦目,配上她黑白分明又灵气逼人的眼睛,实在让人不得不跟着心生愉悦。

  “正好,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个来求殿下帮我一个忙的。”

  自从围场的事情过后,宋楚宜对他在信任之外就又生了一层亲近,这一点细微的改变连她自己也没发觉,就像她如今越来越频繁的开口请周唯昭帮忙,这都是随着时间很自然的改变。

  周唯昭两只酒窝深陷下去,露出一口大白牙:“我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看,是什么事?”

  宋楚宜的确没想过原谅陈明玉,会和宋老太太建议再狠狠敲陈家一笔竹杠那也是权宜之计毕竟陈明玉的确没有直接去找师婆,宋楚蜜蠢的把事情全替她干了,到时候就算闹开了,陈明玉也顶多名声不好一阵子,过段时间陈家在想想办法替她活动活动,她就又能活的风生水起如鱼得水。

  可这些远远不够,不说旁的,就算是这几年来陈明玉私底下不断的小动作已经足够令人厌烦,在围场那一件事更是让人心寒,如今她把自己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会再设计一出这样的好戏。

  现在一个韩止已经让她烦不胜烦,加上范良娣如今暧昧不明的态度,她可以说是一只被人估量价格待宰的羔羊,实在禁不起旁边虎视眈眈的饿狼一扑了。

  既是这样,当然要给陈明玉找些事情做,免得她有花不完的精力,天天来找自己的麻烦。

  “殿下应该知道陈家如今对您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宋楚宜看他一眼,似乎有些迟疑,过了一会儿见周唯昭没什么反应,才又把话接了下去:“可不知道殿下对陈家又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呢?”

  陈家是死忠的东宫一党,可以说生死荣辱都和东宫绑在了一起,和东宫是共同利益体,手上又握有重权,是决计不能被东宫放弃的一个帮手。

  可宋楚宜想知道,周唯昭对陈家怎么看。

  周唯昭实诚的摇了摇头:“东宫自然需要陈阁老这样的人来辅佐,可我却不需要一个太孙妃来锦上添花。”

  有了这句话,宋楚宜也就放心了。

  多谢书友161018170410526打赏的香囊,今天第二更奉上。还是要不能免俗的吼一声,求订阅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