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六·开端
  九公主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之处,宋楚宜不仅不是如她自己所说的那般不善骑射,水平还远远不是一个普通武将家里女孩儿该有的水平。

  这都要多谢重生以来叶景川和周唯昭给的便利,她自从经过通州的事情以后就格外的注意起了骑术,后来再去通州看安安的时候,总要在别庄练马。就是在家里,大老爷和宋珏也教了她不少窍门,她本来做事就是要用尽全力做到最好的人,经过这几年的练习,水平早已经精进不少。

  再跃过一颗歪倒的枯树,宋楚宜已经隐隐有要超越的架势,九公主眼神转厉,飞快的自前向后狠狠的一抽宋楚宜的马身,马儿受了惊紧急刹住了脚,仰头嘶鸣,巨大的冲力险些把宋楚宜掀翻在地。

  向明姿在后头吃了一惊,捂着嘴才没有叫出声来。

  宋楚宜勒住马冲出好一段距离才叫马平静下来,双眼如同利箭一般直直看向已经扬长而去的九公主。

  可她天生就不是认命的人,估量了一下周围情势,从旁边的林间小道奋起直追。

  小路崎岖难走,且周围都是树,比在大路上要危险多了,向明姿急的都快哭出来,见崔家姐妹不明所以的靠上前来,紧张得连声音都变了:“小宜她,她和九公主赛马呢!”

  崔华蓥吃了一惊,极力远眺了一会儿面色不免有些发白:“简直胡闹!好端端的赛什么马?今日才是到围场的第一天!”

  崔华仪拉住她,也有些忧心忡忡:“小宜怎么还专挑里头难走的路走?一不小心撞在哪颗树上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说完又转头去看向明姿:“好端端的怎么会赛马呢?还是个公主,小宜她向来不是这么不懂分寸的人啊。”

  她这个不懂分寸四个字说出来,一下子周围就寂静无声。在场的人多半都知道,是九公主逼着宋楚宜来的,事情并不是宋楚宜自己揽过去的。

  崔华蓥比她年长也更沉稳,一瞧这架势,再联想起素日以来九公主骄横在外的名声,一把拉住了崔华仪,冷冷盯着前头越跑越远的两匹马,轻声道:“好了!现在说这些不是时候。”

  就在这时,只听前面的人惊呼了一声,崔华仪踮着脚瞧,就见漫天尘土里宋楚宜的背影不动如山,竟然从旁边的林间小道里冲出大道开始和九公主并驾齐驱!

  叶景川眼睛亮晶晶的带头喊了一声好,根本没顾上旁边崔氏姐妹和向明姿在说些什么。

  前面的局势很快又起了变化,九公主握着缰绳一力促使马头撞向宋楚宜的马,她的马是西域进贡上来的,健壮有力,宋楚宜的马躲之不及,往旁边就是一歪。

  “要摔倒了!”沈徽仪尖着嗓子喊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是紧张还是幸灾乐祸多一些:“殿下的马太厉害了!”

  沈清让来的后,见状不由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险些和沈徽仪一样喊出声来-----围场旁边都修了不少的水塘用来吸尘土,这要是一摔下去,就算不伤筋动骨恐怕也得皮肉遭灾。

  可是很快人群里就再次响起了惊呼声,韩月恒的眼睛都直了,指着前面刚散开的飞扬的尘雾:“不,她还没摔下去!”

  宋楚宜竟然整个人紧贴在了马腹上,帮马儿恢复了平衡,然后一个鲤鱼打挺又重新稳稳坐回马背上,然后伸手拔下发间的寿字金簪狠狠地在马屁股上戳了一下。

  “宋六这是找死吗?!”韩月恒吓得脸色有些发白,本能的偏头去看崔家姐妹:“她就是个疯子!”

  不过是个比赛而已,输了就输了有什么大不了,何况还是输给公主,也算不得什么面上无光。怎么要这么拼命?!

  崔华蓥饶是再沉稳也不由被吓得面色发白,双手按在心口只觉得心跳的简直按不住,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前面。

  凭借着这股狠劲,宋楚宜很快就又重新追回了将近两个马身的距离,再一次接近九公主,可这回她却不再发力了,趴伏在马背上,看准时机右手甩出马鞭,卷住了九公主那匹马的右后腿,狠狠地就是一拽。

  马儿一只蹄子腾空,根本支撑不住整个马身,仰天轰鸣轰隆一声连人带马的摔进了旁边的水池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她居然敢?!她居然敢?!

  陈明玉身子前倾不由自主的打了个趔趄才站稳,反应过来就忙跟着九公主的贴身宫女飞快的往水池跑。

  宋楚宜已经稳稳越过最后一个土坡从终点打马而回,利落的翻身下马,她头发已经有些散乱的搭在两颊,可整个人一点儿不显颓势,稳稳立在地上,嘴角牵起一个弧度看着在水池里扑腾的九公主:“承让了,殿下。”

  立即有女官上前来拿了披风将九公主裹得密不透风,九公主头发湿透了黏在脸上额头上,看着宋楚宜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宋楚宜毫不在意,一手去摸马的头,一边却看着九公主:“殿下和我打的赌,不知道还做不做数?”

  陈明玉扶着九公主,只觉得九公主浑身都在颤抖,看向宋楚宜的时候全然是不可置信-----宋楚宜这是疯了吗?!居然真的妄想叫九公主钻马腹?!

  宋楚宜却毫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什么不对,她立在原地,讶然的看着九公主:“殿下若是输不起,那就罢了。”

  九公主浑身颤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只觉得这么多年的脸都在今天这一次丢光了,一时气血上涌头晕目眩,竟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向明姿也恨不得能晕过去,好躲过这样完全不好收场的场面,她拉着宋楚宜的手,只觉得连手都是冰冰凉凉毫无知觉的,大概是吓的。

  九公主自来就不是个能吃亏的人,向来没理还要搅三分呢,这次宋楚宜还让她丢了这么大的人,日后九公主是决计不可能放过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