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敲打
  宋老太太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没回转过来,澳门赌博网站:一时竟失去了继续和他说下去的兴趣,压低了声音无限疲惫的告诫她:“小宜的婚事不是你能自主,甚至也不是我们能自专的。你可知宫里头这回送了什么赏赐下来,又可知小宜的赏赐是京城贵女圈子里独一份的?!你如今急急慌慌的替她定下亲事,有没有想过贵人们是什么意思?”她顿了顿,见宋毅猛地抬起头来,就叹气道:“这事儿你不要再惯了,这东西也留在我这里,我来和沈家的人说。日后沈家你还是远着些罢。”

  既然道理说不清,就只能用以势压人这一招了,宋二老爷再糊涂,也知道宫里贵人的意思忤逆不得,日后估计也不敢再生出别的心思来。

  宋老太太停顿了一会儿,偏头看看里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叹气,可到底是忍住了,语重心长的看着宋毅:“小宜从小在我身边长大,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你做什么事情之前,也该问问她的意思。你说她和沈七的关系好,可你仔细想想,那已经是多久前的事了?这些年来,你何曾见过小宜跟沈家的人有过来往?上次你叫她借琴给沈七的事,你莫非都忘记了不成?”

  宋毅心里浮上难以言喻的失落感,宋老太太这一席话将他的一腔热血瞬间都给浇灭了,他如今在宋楚宜面前,又何曾有父亲的样子?她除了见面时恭恭敬敬的喊一声父亲,再没有旁的话和他多说,他又哪里知道她已经不喜欢沈七了?

  第二天的时候宋毅痛定思痛,叫了宋楚宜去二房正院。

  一晃已经过去好几年,宋楚宜踏足二房正院的次数一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地锦上头缠着的金银花散花出幽幽清香,和李氏在的时候已经是截然不同的景色,宋楚宜目不斜视的穿梭其中,进屋后垂眉敛目的和宋毅行了个礼。

  和在宋老太太跟前的随性自然是完全不同的态度,宋二老爷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受,咳嗽了一声喊了她坐,又斟酌着语气和她说起沈家的事情:“这件事的确是父亲考虑的不周到我原本以为你们小儿女之间青梅竹马的,你从前又那样喜欢”

  他话题说到这里,见宋楚宜猛然皱了皱眉头,就不由自主的打住了,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声:“你不喜欢?”

  宋楚宜抬起头朝他微微笑了一下,这一笑如同昙花一放,美丽至极偏偏又一瞬即逝:“对,我不喜欢。”

  宋毅就愣住了,宋楚宜这副模样真是像极了崔氏和他自己,且尽挑了两个人的优势长,一笑之下竟叫人有柳暗花明之感,他晃了会儿神才反应过来宋楚宜说的是什么,略带了些难堪的问:“那你那你可有”他问不出来了,他怎么好问自己女儿有没有看得上的玩得好的玩伴可以拿来做夫婿人选?虽然宋老太太说宋楚宜的婚事恐怕要由宫里的贵人作主,可是他还是想先问一问宋楚宜自己的意思,若是她不愿意呢?若是她不愿意,自己或许还可做一做努力

  宋楚宜并不感念他的这一份难得的真心,她仰起头看着宋毅,忽然察觉他已经憔悴了很多,再不是几年前那个意气风发,活的如鱼得水的宋二老爷。

  这一个念头不过片刻之间,她立即就把这点难得的感动抛开了宋毅这个人太糊涂,活的也太自我,自己就时常能感动自己,若是给他一点好脸色,他难免又受到了鼓舞,做一些自认为是对她们姐弟好的事。现在宋琰马上既要回京,她不能叫宋毅的糊涂害了宋琰。

  “父亲可能实在太不了解我了。”宋楚宜看着他,目光灼灼:“我记得我和父亲说过很多次,我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不知深浅不顾脸面跟在人家后头热脸贴冷屁股的我了,可父亲你总是听不进去。”

  她见宋毅愕然的看过来,就讥讽的笑了一声:“父亲凭什么认定我就喜欢沈七呢?他小时候有多厌恶我,父亲不是知道的吗?未必我就要这么自轻自贱,非得贴着一个曾经对我冷脸相待的人过一辈子。父亲自以为是为我好,可其实却全然没有顾过我的感受。”

  宋毅无话可说,被她说的竟有些面红耳赤。他以为那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龃龉,过了也就过了,他以为宋楚宜之前几次的拒绝,不过是在耍女孩子的小性子

  如今看来,确实是他太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了。

  宋楚宜没等到宋二老爷再说话,他跌坐在长桌后头的圈椅里,目光怔怔的看着某一处地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从前父亲能放心把我托给李氏,如今不如也放心把我托给祖父祖母吧。或许我生来就没带到父亲的缘分,没有那个运气享受父亲以为的好。”她轻轻的福了福,和宋二老爷行完最后一个礼,背过身出了门。

  屋外阳光洒在地上,到处都蔓延上一层金色,她抬手遮了眼睛,青桃迎上来跟在她身边,轻声和她回禀:“才刚大夫人已经派人去英国公府送帖子了。”

  沈家打的这些主意宋老太太和宋大夫人曾经都心中有数,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这回竟然趁着命格之说直接来提亲了。

  这哪里是雪中送炭,分明是趁火打劫。

  听见这消息的时候周唯昭正和叶景川去了一眼马旺琨,这家伙福大命大,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撑了过来,如今已经能自己下地走路了。

  叶景川平素就没真正对谁服气过,可他对马旺琨却是真正服气的,韩止那个人是个疯子,能从他手底下过一圈儿而且一句话都不肯透露的马旺琨是条汉子。叶景川最佩服的就是硬气的人。

  多谢nsns、nsn的平安符,今天第四更啦,默默地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明天应该也是四更。另外推荐一下本想原野的华宫燕简介:在深宫,多少真相被隐藏在了重重假象之中。原本只为查明真相而入宫的闻莹愫,不想却卷入了另一个漩涡。当谜底揭开,随同谜底给她的,还有某人火热的心。闻莹愫百感交集,这一只,她是想要但又没胆量要啊。某人强势拥抱,想要就好,胆量我给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