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四·企
  说曹操曹操就到,宋贵妃话音才落,竹影就踩着点似地拢着双手进了殿,面带难色的禀报说是九公主到了。这位九公主向来很受建章帝喜爱,大约是因为荣成公主小时候总爱带着她玩的缘故,她也比别的公主要对建章帝多几分亲近,为着这份亲近,建章帝的确算是很容忍她。也因此她前两年才有闹着指定叫人当伴读的底气。

  宋贵妃面沉如水的呆了一刻,瞬间就反应过来,满面春风的叫着快请,一面却冲十一公主使了个眼色。

  当着外人的面,心里再委屈再不满,也不能露出一分来皇后前脚才派了牡丹姑姑去琼花苑叫十一公主不用去上课,后脚十一公主就哭的梨花带雨的,传出去被人扣上个不孝的罪名,还真不是谁都能担待的起。

  九公主和两年前又大有不同了,两年前的她已经颇具少女风姿,如今却是整个人都如同枝头上饱满的果子,一副只待采撷的状态。

  她不紧不慢的和宋贵妃请了安,又居高临下的等着宋老太太和宋大夫人宋楚宜给她行礼,看着她们的头顶半日了才恍然惊觉似地叫起。

  宋楚宜搀扶着气喘吁吁的宋老太太刚站起身来,就听见九公主笑了一声:“两年没见六小姐了,没想到已经生成了这般模样,真是叫人羡慕也羡慕不来。这副模样儿”

  她后半句话卡在了喉咙里就是不说出来,先去看宋楚宜的脸色,看见她就算低眉敛目也遮挡不住的长长睫毛和挺直的鼻子,先停了半刻,才又接着意味深长的道:“这副模样儿,澳门赌博网站:日后跟着十一一同到了那边,也能帮十一不少忙了。”

  这话里的言外之意换做谁都能听懂,何况是满屋子的人精?十一公主的手垂在身侧握的紧紧地,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在九公主的脖子上。她自小就被九公主压着,受了委屈初时还找地方告状,日子久了也就麻木了,可她从未像此刻这样生气过九公主平日拿她取笑玩耍还可原谅,可是还要拿东瀛和亲的事情来恶心她她气的隐隐发抖,险些维持不住脸上略显僵硬的笑。

  宋老太太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虽然说太祖开国之初立下过规矩,见到宗室要纳头跪拜,可总有例外,就像当年对待那些开国的功臣,哪个藩王和宗室真的会不长眼的非得要人家给跪下来?沿袭几代之后情况又有改变,凡是年老的有诰命的夫人们,等闲进了宫见了皇后娘娘,那也是多有被免了礼数的。可是偏偏这位九公主硬是比荣成公主还要尊贵些似地,竟硬生生的逼着她跪了半日以往总听宋贵妃说九公主骄横,如今看来,果然是非同一般的骄横。

  这话分明就是告诉她们,宋楚宜也是要和十一公主一样被送去东瀛的,还只会更加不堪一个陪媵而已,到了那边随便哪个诸侯王都得罪不得,说不定也就被送给了谁。

  这样明晃晃的露出自己的恶意和爪牙,这惹人厌恶的本事还真是一等一的好。

  宋老太太看了一眼控制不住想要出声的宋大夫人,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这些口舌之争,她就没见宋楚宜输过,何况宋楚宜也不像是十一公主,这点子刺人的话,在她那里根本就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一点儿波澜都掀不起来。

  宋楚宜率先打破了沉默:“论生的好,谁敢和九公主比呢?九公主才是国色天香。至于到了那边儿这样的话,恕臣女就有些不懂了敢问殿下一声,殿下嘴里的那边,指的究竟是哪边?”

  九公主目光陡然转厉,嘴角隐隐泛起冷笑:“你觉得是哪里,自然就是哪里。”

  她还没有忘记贤妃和哥哥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不敢当着宋贵妃和宋老太太的面明晃晃的说出那边就是东瀛来父皇还没决定是不是和亲,若是和亲又究竟派哪个公主去呢。要是她先替父皇说了出来

  宋六果然不是一般的狡猾,她死死地盯着宋楚宜,指望着宋楚宜能露出些心虚害怕的表情来,可宋楚宜从始至终就板着一张脸,不要说心虚了,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露出来。

  她看的有些无趣,又觉得自己的挑衅轻飘飘的一团打在了棉花上,顿觉无趣,只好意有所指的和宋楚宜撂了句狠话:“这样牙尖嘴利自然是好的,可也要能长长久久的这么有底气才好呢。希望将来不会有你哭也哭不出来的一天!”

  十一公主被气的眼圈又发红,等她出去了才敢哭出来:“她就是这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才刚我在起琼花苑就是被她气的坐不住才回来的。”

  宋贵妃揽了她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拍她的背:“和她有什么好计较的?这回若是躲过去了,日后总有你报仇的时候。”

  不用等到日后了,九公主既然这么心心念念着要把人送去东瀛,不如就她自己去好了。

  宋楚宜压低声音附在宋贵妃耳朵边轻声交代了几句。

  宋贵妃登时就觉得豁然开朗,连眼睛也亮了起来,一扫刚才的憋闷和晦暗,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

  宋大夫人有些好奇,不明白宋楚宜究竟在宋贵妃跟前说了什么,能叫宋贵妃像是放下了千钧重担一般,可她咬了咬唇又咽下了想问的话。

  这件事宋老太爷和宋老太太都在悬心,宋楚宜不管是有什么打算,总归是为了十一公主和宋贵妃好的,也总归是得到了宋老太太的准许。

  她下了马车,深深看了宋楚宜一眼,真的什么也没问的回了房。

  宋老太太倒是有些欣慰,扶着宋楚宜的手下了马车,感叹似地赞了一声:“你大伯母比以前可沉得住气太多了,这是好事啊。”

  她始终有一天会老,大夫人总要学些眉眼高低,也总要经历大风大浪。从前发现的晚来不及纠正,如今却能一点点的把大夫人扶起来,还总算能瞧见些成果了,宋老太太觉得很是欣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