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八·提亲
  碧莲不意她反应竟如此之大,吓得倒退了两步,手足无措的盯着自己手上的金漆匣子,明明富丽华贵非常里头的东西也是一眼就能瞧见有多珍贵的,怎么自家姑娘却好似看见了洪水猛兽一般?她还从未看见过宋楚宜这么失态的模样,一时整个人都懵了,惴惴不安的去看旁边的青莺和紫云。

  紫云也叫宋楚宜这反应吓了一跳,可她到底老成许多,忙上来搀了宋楚宜坐下,一面回头问碧莲:“这是谁送来的东西?!什么不知深浅来历的东西都敢往小姐这里送?!”

  但凡有关英国公府的东西,在宋楚宜这里总是不受待见的,这一点在宋楚宜房里伺候的人都心照不宣了。碧莲初时还因为想要掐尖卖乖替宋毅跑腿送东西,可最近也渐渐知机了,怎么还会做这么蠢的事?

  碧莲涨红了脸,吓得几乎没立即就哭出来,抖抖索索的垂了头:“是是二老爷那里送过来的,说是英国公府特意送来给姑娘的。”她想着这东西珍贵,二老爷又隐约透露出那个意思来,觉得这回东西可能是不会惹宋楚宜的烦了,这才接了的何况来送东西的还是林海家的,她也不敢不收啊、

  宋楚宜的脸色就变得更差,好端端的英国公府把传家的东西送来,代表了什么不言而喻,在经过了沈徽仪和陈明玉的事情之后,他们竟然直接想出了这一招!

  她脸色煞白,两只异常漂亮的眼睛里渐渐生出戾气,豁的起了身:“去宁德院!”

  宁德院灯火通明,廊下的灯笼一溜烟儿的都被点亮了,已经是五月初,宁德院外头种着的吊钟海棠开的正盛,一进院子就又是绿油油的大叶女贞在墙角密密的铺了绿毯似地,在昏黄灯光的映照下,扶桑花有一种奇异的艳丽。

  宋楚宜没心思欣赏这些美景,进了房不言不语的坐在宋老太太身边,两只手微微有些发抖。

  宋老太太瞧出不对劲来,探手一抓她的手,只觉得冰凉得吓人,不由吃了一惊,问道:“这是怎么了?!”说罢又转头去叫玉书:“快叫人出去问问跟着的是谁,好端端的怎么回去了一趟人就吓成了这样?!是不是路上冲撞了什么神明了?!”

  宋楚宜握住宋老太太的手,嘴巴一瘪就忍不住哭了出来,将头靠在她怀里:“父亲那里给我送了一样东西。”

  是什么东西能把人给气成了这样儿?!宋老太太既气且惊,朝玉书点点头,玉书就出去招手把跟着的紫云和青桃唤了进来。

  青桃手里捧着个金漆匣子,上头描画着龙凤呈祥的图案。

  还没见着里头的东西呢,宋老太太就先是眼皮子一跳,这图案意味着什么,她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语气瞬间变得严厉,吩咐玉书:“打开给我瞧瞧,里头是什么东西!”

  宋毅这个糊涂人,也不知道又办了什么糊涂事儿!且不说现在宋楚宜的婚事恐怕根本由不得他们自己作主,就算由得,宋毅也没私底下接人家信物的道理头上还有亲祖父亲祖母呢,告诉都不告诉一声就收了人家东西,这是什么道理?!

  玉书把搭扣一开,那串翠十八子手串就映入宋老太太眼帘里,澳门赌博网站:她眼睛猛地眯了眯,只觉得眉心猛地跳了几下才算舒缓过来,一口气堵在心里不上不下。

  这东西她也不是不认识,当年关系好的时候,英国公世子夫人何氏也曾带过几回的,东西的来历她们也都听说过,听说是开国之初太祖秦皇后赐下来的。

  现如今这东西出现在宋毅这里,宋毅还拿去给女儿,这里头的含义不言而喻了。她气的狠狠地一拍旁边的桌子,几乎没立时昏死过去,沉声道:“去!去给我请二老爷来!”

  大夫人恰好进来和宋老太太说一声送行那一日菜单的事儿,闻言不由惊疑不定的朝宋楚宜那里瞧了一眼还真是甚少看见宋楚宜哭成这副模样儿,莫非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宋老太太接过单子瞧了一眼,见既有白玉蹄花、酒酿鸭子、蜜汁烧鸭这样的大菜,也有奶油松仁卷和翠玉豆糕这样的甜点,余下的便也没仔细看,胡乱点了点头把单子交还给大夫人,叹了口气才扭头去安抚宋楚宜:“这事儿你不用管,祖母定不会让你受了委屈。也怪祖母实在是太纵着你父亲和沈家了,叫她们以为当了个媒人就能打咱们家姑娘们的主意了你且去里间呆着,我叫你表姐来陪着你。”

  宋老太太晓得英国公府的提亲对宋楚宜意味着什么,分明就是意味着要重新入火坑的意思,本来这命格一事宋老太太就已经觉得格外的委屈了宋楚宜,如今宋毅还脑子不清不楚的要把宋楚宜重新又许给英国公府,这不是分明就是在要宋楚宜重新应验第一副命格么?!

  宋大夫人等宋楚宜转进里间去了,就迟疑着问了一声:“小宜这是怎么了?”

  宋老太太把目光往那还未盖上的金漆匣子上一放,冷笑了一声:“因为有些不长眼的人非得做些叫人堵心的事儿!”

  宋大夫人瞧见那匣子里躺着的翠十八子手串也是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吃惊的张了张嘴:“这是二叔替小宜收下的?”

  先别提宋楚宜对英国公府这门亲事到底愿不愿意,宋老太爷和宋老太太又是不是对宋楚宜的亲事另有打算。现如今宫里的重赏都还没弄明白意思,宋家要是立即囫囵就把人给许了出去,宫里该怎么看宋家?!东宫又该怎么看待宋家?!说不得人家就以为这是刻意在和他们唱反调,摆明了不顾一切要和皇后东宫撕破脸了,宋二老爷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怎么会答应英国公府的提亲?!

  宋大夫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低低的叹了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