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交易
  宋楚宜没料到第二日还能见着宋楚蜜,还是在即将要见章润的酒楼里她还以为经过昨天的事,宋楚蜜如今正该在家里哭天喊地,可宋楚蜜如今瞧着虽然面色憔悴刻板些,并没有其他异样。 81中文网

  她知道宋楚蜜没什么脑子,也没什么本事,可是有时候没脑子的人就是有置你于险境的本事,看了宋楚蜜进的房间一眼,宋楚宜转头吩咐青桃:“机灵些,去和掌柜的打听打听这是谁定的包间,她又和谁在里头。”

  青桃也担心这位向来拎不清的四小姐又惹出什么麻烦来,点了点头脚步轻快的出门去了。

  宋楚宜跟着小二到了原本预定好的雅间,才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门很轻很轻的被人叩响了,她朝青莺点点头,青莺就开了门把人迎进来。

  这是周唯昭的地方,特意选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有诈,虽然她事前已经叫马长江他们按照信上的地址去找了一遍,果然已经在京郊的一座别庄里现了章润。

  章润知道这位宋六小姐年纪不大,可是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她年纪实在是太小了,看上去也就是少不更事的豆蔻少女,不说话的时候像是一座玉雕的观音座下的龙女,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弯弯的,叫人根本不敢直视。

  这么美好的女孩子,居然能把丧心病狂的韩止逼得节节败退?!让他连续几回吃瘪?章润一时之间连准备好的开头也不知道如何说了,仓皇间移开了目光。

  宋楚宜执壶给他倒了杯茶,示意他坐,露出个恰到好处的既不显得虚假又不至于过度冷淡的笑:“章公子喝茶吗?”

  章润就有一瞬间的恍惚,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见别人这么叫他了,他如今已经改了名,户籍上的名字叫杨瑞安。改名换姓啊,连自家的祖宗从此都不能光明正大的祭拜,也不知道父亲到了黄泉之后是不是死不瞑目。

  他不敢继续往下想,自从听见章渊的死讯以来,他就成夜成夜的闭不上眼睛。

  他怎么敢睡觉呢?每晚一闭眼就是母亲凄惶的哭喊声和妹妹绝望的眼神,到了如今,梦里的人又要多一个了,是他的亲生父亲,从小教他养他的父亲。

  他最亲的人通通都算间接死在他的手上,可是到最后了,他也没能救一救自己的父亲,还悲哀的成为了韩止威胁他父亲加步入黄泉的筹码。

  “宋六小姐,咱们做个交易吧?”他在宋楚宜对面坐下,谨慎的转开眼睛不直视宋楚宜的脸,低垂着头声音沙哑:“韩止他毁了我,也毁了我家,我要他付出代价。我知道六小姐和他也有仇怨”

  他本能的觉得不该和宋楚宜耍心眼,这样通透厉害的人,若真是想要和她合作,诚实些没有坏处。顿了顿他就继续说了下去:“他手里如今还有一个用来威胁你的小孩,你也知道他他和我的关系,他需要一个用来当门面的妻子,他觉得最适合的人选就是你。”

  这一点叫他觉得可笑之余再一次为韩止的冷血觉得寒心,韩止从来就只知道等价交换或者是拿把柄来威胁人,却不知道人心是最难被压制收买的,就像他全家都因为韩止的缘故死掉了,澳门赌博网站:韩止还能心安理得的觉得自己能心甘情愿的陪他过一辈子,当个没有根的没有名姓的入幕之宾。

  宋楚宜并没有立即答话,她看了一眼章润,不意外的看见他通红的眼睛里遮也遮不住的滔天恨意。果然是对韩止恨之入骨的表现。

  她想了想,忽而冲他扬了扬下巴,问他:“他准许你自由出入?”

  凭借韩止的谨慎小心,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章渊以前是户部的郎中,后来升调到了扬州织造署,在京城里也颇有门路。他容许章润在京城里面走动,就不担心人家见到后认出人来?

  章润摇了摇头:“看的很紧,我为了这次出来,已经足足等了月余了。”

  也就是说,从她在围场的时候,章润就已经计划好了她答应见面之后的事,这个人看起来是拎得清的,关键是他是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

  韩止看不到他的仇恨,宋楚宜看得到。

  她微微的笑了笑,手上的两只镯子出叮当的脆响,想了一会儿才问他:“日后我要联系你的话,该上哪儿去找你?”

  章润为了让宋楚宜放心出来和他见面,在信里就已经透露过如今居住的地点,可是这个地方韩止的人肯定守的很严,到处都是眼睛,绝不是方便联系的地方。

  她已经现了章润的的确确是一把好刀这个人已经完完全全没有要活下去的欲、望了,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要报仇,这回章渊的死,更加坚定了他要报仇的决心。

  可是现在还不是把他推出去的时候,现在把章润推出去,韩止固然要落个窝藏侵犯伪造文书的罪名,可是这罪名说起来可大可东宫里的大范氏和周唯琪,加上镇守大同的韩正清,这些人愿意的话,有的是办法让韩止全身而退。

  她要好好想一想怎么把章润的作用挥到最大,当然,宋楚宜也不瞒着他要完成他的复仇大计要付出的代价:“章公子在回答我之前可要想好,开弓没有回头箭,到时候你很可能会丢了命”

  这一点章润比她看的看透,在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的那段时间里,他就想过自己站出来去顺天府或者大理寺,甚至是锦衣卫告,可是他终归是官宦人家养出来的,知道就算他那时候去了,韩止和韩正清也只是不痛不痒,根本出不了什么事。

  如今有人能把他的作用挥的最大,他自然是开心的,虽然身体肤授之父母,不该损毁。可是如今他的父母因为他识人不清的缘故都已经奔赴黄泉了,如果他这个当儿子的不能报仇,留着这条命又有什么用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