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八·黑心
  宋楚宜接到消息的时候正靠着南窗看书,紫云替她倒了杯花茶放在桌上,慌得连脸色都变了:“姑娘,人在他手里,要是说出些什么来”

  真要是把两年前宋楚宜叫他们去截杀宋楚宁和韦言君的事情说出来,韩止拿了这个证词往顺天府一告,那真是一告一个准,更糟糕的是恐怕还会连累崔绍庭-----马旺琨这批人是崔家的私兵这一点总能差得出来的,只怕到时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青桃恰好进来,她虽不知紫云和宋楚宜说的是什么,可脸上神情也很是不好看,蹲在宋楚宜面前微微屈着腿回话:“姑娘,通州庄子上来了消息。送信的是我父亲。”

  通州别庄那边向来没有要事是不会叫人来长宁伯府的,何况还是青桃的父亲亲自来了,宋楚宜眉头一挑,已经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偏头问她:“什么事?”

  “昨日曾经在别庄借宿过的锦乡侯世子去了咱们别庄借水喝,却在别庄里发现大批兵刃”青桃垂下眼睛,竭力控制住情绪,可手还是隐隐有些颤抖:“他身边跟着的随从发现这批兵刃正是在京郊出事的韦言君等人用过的那一批,说是说是跟咱们别庄里的人脱不了干系。”

  韩止倒是知道处处都挑着她的软肋下手,看样子一定从宋楚宁那里知道了不少的东西,连徐嬷嬷和涟漪安安都利用上了。

  宋楚宜不由又想起前世,韩止为了传宗接代,又不想日后被一个名门贵妻给束缚住,竟然想出了去母留子的主意。

  这样一个心肠都已经完全黑透了的人,是完全没有情面可讲的。

  紫云吃了这一惊更是吓得魂不附体,头一次觉得自己站在了摇摇欲坠的冰面上,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姑娘,恐怕马旺琨扛不住已经招了”

  青桃却比紫云还更镇定一些,她跟着宋楚宜久了,加上原本就是极聪明的,就算此刻已经骇极,却也还保持着几分清醒,镇定的摇了摇头:“当初让马永福他们去动手,从头到尾压根就没和通州别庄扯上一丝关系,通州别庄又哪里来的什么兵器?!这分明就是韩止在栽赃陷害。”

  是栽赃陷害,亦是警告。

  韩止千方百计的把事情跟通州别庄扯上关系,分明就是通过宋楚宁知道了她跟涟漪和徐嬷嬷的关系,想要借此来威胁她。

  宋楚宜保养得几乎都看不出骨节的手放在黑漆桌面上,眼里波光流转,片刻后才点了点头问青桃:“你父亲还说了些什么?”

  韩止既然会容人来报信,肯定不止是让他来报信这么简单,总还要带些话什么的才好谈条件吧?

  果然青桃咬了咬唇:“他说让您亲自去通州别庄一趟,还说若是您不去只好让长宁伯府也和他一样在京城扬名了。”

  他哪里有那个狗胆现在就牵扯上长宁伯府?分明就是重重压力之下再给她施加一层压力,生怕她不咬这个鱼饵罢了。

  宋楚宜的脸隐在阳光下神情莫辨,片刻后才笑了一声。

  “他说了时间吗?”

  紫云大惊,双手扶住了宋楚宜的手,几乎带着哭腔:“姑娘,您不能去!若是他若是他干脆把屎盆子扣在您的头上”

  青莺却默不作声的拉住了她,缓缓冲她摇了摇头:“安安和徐嬷嬷她们还在他手上呢,他要是真把事情推到别庄的人头上,到时候姑娘和家里也不好交代。”

  宋老太太向来以为宋楚宜什么事都会和她交底的,要是知道宋楚宜竟然知道宋八诈死而装作不知,事后还安排人截杀,日后免不得会和宋楚宜起嫌隙。

  青桃迟疑的看了一眼紫云和青莺,咬了咬牙:“最迟明日,说是明日要是见不到您,就把这事儿捅开。”

  宋楚宜忽然改主意了,她曾经想一招置韩止于死地,可是她在此时此刻忽然察觉到了韩止那种猫捉老鼠的有趣之处,可以叫人生不如死的时候,就不必太快让他死了,毕竟这种丧心病狂的人,让他死的太痛快反而是便宜了他。

  “出去告诉你父亲,让你父亲回去说,明日我一定赴约。”宋楚宜将书合起来交给青莺,又问她:“让你送出去的消息送出去了?”

  青莺点点头:“已经送出去了,托了叶二公子去的。”

  当时叶景川还满脸的不乐意,说自己居然只是被当成了一个跑腿的,可到底还是接了信撂下一句一定送到才走的。

  青莺想到这里,看着宋楚宜不禁微微出神。

  宋楚宜却毫无所觉,手里的小匣子捏的越发的紧,眼里染上一层冰冷的寒意:“紫云陪我去一趟宁德院,青莺你和绿衣帮我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就启程去通州。”

  通州别庄宋楚宜是惯常去的,宋老太太闻言也不觉得惊奇,只是还是有些犹豫:“偏你大哥哥又要当值,二哥也要去衙门应卯”

  她想了想,皱了皱眉叹气:“罢了,叫阿玠陪你一同去吧。”

  宋楚宜毕竟不是三年前的小孩子了,如今出门若是没个长辈在身边跟着,恐怕要引人非议。宋老太太最近又为了她的婚事悬心,自然不肯让她单独一个人出门。

  女孩子的名声是顶顶要紧的,一时不慎被泼了脏水,就再也难洗清了,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宋楚宜知道她的担心,笑着窝在她旁边应了声是,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宋楚蜜来请安,不过短短十几日的时间,宋楚蜜整个人都瘦的形销骨立,脸色竟然比她刚从别庄回来时还要差,见了人也只是木木的站住了应一声。

  算一算她的婚期也就是近在眼前的事了,可是她整个人哪里有一丝待嫁新娘的欢喜和羞怯,和个行将就木的人差不多,紫云心里有些发怵,回头望了她一眼,心底隐隐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