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七·放心
  如果说之前接这个案子还是迟疑担忧的话,澳门赌博网站:这回宋程濡却彻底放下了心,矛盾如今已经转移了。建章帝如今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太子不顾手足之情坑陷两个弟弟的事情上,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端王给吸引了。

  能同时在南北两条线上都黑白通吃,还能在漳州作威作福,每年报上来的护卫军费都成倍成倍的增长,这是要做什么?究竟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从前建章帝总因为自己还是王爷太子的时候吃了太多的苦,过的太小心翼翼,尽量对每个儿子都一碗水端平,可如今端王的事情一出,才叫他意识到了天家无亲情这个残忍的事实,他就算是个再慈爱的父亲,也绝对不能容许儿子现在就开始谋划着那等事情。

  他收拾了东西准备第二日就同陈阁老和杜阁老一同出发,想了想到底不放心,叫宋珏去把宋楚宜领了来,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问她:“吓着了?怎么这几天看着都无精打采的?”

  虽然这个小孙女儿向来胆子大,可是事情毕竟关乎建章帝的儿子,如今动静又越闹越大,多少人趁着乱加一把火?被吓着了也是正常的。

  宋珏坐在旁边看了宋楚宜一眼,替她接了话:“她倒不是吓着了,连九公主都敢打,还有什么能把她给吓住的?她是心里过意不去。”

  这个发现也叫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安慰,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很有能耐,可同时也一直都有深深的担忧------她除了对待家人,对其他人都实在是看的太淡了,好像那些人的生死在她的眼里都不值一提似地。如今知道她也不是对着所有人的生死都无动于衷,他心里反而先松了一口气-----毕竟还是个女孩子,不管再能干也该有些人情味,日后才能过的好自己的日子,心里有柔软的地方,过的才不会那么没有指望。否则就算是再能干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自苦?

  宋程濡怔了一下就反应过来,凝眉问他们:“是因为这次倭寇进攻福建,报上来死难的人数?”

  他这么想着,就有些释然了。孙女儿的胆子再大,碰上这种动不动就要死伤成百上千甚至上万的人的事恐怕也做不到不动如山。

  宋楚宜点了点头,余氏和崔夫人当时叹气的样子这几日在她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她们说得对,那是多少条人命啊,就因为她的一个计划,就因为她的一句话,这些人命就通通都送掉了。

  上一世再蠢,也没做过害人的事,所以上天才给她一个重来的机会,这一世她手上多多少少也沾了不少人命了,不知道下辈子是不是要堕入畜生道才能还清。

  宋程濡摸摸她的头:“这个你可别放在心上,郭怀英那个人你还不知道?真要是叫倭寇杀了他治下的那么多人,他肯干?铜山当年就被倭寇屠村了,只剩下些老弱病残被迁徙到了隔壁村,只是端王一直压着没敢报,这回郭怀英借机给闹出来了而已。你放心。”

  宋楚宜松了一口气,同时又被郭怀英气的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还真是一点儿亏也不肯吃,估计是和那帮子海盗谈好了登陆的地方,特意把地址选定在了早已经空了的铜山。

  宋程濡见她面色好看了一些,也不由得跟着笑了,笑过之后就又叮嘱他们:“圣上大约最近是不会回京了,春猎还是要照常进行------整三年的时间没有围猎了,今年再出岔子,兆头也不好。你们在这里呆着都要谨慎些,尤其是你小宜。”他指了指宋楚宜,语重心长的叮嘱:“明面上贤妃和九公主是不能拿你怎么样,可是私底下给你使个绊子还是能做到的,你得多当心一些。”

  至于韩止那边的事情,宋程濡着实是不清楚自己的孙女儿还有这么一号劲敌,因此压根没给算上去。

  那头的陈阁老却也不忘叮嘱陈明玉谨言慎行:“你好端端的跑到九公主那里说起福建的事,无非是想趁机把九公主和贤妃娘娘也一踩到底,可这原本不是你该挂心的事。”

  女孩子以娴静大方为要,学这些阴谋诡计旁门左道为了防身站稳也无可厚非,可这还没到该使心机的时候呢,若是被太孙和周唯琪察觉了,恐怕都会不自觉对陈明玉敬而远之。陈明玉自以为是帮了他们的忙,可是天下的男子哪里有真的喜欢满腹心机的女孩子的?

  陈明玉绞着手里的帕子很有些不服气,抿了抿唇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好垂着头一言不发。她看宋六就不是盏省油的灯,不管是通州还是沈家还是前几天刚发生的和九公主的事情上,都一点儿也没藏着掖着,可是周唯昭对她还是另眼相看,没见他对她敬而远之,可见太孙殿下本来就喜欢能帮得上他的人,她会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证明给太孙殿下看,能帮上他的不止宋楚宜一个人。

  陈阁老对自己养出来的孙女儿的想法心知肚明,叹了声气就摇头:“我晓得你的心思,等这件事定了,我再观望观望,就会替你把事情定下来。你自己在这期间安分些,别再做那些投机取巧的事儿了。”

  上次扬州的事情他在中间出了多少力气太子是看在眼里的,太孙自然也会看在眼里,他们陈家这么忠心,太子和太孙自然该拿出诚意来把他们笼络得更加死心塌地一些。

  再加上这次端王又倒了霉,他这回回京把这些罪状都梳理清楚呈递上去,太子的地位就只会更加稳定。依他的意思来看,根本用不着再徒添波澜,跑去撺掇贤妃和九公主,免得节外生枝。

  可陈明玉不这么觉得,她微微在自己祖父跟前低了头应了声是,想法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当初就算是陈老太太,也只是告诉她要等机会一击必杀,绝不能在没把握的时候出手而已,可没说过不该铲除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