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变故
  十一公主回寝殿的时候宋贵妃正由着竹影拿了毛巾绞头发,见她一副喜不自禁的小女儿情态,不由就笑着朝她招了招手,揽了她在身前坐下:“就这么高兴?”

  她是知道女儿的委屈的,管天管地管不了不是自己女儿的九公主,为了名声也为了大局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退让,结果就叫人误以为她们好欺负,次次都骑在她们头上为所欲为。

  同样是公主,九公主仗着点宠爱就真的以为自己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至,对十一公主不像是对妹妹,反倒是像对个可随意驱使的小宫女,平时言语多带讥讽也就算了,上次狮子狗的事

  宋贵妃翻到十一公主手肘上那块伤疤,眼里闪着晦暗的光,九公主先是纵着那条玉照狮子狗把十一公主咬了,后来更是嚷嚷要十一公主替一条狗赔命。

  真是笑话,难怪御史们那阵子都闻风上奏大周出了这么一位耸人听闻要亲妹替一条狗偿命的公主,参一本说不定就能名留史册了呢。

  一忍再忍,谁知道九公主禁足受罚之后还是不懂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这样的人,不叫她吃点苦头,她根本不知道天道好轮回的道理。

  十一公主眼睛亮亮的,少有的露出愉悦的笑意:“总算有一日也能见着她气急败坏又没处告状的时候,真是开心极了。”

  宋贵妃摸摸她的头,吩咐竹意好好带她去歇一歇:“今儿晚上还有宴呢,你要看笑话也不急在这一时,晚上多的是机会。可别高兴过了头错过晚上的好戏。”

  今日是到围场的第二日,建章帝亲自下场猎了一头鹿并不计其数的兔子獐子等物,是个极好的开端和兆头,就算是被端王的晦气事儿给扰了兴致,可也没有就不办晚宴了的道理越是在意就越是不能表现的太在意,否则这风言风语只会更加甚嚣尘上没个完的时候。

  晚宴的时候贤妃到底是来了,只是一张脸上挂着的笑怎么看怎么显得有些勉强,澳门赌博网站:连皇后娘娘也瞧出她的脸色不对劲,关切的问了一声:“要不要回去叫个太医来瞧瞧?今晚风又大,可别又着了风。”

  女儿被人扫了面子受了伤不说,连向来稳重的儿子也出了幺蛾子,贤妃哪里能脸色好看得起来,听皇后这么问就觉得这分明是在打自己的脸,心里恨极,面上却还要维持一贯的从容浅笑:“牢娘娘挂心了,并没什么,就是午睡睡的久了些,叫风吹散吹散就好了。”

  她眼角余光扫到坐在端慧郡主旁边的宋楚宜,面色就又是一顿九公主自觉丢了脸死活不肯出来见人,可是始作俑者却无知无畏的还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来参加晚宴。她再不动声色的看看右手边巧笑嫣然侧耳听十一公主说话的宋贵妃,心里的一口气就越发的堵得慌。宋家当真嚣张到了这个地步,虽说皇帝皇后都宽厚不责备,她们竟然自己也不晓得收敛,不仅不叫宋楚宜躲着别出来见人,反而还叫宋楚宜坐在了端慧郡主旁边,摆明了就是不把九公主的事情放在眼里。一副打了就是打了,你能奈我何的架势。

  饶是她道行再怎么深,也不由得气的涨红了脸,素手捏着一枚草莓,直把它捏得汁液四溢也丝毫不觉得解气,恨不能把宋六这个祸害当场给生吞活剥了。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今日建章帝才把猎来的鹿肉分了下去,宋家赫然在列。连建章帝都对宋楚宜和九公主的事表现得毫不在意,皇后更是一句轻飘飘的孩子之间的玩闹就结了案,她再要是闹起来,显然就是往枪口上撞了,她还没气急败坏到这个份上。

  韩月恒颇有些目瞪口呆的盯着坐在端慧郡主身侧的宋楚宜瞧,像是要在她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连小范氏也注意到了她略显炙热的目光,随着她往上头瞥了一眼。

  她当时还幸灾乐祸的觉得宋楚宜恐怕是要倒霉了,最好的结果也是被皇后申饬然后被宋家连夜送回京城去闭门思过,可是没料到这两天过去了,宋楚宜什么事都没有不说,今日还能跟端慧郡主坐在一起这也就是说明,九公主的这顿亏是白吃了。

  陈明玉也震惊得瞪圆了眼,她母亲向来是上不得台面的,陈老太太年纪又到底大了,不适宜长途跋涉来回奔波,因此身边也没个可商量的长辈,只好把震惊和不解都咽进了肚子里。当时贤妃气势汹汹去烟波致爽斋的那副柳眉倒竖的模样她现在还记得,可是没料到事情就这么突然的起了个头就没个结尾了,她和九公主到最后也没等来宋楚宜倒霉的消息。

  她心里越发的认定宋楚宜是个心腹大患,心里对她更加警惕也更加防备。

  今日除了建章帝收获颇丰,其他年轻的子弟们也都有收获,太子虽然身体不好仍旧不能亲自动手打猎,可是他的两个儿子却都战果喜人。

  气氛很融洽,不管是端王还是九公主的事,都如同一颗石子沉进了大海,半点儿风浪也没掀起来。可是底下的歌舞才完,东瀛的使者就当众再一次提起了求亲的事。

  场中一时安静下来,只余篝火噼啪的响。

  这原本是预料中的事,贤妃轻舒了一口气,只觉得心中的怨气总算是有了发泄的地方,嘴角挂着的浅笑总算有了几分真正的开怀。

  十一公主整个人都僵住了,面上极力控制着不露出来,手却紧紧揽着宋贵妃的胳膊,不自觉的有些发抖。

  端慧郡主遥遥隔着桌案看了看底下连脸也看不清楚的那几个使者,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建章帝握着酒杯,含笑看着底下的使者正要开口,外头岑必梁就气喘吁吁的迈着踉跄的步子闯进来,脸色有些不好看的大喊了一声:“福建急报!”

  多谢br、阿六1995的平安符,今天的第二更来啦,继续卖萌求订阅求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