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五·赌注
  一眨眼的就到了四月二十,钦天监的人果然还是有些真材实料,连日的春雨总算是停了,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雨后的鲜花如春笋一般的冒出来,简直要叫人感叹一声春城无处不飞花。

  宋老太太送走宋楚宜和向明姿,脸上神情始终有些怏怏不乐,大夫人瞧出些端倪来,宋老太太虽然明面上始终镇定自若,可是心里要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这回春猎东瀛使者也要参加,若是到时候他们再正正经经的在春猎晚宴上提上一回,和亲的事儿多半当场就要下决定了,以这些日子的情形来看,建章帝很有可能会允诺东瀛使者的求亲。

  她自己心里其实也像是揣着一只兔子,七上八下的跳的她不得安宁,此刻见宋老太太也露出担心的模样来,就更加有些沉不住气,幸亏她还是有些理智在,缓了缓反而安慰宋老太太:“父亲和小宜总会想到办法的。”她想起前些年非得一意孤行自作主张的推宋楚宜出去替贵妃娘娘和十一公主挡灾,心里就是一阵后怕,得亏宋楚宜聪明的不似常人,没上这个当还把一场灾难化于无形,否则如今宋贵妃遭了难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找人去。

  宋老太太道不是担心和亲的事儿,这几日宋老太爷也跟她透了底儿,她已经知道崔绍庭那边已经在帮忙想法子打听东瀛的事。何况宋楚宜那边也托了太孙殿下去找郭怀英,有郭怀英和崔绍庭这两个对东瀛知之甚详的人在,多半的情报都出不了岔子。既然消息出不了岔子,之后的计划实行起来也只会更加简单。

  她担心的是眼前亏宋楚宜和向明姿非吃不可九公主可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到了围猎场上还不知道要想什么法子折腾她们来找回场子。

  她的担心很快变成了现实。

  颠簸了好几日才到行宫,四处都乱哄哄的等待安置,宋楚宜和向明姿就接到九公主传召的消息,彼时她们才刚下了马车,向明姿已经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都险些没有。

  可九公主身边的掌事姑姑催的急,九公主是君她们是臣,没有不服从的道理,只好洗漱一番去拜见这位骄横异常的九公主。

  九公主今日穿了一身骑装,她倒是神采奕奕,一身骑装显得英姿飒爽,头发编成个纂儿,趾高气扬的在陈明玉等人的簇拥下居高临下坐在马上,斜睨了她们一眼。

  等把规矩都做足了,她才甩了一下手里的马鞭,直指宋楚宜和向明姿:“来吧,跟本公主赛一场!”

  向明姿自来身体就弱,虽然这两年在宋府千般娇养,可身体较之普通人还是略差了一筹,此刻看着足比她高半截的马,不由抽了口气。

  宋楚宜实在有些厌烦这位九公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九公主旁边笑意盈盈越发观之可亲的陈明玉,露出个为难的表情:“可惜臣女并不擅长骑马。”

  陈明玉握着马缰安抚她那头高头大马,杏眼圆睁的吃惊道:“妹妹这话可是在糊弄人了,谁不知道长宁伯府祖上是靠军功起家?何况咱们京城的女孩子,还有不会骑马的?六礼中也是要学骑射的啊。”

  宋楚宜假装听不懂她的激将法,两手一摊歪着头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势:“臣女技艺不精,恐怕不能叫公主殿下尽兴,殿下不如另选高明吧?”

  九公主一甩马鞭,将将停在宋楚宜露出的一截洁白如玉的颈项间,语气不耐烦至极:“别叫我说第二遍!我叫你陪我赛一场!”

  马鞭软趴趴的搭在宋楚宜的颈项里,九公主还特意加了力气将马鞭往上一扬,宋楚宜嫩的如剥了壳的鸡蛋的脸瞬间就添了一道红痕。

  陈明玉想笑又想强忍着,可到底没有忍住,以手掩唇掩饰了九公主这样,好像是在逗一条狗啊。

  向明姿惊呼了一声,连忙扑过去一把将宋楚宜挡在身后,眼里含泪却不肯退让:“殿下怎么能出手伤人呢?!”

  这些天潢贵胄向来不喜欢把人的命当命,何况是别人的尊严?宋楚宜看看左右越聚愈多的贵女和看客,伸手拉住向明姿后退一步,迎着九公主的目光冷笑出声:“好啊,我跟殿下赛一场。不知道赌注是什么?”

  九公主皱眉思索半响,凝眉问她:“你说要赌什么?”

  宋楚宜遥遥往场上看了一圈,语气刻板又掷地有声:“我听说从前男子们赛马,输了的都要钻马腹。不如我们谁输了,谁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效仿一次如何?”

  九公主皱眉盯着她半响,忽然笑了:“就依你!”

  她对自己的骑术向来很有信心,绝不相信自己会输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宋六手上。

  叶景川忽然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牵着一匹高头大马两眼都在发光:“宋六,我借我的马给你!”

  这马还是他刚从荣成公主的庄子上顺来的,四蹄踏雪精壮有力,瞧着就知道不是凡品。

  九公主哂笑了一声,这马的确是好马,可是比宋楚宜分明高了半个头都不止,恐怕到时候不是人骑马,反倒是马骑人。宋楚宜既然如同她自己所说的那般不擅长骑术,就该老老实实再去挑一匹合适的马,省的半路还被马颠得翻了跟头。

  紧跟着她就发现宋楚宜居然点头应了,而且踩上马镫翻身上马,动作利落又丝毫不拖泥带水,片刻后已经稳稳坐在马背上。

  这哪里是像是没有碰过马的生手?分明看起来是行家。九公主死命一甩马鞭,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快的冲了出去。她对字既的骑术有信心,就算是行家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宋楚宜伏在马背上紧随其后,稳稳的越过第一道土坡,和九公主保持了半个马身的距离,她的马果然是好马,跑的又稳又快,照这个趋势下去,很快就能追上九公主的马了。

  多谢稳稳的幸福?的平安符和雪漫的香囊,最近大部分地方都应该变天了,大家记得多穿件衣服保暖哦。国庆假期后的第一天,希望要上班的亲们都能住,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