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九·苍蝇
  那是崔氏留给她的遗物,是她未来的嫁妆,宋毅不是不清楚,可是仍旧开得了这个口叫她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借给沈清让。沈清让也不是没听宋毅说这是崔氏的遗物,可仍旧敢厚着脸皮和宋毅同声同气的理所当然的来向她讨要。

  她本来以为她说的已经很清楚,澳门赌博网站:态度也已经很明白了,可宋毅显然有些自信过头了她重生以来,从来就没把沈清让放在心上过,经历过这么多事以后就更不可能会把他当作日后成亲的人选。她原本是真的觉得上一世不幸的婚姻是他们两个人都有错,可如今沈清让这么一缠,她又不这么想了。

  她记得上一世沈清让也是这样,闲暇无事的时候总喜欢往她这里送东西,各种各样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都是容易叫人误解的东西。

  她的名声一日赛一日的坏,到最后宋老太太连崔家来的求亲的人也聚了她们都担心她已经做下了会叫家里蒙羞的事。

  自来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杀人不见血,不外如此。名声坏到了极点,又猪油蒙了心飞蛾扑火一颗心都挂在沈清让身上,倒贴得全京城都知道了,宋老太太和宋毅既不舍得她死,也就只好一面对她死心,一面成全她让她嫁给了沈清让。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外头就响起略显急促的敲门声,宋毅皱了眉头叫人进来,青莺就上前两步福了福行了礼,嘴里禀报说:“十一公主驾临给四小姐添妆,现今人就在老太太那里,老太太到处找六小姐过去呢。”

  沈清让看着宋楚宜的眼神就更加热切了一些,他一直记得父母亲的话,宋楚宜在宋家越受宠爱,价值就越不可估量。看看十一公主来了老太太先忙着到处找她,就可见是真心喜爱她。

  他上前了两步站在宋楚宜旁边,笑着偏头看了一眼宋楚宜:“那我陪六妹妹一同过去吧?”

  宋毅也知道耽搁不得,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又交代宋楚宜:“那张弓别忘了给小七,我就先往前面去了。”

  他满心以为自己是在替女儿寻一个良人,一个好归宿,说起来的时候理直气壮。

  可宋楚宜脚也不曾移动一下,缓慢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那是母亲留给我的,不宜外借。就当是我小气了,外头工坊什么样的弓找不到?世孙要是喜欢,尽可随意去挑选,我出银子。”

  屋子里一时寂静的叫人不安,宋毅再不曾料到宋楚宜会这么毫不犹豫的打他的脸,不由自主的拍了一下桌子,整个人都颤栗起来:“不过就是一张弓罢了!让你借去使使,又不是不还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这样乖张?!”

  沈清让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宋楚宜前面的话还算是婉拒,后头的话却是在明晃晃的打他们英国公府的脸,难道他们家就缺了这点买弓的钱?!

  他又不由回想起这几次和宋楚宜的交往,几乎次次都是碰壁,次次都是捧着脸上来被她狠狠地打,面上的尴尬之意就怎么也藏不住,倒是忽然觉得几年前那个虽然脾气坏,可对着他却永远都是带着甜笑的女孩子无比的可爱起来。

  宋楚宜从来就不怕宋毅,上一世不怕,这一世能掌控自己的事之后就更是不怕,面不改色的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就要告退:“祖母那儿正找我呢,老爷若是没有旁的事,我就先告退了。”

  宋毅当着沈清让的面被宋楚宜甩了这么一个耳光,只觉得羞得都没地方站,半日后才缓过了神,尴尬的冲着他笑了笑:“被她祖母宠坏了,脾气一直都是这个模样得了空我再同她说说,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沈清让却知道不是这样,宋楚宜是真的厌恶他。

  可他不明白怎么宋楚宜忽然就厌恶他到了这种地步,以往他也从没给过宋楚宜好脸色,宋楚宜照样巴巴的贴上来,照样受了委屈哭一场之后又别别扭扭的来寻他,可如今他已经放低身段去俯就她,她反而尾巴翘到了天上。

  宋楚宜脸色不好,青莺知道她烦心什么,叹了一声气破天荒的多了一句嘴:“姑娘的年纪到了,这些事都是免不了要烦心的。这样的烦心事以后也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她说完这句就不再说,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宋楚宜:“这是今日外头送进来的,和一堆花笺邀帖摆在一起”

  宋楚宜抽出来一瞧,原先还有几分红润的脸色瞬间就化作了惨白。

  虽然周唯昭已经把这个孩子的出身来历都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连祖宗十八代都挖了个底儿透,可宋楚宜心里仍旧忍不住心惊和心酸。

  这世上竟真有长得这么相似的人韩止又刻意对照上一世的然哥儿养着他,教他读书识字,教他写字画画,教他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就叫宋楚宜心里更加难受。

  她捏着那封薄薄的信纸,素白的手指隐隐颤动,半响才回了神。

  她已经从梦魇里挣扎出来,可是韩止和沈清让这些人偏偏要费尽心思要把她重新拉回到那个梦里去。这些人为着各自的目的想要得到她,却从不曾想过她愿不愿意,只把她当成一个可利用可丢弃的物品。

  青莺正想着是不是再劝一劝她,抬头却看见她忽然绽出一个笑来,那笑意转瞬即逝却又叫人无法忽视,让人不由鸡皮疙瘩直冒。

  后头宋老太太又差了玉书亲自来寻人,一见了宋楚宜一把先拉住了松一口气:“后头乱哄哄的到处在找您呢,您可真是能沉得住气!”

  一面拉了她飞快的往宁德院去。

  十一公主是小辈又还没有正式的封号,因此女眷们也都只是来拜了拜,便又被大夫人带着去花厅坐席吃酒了,宁德院只余下宋老太太和向明姿并大少奶奶陪着。

  四更完毕,以后逢大推和打赏加更,其余时候没有特殊情况都尽量维持三更,看在我这么拼的份上,真的要卖个萌求读者大大们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和打赏啦,么么哒,爱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