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一·拒绝
  关上门就听见青卓说了这个消息,叶景川一时没反应过来,隔了好一会儿才怀疑自己是听错了,本能的反问了一声:“谁?你刚刚说的是谁和宋六提亲了?”

  “沈七公子啊。”青卓没料到自家主子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叶景川跳了脚,怀疑自家主子是不是到如今还没开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又满怀希望再接再厉的观察起了周唯昭的反应:“听说英国公世子和宋二老爷在外头喝酒的时候连信物都给了,已经约定好了挑个好日子就去长宁伯府提亲了。”

  叶景川愤愤的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口水:“我呸!就那个窝囊废也配?!”

  在围场的时候沈清让那个窝囊废一改往日的殷勤狗腿,就因为宋楚宜什么天煞孤星命格的事情和后来被刺客刺杀的事一直对宋楚宜敬而远之,现在事情才过去了多久,就又开始不要脸的往上贴了?!

  叶景川想起之前沈清让提起宋楚宜时候不屑轻贱的语气,和他理所当然的认定宋楚宜是他私有物的态度,一下子蹦了起来:“老子不把他打残,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周唯昭也有一瞬间的走神,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不由得有些想笑他本来想帮宋楚宜一个忙的,所以在范良娣一力在皇后跟前鼓吹宋楚宜的好处,要给宋楚宜赏赐的时候才叫太子妃也赏了东西下去,以为这样至少沈家那边没那么大胆子和皇家抢人,至少知道收敛死心。

  可是恐怕沈家这回是会错了皇家的意思,或者说是为了日子能过下去不至于没落,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死死扒拉着宋家这条船不放了。

  他知道宋楚宜对沈清让究竟厌恶到了什么程度,也知道沈家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就轻轻的弯了弯嘴角,挂着一抹在叶景川看来有些意味不明的笑,轻轻的叹了一声。

  青卓挠了挠头,没弄明白自家殿下这是什么态度,瞧着好似一点儿不如叶二公子义愤填膺,还挺开心似地。可这叹气又是什么意思?

  叶景川瞪了他一眼,气势汹汹的要去找沈清让算账:“我就叫他知道知道,宋六到底是不是他这样的龟孙子能染指的人!”

  叶二少爷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上心,从前只当她是个了不得的玩伴,可在围场一行过后被自家哥哥耳提面命敲打一番之后就突然开了窍,他这哪里是把人家当成了玩伴,分明是喜欢上了人家了。他向来不是个爱害臊的人,既然喜欢,既然家里也有顺水推舟成全他的意思,他自然也就觉得自己才是最适合宋六的人选。

  周唯昭轻飘飘瞥他一眼:“打人?打的还是要去和宋六提亲的人,你是宋六什么人?”见叶景川愣在当场,又提醒他:“宋六命格的事情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你现在冲去给她打抱不平,日后人家该怎么说她?”

  叶景川就气焰顿消,澳门赌博网站:可仍旧没法子叫自己安静下来:“那就这样算了?宋二老爷都答应了,若是宋家二老也跟着答应,那宋六她”

  周唯昭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放心吧,这是绝不可能生的事。”

  事实上也的确如同他预料的那一样,何氏瞪大眼睛坐在花厅里,只觉得宋老太太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刀插进了她心窝里,叫她动弹不得。

  来之前她还以为是商议聘礼婚期的事,没料到宋老太太却是半点也没犹豫的叫她重新把这信物拿回去,什么叫做拿回去?意思自然就是不肯了,可何氏有些不明白,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信物都给了,宋六又是那样的命格,宋家怎么还有底气这么硬气。

  她强打起了精神听宋老太太说话,越听脸色就越差。

  “不瞒你说,小六儿她还小,我们也想多留她两年”宋老太太话锋一转又语带嘲讽看了何氏一眼:“何况婚姻二字是合两姓之好,贵府世孙上回和陈家姑娘做的事我就不说了,都过去了。这回沈二小姐又和陈家小姐一同来算计我们小六儿,实在瞧不出你们所谓的诚意二字从何而来。”

  何氏没料到这事儿这么快就被抖落了出来,指尖一用力不小心就扣进了掌心,划出几道红痕,看着宋老太太的眼神竟不知不觉偏了头。

  这一下子露了怯,之后的话就更不必提了,她也没胆子再提沈清让自从围场被刺客那一吓,对原本嗤之以鼻的命理之说也信实了,虽然面上不说什么,可心里对宋六终究是膈应的,沈徽仪为了讨好哥哥,也替哥哥母亲着想,一时糊涂就扯进了这件事

  宋老太太的话说的不紧不慢却又叫人万分悬心,她看了坐立不安的何氏一眼:“这东西夫人拿回去,没交换过庚帖,没请过媒人,我家老二也没给你们家什么信物,口头之约就不作数。日后两家就和和气气的当个故交往来,日后这件事,再也不要提了。”

  何氏心里倒是不想提,可是她知道丈夫的想法,也知道这件事若是被沈晓海知道了,恐怕沈徽仪算是彻底的没了活路,一时眼泪都吓得下来了:“不不不我晓得老太太担心小宜来了我家受委屈,担心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回去我就好好收拾她”

  宋老太太不耐烦再和她说下去,只想快刀斩乱麻,也知道何氏是在害怕什么,眼睛一眯就笑了一声:“这恐怕不是我这个老婆子能作主的,夫人不妨想想,这回围场回来,宫里赐下来的东西,我家小六的有什么不一样?”

  何氏如遭雷击,脸色煞白一个字也再说不出来了。

  她最后几乎是踉踉跄跄出了长宁伯府的门,一脸冷汗的坐在了马车里,整个人都如同虚脱了一般靠在引枕上半日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宋老太太这语气,分明就是从未想过要和沈家结亲,这回更是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沈家要是再不知死活,那就真的不是要结亲,而是要和长宁伯府结仇了。

  早上好第一更,再次用心的吼一声,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