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五·不同
  周唯昭在暗阁里仍旧坐的稳稳的,三层荷叶田田青照水花样的果碟在傍晚昏黄的余晖下闪闪发光,连上头摆着的樱桃和草莓都显得格外的可爱诱人了一些。

  叶景川坐在他对面,时不时站起身来听听外头的动静,回头瞧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瞧什么瞧?!没见过别人好奇的啊?我是怕韩止那家伙又突发奇想的来这里一趟,那你可就得和你那个好弟弟打一架了!”

  他说到最后的时候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气急败坏,就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周唯昭抓了个正着似地。可是他偏偏没做什么亏心事,更没什么叫周唯昭抓住的坏事。

  他只是觉得周唯昭可能有些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他对宋楚宜,的确是超乎寻常的上心了,他自己不知不觉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可等他前几天回了家齐氏和他大嫂荣成公主那么一念叨,他心里就隐约有些别扭起来。

  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是他认识宋楚宜的时候宋楚宜分明还只是个岁的小女孩,虽然比一般岁的小女孩聪明许多,可在他眼里和一个萝卜一棵白菜没什么区别啊。他怎么会是喜欢上了宋楚宜呢?他抖了抖肩膀,觉得自己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周唯昭还没来得及说话,外头就传来了动静,青卓先进来行了个礼,才引着宋楚宜进了门来。

  宋楚宜今日穿了一身白底遍地金的对襟衫,底下是简简单单的绣着兰花的白绫子裙儿,腰间的丝绦也是兰色的,伴着一块玉璧垂着,行动间无风自动。

  她进门先看见了叶景川,见叶景川猛地退了一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半响才面露疑惑的又去看周唯昭。

  周唯昭卷着手咳嗽了一声让他们都坐了,这才问她:“人都安排好了?”

  说起来还真是要多谢周唯昭的周全,虽然赖成龙的人帮忙救了马旺琨,可是如何安置人他们却是不管的,何况马旺琨伤势太重也不宜移动,于是只好又麻烦了周唯昭。

  尴尬稍稍消除了一些,叶景川也迫不及待的开口:“是啊,那人怎么样了?送过来的时候我瞧了一眼,好像情况挺严重的,韩止这家伙看样子是下了死手啊。”

  听说韩止和周唯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何况他们俩的母亲还是亲生姐妹,同样教养环境下教出来的,可以想见周唯琪又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宋楚宜看了周唯昭一眼,见他面上淡淡的,猜想他是看惯了,不由有些晃神。

  她是绝对不可能和韩止和周唯琪站在一边的,这些人上人不知道怎么的通通都有个怪毛病,就是自以为是加自视甚高,想要拉拢人从来也不知道怀柔放低身段,反而把人从里到外都摸个底儿透,喜欢抓着人的小辫子耳提面命的让人巴着他们求他们让自己效力。

  可宋楚宜偏偏不喜欢被当成哈巴狗儿对待,端王当初还知道先用些软的来疏通疏通,可韩止和周唯琪一来就想接走宋楚宁,又从宋楚宁那里把自己所有的事都摸得一清二楚,连上一世的事都要拿来大做文章。非得逼着她跪在他们跟前求着喊着饶命。

  她上一世糊涂成那样儿倒霉成那样儿也不是认命的人,何况是早已经脱胎换骨的这一世?

  而和韩止撕破了脸,就等于和周唯琪撕破了脸,她是决计不可能还在韩止和周唯琪那儿讨到好处的,那就只好走别的路。

  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周唯昭,这个本来早就应该死了的太孙殿下,如今依然活的好好的,虽然说在太子那里要和周唯琪平分秋色,可是在皇帝跟前却是真真切切的宝贝孙子。

  事到如今,她的确要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不知道未来的人身上。

  她在心里转了千万个念头,可是在叶景川和周唯昭看来,也不过是片刻间的事而已。

  周唯昭伸手把竹制的杯子往她跟前推了推:“人有什么不对?”

  宋楚宜回过神来,叹了一声气:“大夫说尽人事听天命,情形并不是很好。得在这里养一阵子了。”

  她没有问这里安不安全的废话,要是这里不安全,周唯昭也不可能会呆在这里了。只是她仍旧不免对周唯昭的先知有些心惊她记得周唯昭曾经提过,说是这户人家已经在这里住了整整十几年,那这座宅子从十几年前就已经是周唯昭的了?

  更巧的是居然还能这么巧,偏偏就在自己看中的宅子隔壁?

  一次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勉强可以说是有心,那五次六次甚至更多的巧合,就决然不可能是巧合了。

  她略带审视的看了周唯昭一眼:“上次太匆忙还没来得及问,殿下您可真会选地方,怎么就这么巧,正好就能救了我和马旺琨呢?”

  “你记性不是很好。”周唯昭眉头也没动一下:“上次你有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早就告诉你了,我注意韩止是必然的事。不过有件事和你承认一下,当初青莺出来看宅子的时候,我的确出了点力,稍稍引导了一下,让她买了隔壁这座宅子。”

  这样的解释宋楚宜还能心里好受一些,她含着笑微微点了点头:“殿下肯这么说,我心里就放心多了。还要再拜托殿下一件事情。”

  周唯昭似乎已经知道她想要拜托的是什么事了,看着宋楚宜微微一笑:“你倒是知道打蛇随棍上。帮都已经帮了,哪里有不帮到底的道理?你说吧。”

  叶景川没能插得上话,很有些沮丧的垂了头。他总觉得周唯昭和自己是不同的,他似乎从来就不用猜宋楚宜的心思,往往都是宋楚宜自己找上门来求他帮忙。

  他们之间说的很多话,打的很多机锋他也根本就听的云里雾里。

  这一点不同还真是有些糟糕,他想起荣成公主和母亲对自己的打趣,心里咯噔一下颤了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