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交锋
  韩止似乎自信的有些过了头,他始终觉得宋楚宜之所以会下这样的黑手完全是因为宋楚宁的关系-----以他的猜测来看,很显然事情就是宋楚宜对这个死对头不放心,从宋楚宁死的时候就产生了怀疑,一路跟踪下去,才得到了消息,并且能准确的安排截杀。

  宋楚宜凭对他的了解看出了这一点,自然也不告诉他早就已经盯上了他,微微一笑点头顺从的说出他想听的话:“宋楚宁是没那么容易死的,她若是死的轰轰烈烈一点,拖着陪葬的人再多一点,我或许就相信她是真的死了。可是她死的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何况她身边还有个孙娘子,我不可能掉以轻心,当然要一丝不苟的盯着她。而事实上,跟去停灵的庙里的人回来告诉我,当天晚上庙里奇异的还有另外一队送葬的队伍也就书才有这么巧吧?”

  韩止的疑惑解了,心头的大石也总算放下许多-----否则若是宋六的嗅觉真的敏锐到了从两年前就开始怀疑他的地步,那可真就太恐怖了。

  他退后一步坐在椅子里晃了晃脚,笑的颇有些志得意满:“看来果然宋八说得对,如果非要把你当敌人的话,首先就得杀了你。留着你简直后患无穷,可惜她没能杀了你,却被你杀了,恐怕在九泉之下她连眼睛都不能闭。”他见宋楚宜仍旧没什么表情,敛了笑意声音猛然提高:“说正事吧。通州这些人我当然惹不起也不想惹,要是把整座别庄都牵扯进去,恐怕宋老太爷也不会放过我。可是落在我手里的那个人他可真真切切的是凶手之一,你说我若是把他交给顺天府,你这个长宁伯府的千金小姐,还能不能当的顺顺当当的?”

  他料定了宋楚宜做这事的时候不可能和宋家商量------同样是宋家的女儿,就算宋楚宁再受宋家厌弃,宋楚宜要是敢下这么狠的手,也不可能不被忌惮。

  宋楚宜神色似乎终于有些松动,遥遥的隔着长凳坐了问他:“那依世子你看,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把人放了?或者换个说法,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把这事儿当作没发生过?”

  “说起来也很简单,对于宋六小姐你这样聪明的人来说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韩止瞥她一眼:“我听说叶二公子对你可上心的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宋六小姐你到了这个年纪了,又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的闺阁弱女,应该知道你如今的年纪,最叫人惦记的是什么了吧?”

  他既然说透了知道她是重生的人,宋楚宜也就不再遮掩,大方笑了一声:“看不出来世子是这样通透的人,明知道我是个什么人竟然还敢动这个念头,就不怕日后家宅不宁吗?”

  韩止脸上得意之色尽显,他手里把玩着两个亮闪闪的小银球,语气悠然自得:“宋六小姐会吗?”他嘴角噙着势在必得的笑:“宋六小姐这么识时务的人,是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的不是吗?别说我手里还有马旺琨这个人在,随时可以叫你身败名裂”

  他说到这里,可疑把语速放缓,眼睛紧紧盯着额头上点着花佃的宋楚宜:“何况,你可以重生,宋楚宁可以入梦,你说会不会连你早死的儿子,其实也可能重新活一次呢?”

  宋楚宜猛然站起身,因为起的太急连旁边实木花架上摆放着的一盆兰花也叫她不小心推倒在地上,哗啦一声摔了个粉碎。

  “两年前在别庄里那个孩子不然哥儿他根本就不是你的什么表弟,是不是?!”宋楚宜终于有些歇斯底里,看上去完全丧失了理智:“他根本就是然哥儿,是你和宋楚宁把他藏起来的,是不是?!”

  韩止直到此刻才毫无克制的哈哈大笑了一阵-----这两年实在是憋足了鸟气,如今终于风水轮流转,轮到他来当猫,拿着锋利的爪子把宋楚宜这只老鼠玩弄在手里,他只觉得四肢百骸无一不舒畅。

  笑完了他和关山伸了伸手,从关山手里接过一只平安符来扔给宋楚宜:“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宋楚宜怔怔的把刻着沈然二字的-平安符紧紧攥在手里,是真的有一刻的失神-----韩止和宋楚宁倒是真的知道做戏做全套的道理,连这样细微的地方也都注意到了。也是,天下但凡当父母的,碰上这样的情景,又怎么可能还有理智在?

  她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泪盈于睫,似是真的疲累已极,隐隐还带着哭腔:“你究竟想怎么样?”

  韩止很满意他如今看到的这副场景,不怀好意的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宋楚宜,隐隐露出得胜者的嚣张:“我不想怎么样,和宋六小姐说的很清楚了。宋六小姐是个聪明人,该知道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你若是想通了,我说不定日后心情好了,还能让他跟你团圆,再不济也不至于害他的性命。可你若是想不通”他端详宋楚宜一阵,冷笑出声:“可你若是想不通非得跟我硬来,不仅他要死,连你和你那位挡了三边总制的舅舅,也别想再过轻省日子了。想想你那个舅舅的好处吧,私兵他都舍得给你呢,还帮着你胡作非为要是因为你的缘故害这位前程无限的三边总制倒了霉,也不知道崔氏一族日后还认不认你?”

  外头宋玠的小厮松木砰砰砰的敲门,青莺开了一条缝,回来看了韩止一眼,和宋楚宜回话:“三少爷见咱们进来的太久了,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韩止越过宋楚宜,擦肩的时候停了脚冷冷的转头看她:“最迟明日,我希望我能听见想要的回答。黄大仙庙的那个宅子,不用我多说你也认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