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八·丑闻
  随行的大臣的后宅女眷们都安置在行宫外头的帐篷里,宋楚宜被崔氏姐妹和向明姿拉回了帐篷,险些没吓去青莺和紫云的半条命。脱下衣裳才发现她手肘处已经青紫了一片,小腿处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划痕,应该是和九公主纠缠过程中在林间小道上被荆棘划的。

  向明姿一边担心一边又忍不住埋怨她:“怎么就那么受不得激呢?人家分明没安好心,你输了赢了都是一个下场,偏争这口气做什么?”

  在她眼里,宋楚宜向来不是这种忍不了一时之气的人,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宋楚宜为何非要和九公主比出个输赢高低不可,直到她脑海中灵光一闪,忽而想起那一日十一公主来宋府对宋楚宜说的话,手上动作就慢了一拍,目光也有些闪烁-----她怎么就忘了,宋楚宜有和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心机和智慧,她做每件事都不会是一时意气的冲动之举,定然还是另有深意的。

  宋楚宜才换了衣裳,外头端慧郡主和余氏就先后赶到,先搂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一遍,见只是些皮外伤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可紧跟着崔夫人就板着脸呵斥起了她:“简直胡闹!九公主骄横,你做什么要和她一般见识?!现在可好,她被你打的摔下了马的事顷刻间就已经传遍了整个行宫,你如今也可算是个红人儿了。赶明儿回了京城,重音坊就该排一出新戏了,名儿我都替那些说书先生想好了,就叫打金枝”

  真是万万没想到,宋六小姐一日之间名满京城既不是因为才名也不是因为美貌,而是因为那下手快准狠的一记马鞭。

  余氏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一边抱怨崔夫人:“你这是在夸她呢还是在损她呢?都是你素日爱纵着她,瞧瞧她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和你年轻时候一模一样。今日闯下这么大的祸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你倒是晓得挑她高兴的说。”

  崔夫人年轻的时候就没怕过谁,王瑾思养在荣贤太后身边,人人都给她几分面子,可崔夫人偏不,回回王瑾思犯浑面色都不变的就能把她气的哭着回长宁殿。

  笑完了余氏又不觉有些发愁-----这一时之气是出完了,可是接下来却该怎么收场呢?打了金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圣上震怒降罪以圣上对九公主的爱重程度,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真是愁人。

  外头的叶景川也替宋楚宜担忧,虽然那一记马鞭真是叫他恨不得拍案叫绝,可他总归还是有理智在的,九公主毕竟是如今宫里未出嫁的公主中最受宠爱的一个

  “你那个九姑姑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要是她哭着去圣上那里告宋六一状,宋六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他忧心忡忡的看着气定神闲的周唯昭,不由气急:“你怎么还是这副鬼样子?好歹宋六也是咱们朋友,你就不能帮她想想办法?”

  太子身体不大好,因此独自占了月色江声岛,周唯昭坐在廊桥上动也没动的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她连公主都敢打,还怕什么斥责?”

  这个小丫头分明就是在故意做给内阁里的其他人看------我脾气不好,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生起气来连公主都打,你们和亲是为了和友邦交好的,若是放了我这个炮仗过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友邦给炸了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大约也有替十一公主出气的成分在?毕竟听说上次宋楚宜进宫,恰好九公主在她跟前耀武扬威了一番,这回九公主非得自己撞在枪口上当宋楚宜的这个传声筒,她也就顺势成全了人家罢了。

  叶景川伸手去拍他的钓竿:“你这个没心没肺冷心冷肺的!”

  周唯昭不动声色的转了个弯躲开他的魔爪,跟哄小孩子一般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见她沉不住气到了这份上过?连韩止她都忍了,你觉得九公主有那个本事气的她气急败坏?有这个功夫担心她,你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你如今是府君卫的千户了,担负着守卫的职责,还不安安心心当差,替古人操心!”

  叶景川怏怏不乐的瞪他一眼,耷拉着头回帐篷找镇南王和自己大哥,可进了帐篷就听见镇南王正和叶景宽说:“简直太不像话了,这个时候闹出这样的事来”

  他心里咯噔一跳,往前凑了凑问他们:“谁闹事了?”

  叶景宽似笑非笑看他一眼,和父亲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没好气的赶他:“一边儿去,反正不是宋六小姐的事。”

  宋六一战成名,如今整个行宫上下恐怕都知道她的光荣事迹了,叶景川挠挠脑袋,在父兄面前也顾不上面子里子了:“那你们说的什么闹事,谁闹事了?”

  叶景宽早已不把他当小孩子,见父亲没反应,就轻声告诉他:“派去漳州的太医传回消息来,端王府里怀着身孕的芮夫人没了一尸两命,凶手居然是王妃”

  钦天监才算出个最近万事大吉,转头端王就打了钦天监的脸,王府闹出了这样的事来,妻妾相争竟然弄出了人命,死的若是个普通妾侍还就算了,偏偏是有名有份的侧妃,还偏偏是怀了身孕的,这下子事情可就闹大了。

  圣上一片好心的赏太医下去,可见对端王得之不易的这个孩子也是格外看重,可太医才到漳州才几天,就出了这样大的事

  叶景川隐约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前脚宋楚宜才打了九公主,后脚端王就出了这样大的事,就是书上也没这么巧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下午这个消息就满天飞了,连着九公主的事一起,轰轰烈烈的传遍了整个行宫。一时之间众人连宋楚宜也忘了,注意力全放在端王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