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七·暗战
  叶景川在脑子里绕了好几个弯才算是绕了出来,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思路渐渐的清晰起来,面上神情也恢复如初:“那你的意思,现在韩止是知道事情是宋六做的了?”

  要真是这样那可就不得了了,这两年虽然他不跟韩止接触,可是也不是没听说过韩止的名声------这人冷心冷肺到了极点,听说一听见章家落难,连表面功夫也没做,直接让人去扬州章家退了婚,逼死了章家小姐。

  就这么个睚眦必报的人,宋楚宜杀了他要的人,还杀了他的随从让他被大街小巷足足议论了这么两年多时间,他要是肯放过她才有鬼了。

  而且如今看来,宋六做这事的时候显然是没通过家里长辈的,否则若是宋老太爷和宋老太太知道,宋六根本就不会这么被动。这样一来就更麻烦了,谁知道韩止那个疯子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一直都怀疑是宋六。”周唯昭言简意赅的把当初黄大仙庙的事情说了,又道:“这回宋六找我,是因为她已经联系不上马永福那批人了,让我帮忙。”

  已经半个多月都联系不上人,叶景川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可你一出手不就找到了?我之前就看着出去的那个人有些眼熟,现在想想,那人不就是曾经在崔家单手倒提了羊放血的那个人嘛?人只要没被韩止找到就行,他就算怀疑,没证据又敢拿堂堂长宁伯府的姑娘这怎么样?”

  话不是这么说,宋楚宜既然知道派人下黑手,难道韩止不知道?真要是被他找着了机会,恐怕宋楚宜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周唯昭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别高兴的太早,刚刚来的那个人叫马三,是这一批人里的头目。他刚刚告诉我,找不到马旺琨了。而且据他们这几天的观察来看,马旺琨很可能是回黄大仙庙探听消息的时候被抓了。”

  要是真的被韩止抓到了,事情可就麻烦了。

  叶景川腾的站了起来:“我去黄大仙庙你说的那个地方看看。”

  “不用去了,那边已经把消息递过来了。”周唯昭将手里的信纸往前一推:“韩止确实在那里抓住了一个人,听说用私刑的时候还刻意把动静弄的很大。这是故意让我们知道他抓着了人的。”

  在引人去救?叶景川几乎是立时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在请君入瓮!绝对不能去救,否则不就落进了韩止的圈套?这个人做事神神秘秘的,在通州庄子上那次还把宋六吓得发起了高烧”

  周唯昭眉间就染上了一丝诧异,这个世上竟然还能有吓着宋六的东西,还把她吓得那么惨?他又想起宋六一副非得把韩止搞死搞臭,否则就不死不休的态度,莫非韩止得罪宋六的不止是宋八这一件事?

  “救不救不是我们说了算。宋六既然只让我帮忙探听消息,我就只帮忙探听消息。”周唯昭若有所思的看了叶景川一眼:“你若是有空,不妨往宋家跑一趟,反正你是个无事忙,向来喜欢撒丫子到处跑,宋家更是常去,韩止不会派人盯着你的。你进去告诉宋六,就说人被韩止抓了一个,她自会有决断的。”

  宋楚宜求人办事向来极有分寸,绝不至于叫人为难,她既然只说帮忙找人,他就只负责帮忙找人,绝不多帮她走一步路-----这个小丫头年纪越大本事也越大了,一句话底下往往饶了七八十个弯,在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别的打算的情况下,什么都不做反而是帮她最大的忙。

  叶景川却有些不能理解,对着周唯昭怒目而视:“你这人未免也太没良心了吧?她现在手上没人,又轻易不能出门的,你只告诉她个消息,她不是跟个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干嘛不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帮她把人救出来算了?”

  周唯昭就叹了一声气:“她要真是无头苍蝇,还能想法子找到我?你仔细想想,她若真是要见我,多的是法子,可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喝么麻烦的一条路,非得通过你来?”

  叶景川被他说的有些发懵,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人家私底下恐怕都已经开战了,偏偏你还觉得宋六会是没还手之力的无头苍蝇。”周唯昭将手里的几张纸通通推给他:“她说到底真要我帮忙的,也不过就是找人罢了------那也是因为我的宅子就在她的宅子隔壁,听起动静来方便许多。至于和韩止的事,恐怕她已经开始动手了,你就少操些心吧!”

  叶景川知道周唯昭的话有道理,这么久以来,他对宋楚宜的判断还从没失误过。这么一想他忍不住又有些气闷,愤愤的反驳他:“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周唯昭和普通的人不一样,或许是在龙虎山呆久了,身上总带着和寻常人不同的冷静自持,仿佛没什么事是能让他乱了阵脚的。

  就像这次大范氏撺掇着太子动了恭王的人一样,连镇南王和叶景宽也替他担心起日后的前程来,可唯有他自己仍旧老神在在仿佛这并不值得一提似地。

  叶景川气闷归气闷,想起正事来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他:“你也别不把他们当回事,澳门赌博网站:这次能撺掇着太子从恭王的嘴里抢食,下次说不定就又重复一次十几年前送你上龙虎山的事。圣上年纪大了你也该为你的将来考虑。”

  如今东宫早已经是暗流涌动,大范氏的胃口从来就没有小过,吞下了扬州这块肥肉之后,恐怕视线就要转移到太子妃和周唯昭身上了。

  偏偏太子又不是个能拎得清的,但凡是个拎得清的,当年太子妃也不会哭着求圣上和皇后把周唯昭送上龙虎山了,虽然如今已经时移世易,周唯昭的名分也早定下了,可是这世上怕就怕一个万一,到时候身上真的撑不住撒手去了,凭太子对大范氏和周唯琪的宠爱,太子妃和周唯昭的处境还是堪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