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二·收拾
  宋楚宜向来不是个爱告状的人,上一世基本上有仇当场就报了,嚣张得不可一世。这一世的很多事告状又解决不了问题。可是这一次的事情不一样,事关宋楚蜜,也和三房有关,她怎么做好似都是不对的,只好把这个烫手山芋先交给宋老太太,看宋老太太怎么定夺。

  到宁德院的时候三太太也在,正面红耳赤的和宋老太太说宋楚蜜的事:“她父亲发了一通脾气,骂她蠢钝如猪我也没料到她竟连这点子眼色都没有,还敢私底下接人家送的礼,真是气也被她气死了”

  三太太因为宋楚蜜的事,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生怕彻底惹怒了老太太,连带着教养起宋玥来也格外的用心了,生怕再养出一个不知深浅的儿子来。

  宋老太太见了宋楚宜,脸上露出笑意来,先招手叫她挨着自己坐了,才回头去看黄嬷嬷,问她:“冯夫人怎么说?”

  这件事还是要先看看冯家的态度,若是冯家也赞同宋楚蜜这么做,那就一家子都是拎不清的,日后彻底断了这门亲,断了这门往来,日后也好少受些拖累。

  黄嬷嬷福了福身子,见三太太全身都绷紧了,也不卖关子,一五一十的把冯夫人的话给说了:“亲家太太的意思是,照他们那边的风俗来说,新媳妇都是要先回去见见长辈,拜拜祖宗的。亲家太太想带着四姑奶奶一道回老家去住一段时日”

  这就是个明白人,之前看样子是还不知道宋楚蜜的深浅和宋家的态度,所以拿捏不住她,只能由着她胡来。如今宋家稍微去个人提示一下,他们就知道这事儿是犯了忌讳,宋家不喜欢揽权生事的亲戚。

  宋老太太心里有了几分满意,点点头看了三太太一眼:“既是如此,你怎么说?”

  这个结果三太太也早有一些准备,昨晚她和大夫人一道回去的时候大夫人就提醒过她,祸起萧墙这种道理她也不是不明白。

  如今听宋老太太这么说,她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有些迟疑:“这也是应该的,可是要不要再缓几日?现在他们才新婚燕尔,这个时候就分开,恐怕”恐怕冯举人身边又要添新人服侍,日后夫妻俩感情本来就不深,又没有一子半女的,可怎么相处得好呢?

  宋楚宜轻轻咳嗽了一声,见屋里众人都把视线放在了自己身上,就垂了头轻描淡写的说:“我今日见到四姐姐了,在重音坊。”

  三太太就苦笑了一声:“她说今日想去绸缎庄拿几匹时新的布料,到时候好带回去给她婆婆做衣裳。许是逛累了,去听戏了罢?”她用了这个理由,三太太自然不可能拒绝她,懂的为了日后的生活打算了,这是件好事。生活有了指望,就能少去想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她是去见陈小姐和沈二小姐的。”宋楚宜言简意赅,看了有些茫然的三太太一眼,确定她应该也不知道这件事,就转头去看宋老太太:“不瞒祖母和三婶,我见四姐陡然间和沈二小姐陈小姐有了交情,觉得很奇怪。再想想昨日的事,生怕是沈二小姐她们来找四姐姐探听什么消息找什么路子的,所以就让青桃跟去看了一眼。谁知青桃过去,恰巧就听见她们几个人正商量事儿”

  三太太的心立时就提了起来,瞪圆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宋楚宜,唯恐她说出什么难以收拾的话来。

  宋老太太却是若有所思,往屋里扫了一眼,玉书就轻手轻脚的带着人都退下去,只留黄嬷嬷侍立在屋里。

  “想必四姐姐是因为之前的事还在记恨我她这回约见沈二小姐和陈小姐,竟然是想在我的茶里放药,叫我发狂打人再跟老太太说我是中了邪,该请师傅来瞧一瞧。”宋楚宜的语气并没有多大的起伏,好似在说的全然不是什么值得生气的大事:“这师傅自然会说我是中了邪了,命格不好,天生招邪祟的命”

  宋琰马上就要进京了,澳门赌博网站:她没时间也不可能把这个空子留给宋楚蜜钻,放一个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却有坏心的人继续呆在京城。多少坏事都是那些愚蠢的人做出来的,若是因为一时疏忽导致后来宋琰出什么岔子,她才是真的悔不当初,还不如今天就一次料理了,也叫宋老太太瞧瞧,那位沈二小姐是个什么人,英国公府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去处。

  三太太瘫在椅子上,眼睛干涩得难受,恨不得此刻宋楚蜜就在身前,她也好一个大耳刮子刮过去,问问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居然连这种蠢事也做的出来,自家姐妹的名声坏了,于她有什么好处?她怎么就是想不通这个道理,怎么就始终不晓得知足?!本来好容易得来的前途,眼看着如今又要葬送了真是枉费了她辛辛苦苦三年在老太太跟前求的情

  宋老太太几乎是从喉咙里溢出了一声冷笑,也不去怪三太太,和颜悦色的安抚她:“你当母亲的,该替她做的都已经做了,她自己不好好走,怨不得你。日后她的事,你还是少管罢。”

  她说完这一句话,回头去吩咐黄嬷嬷:“去冯家走一趟,就说亲家那里既然有这样的规矩,没有不遵从的道理。等对月住满了,我们这里就给她们送行。”

  宋老太太攥着宋楚宜的手,心里这口气怎么也没法儿压下去:“陈家那个丫头年纪小小的,一肚子的鬼心眼。当初沈家的事情还没叫她吃够教训?当年在通州庄子上,还不如救只狗,现在恐怕也晓得看家护院。”

  上回沈家的事情陈老夫人推了个唐明钊出来,不知道这回,她们又能付得起什么筹码?宋老太太面沉如水,冷然而笑。

  第二更来啦,第三耿照例应该是在晚上六点到六点半左右,吼一声求订阅求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