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六·结盟
  叶景川收到长宁伯府送礼来的消息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他撩起袍子飞快的跑到镇南王妃齐氏的房里,微微喘着气问镇南王妃:“听说长宁伯府今儿来人了?”

  齐氏冷眼看了这么两年,大概也能猜得出自家儿子抱着什么样的心思,闻言忍不住就笑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还说你若是听见消息肯定迫不及待的要往我这儿跑,你就来了,真是经不住人念叨。”

  叶景川知道齐氏是在打趣他,也不恼,看了看水晶盘里摆着的红艳艳的樱桃,皱了皱眉问齐氏:“宋玘没带话给我?”

  齐氏说他是因为宋家送了东西来就着急忙慌还真是有些冤枉他,实际上他是听说宋玘亲自来送的东西,才觉得或许是宋楚宜那边有事否则好端端的,送这些东西哪回不是得力的婆子?根本用不到堂堂长宁伯府的二少爷。

  齐氏有些诧异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嗔道:“你倒是能掐会算似地,怎么就知道二少爷留了话给你?莫不成你们约好了的?”

  等叶景川再出正院门的时候已经是满天繁星了,他也不回后头的院子,径直去了前院书房,寻了齐氏派给他的小厮,急急的吩咐他往西大街上的重音坊去一趟:“把这信给那里的掌柜,就说是我叫人送的。再告诉他明日我会亲自过去一趟。”

  小厮长安跟着他的日子不算短了,一听这话就知道是顶要紧的事,也不敢耽搁,弯腰应了个是,飞快的把信塞进怀里就去寻马出门。

  叶景川有些想皱眉头宋楚宜要找太孙殿下,按理来说多的是办法,怎么非得要拐弯抹角的找到自己这里来?难不成是遇见了什么麻烦事不成?连崔家都暂时去不得了?

  他又想起来上次听父亲提过一声,说是崔绍庭临走之前还特意关照过他,有一批人的户籍文书要他帮忙去给落实了,日后就交到宋楚宜手里,隐约觉得这件事跟宋楚宜如今的处境脱不了干系。

  这么一想他就再也坐不住,干脆领了长胜趁夜出了门。他先往宋家那里走了一圈,却在大街上发现许多眼生的摊子宋家的西角门过了长巷就是大街,角门旁边的摊子向来摆的不多,此刻却从吃食到头巾手帕算命的都一应俱全了

  他在福建这两年也曾经当过细作混进海盗群里去打探消息,认真盯一会儿就知道这帮子小贩根本就不是来卖东西的,而是来盯人的,不由把眉头皱的更紧。

  圣上让宋老太爷任主审官之一主审章渊的案子,固然惹眼,可是宋老太爷推拒的态度有眼睛的也都是看得见的,根本没必要派人来盯他的哨。

  宋楚宜连送个消息都要寻送水果的名目特意让宋玘出面,难不成这些人竟都是冲着她去的?

  可宋楚宜说到底不过是个闺阁女子,到底是谁要花费这么多心力非得盯着她不可?

  他好不容易挨到第二日,吃了早饭就一路飞奔到重音坊。

  掌柜的见到他还吃了一惊,顿了半响才忙拦住他:“公子里头有客人呢,此刻怕是不方便见您,您要不稍微等等?”

  叶景川忍着性子在二楼雅座瞧了半天戏,什么也没看进去,大半个时辰之后才瞧见一个伙计领着个小帽打扮穿着短打的男人从对面出来。

  他觉得有些眼熟,睁着眼睛看了又看,可一时就是想不起这人究竟曾经在哪里见过,只好悻悻作罢,回头跟着掌柜的进了对面的包间。

  青卓和含锋都守在三重珍珠水晶帘外头,见了他拱拱手,他摆了摆手撩开帘子坐在叶景川对面:“昨天我叫掌柜的给你送信,你收到了没有?”

  他总隐约觉得宋楚宜和周唯昭之间有一种默契,虽然平时不见他们怎么来往,可每到关键时候,帮对方忙的往往却都是彼此。这一点发现叫他很不舒服,这种只能当局外人的感觉也是一样,说话就不由带了几分意气。

  周唯昭挑了挑眉,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自然:“收到了,所以你刚才见到的那个人,就是这次宋六求我办的事。”

  刚才那个人影在叶景川脑海里再过了一遍,可他仍旧没想出来这人究竟曾在哪儿见过,不由就着急的把身子往前探了探:“那人到底谁啊?宋六这回求你办事不同往常,连端慧郡主都不去求昨天我去她家门口转了一圈,还发现了许多眼生的人盯梢”

  盯梢?那就难怪最近宋楚宜没派青莺出来了,恐怕是被韩止的人盯死了不能动弹、

  韩止这条毒蛇倒是也沉得住气下的了决心,看准了猎物就不撒手,分明是死盯着宋楚宜不肯放了。疑心重的人就是这样,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目标。

  他手指在桌案上敲了敲,忽的抬头问他:“你真想知道宋六得罪了谁?”

  叶景川下意识挺了挺胸膛:“那当然,有些忙我也帮得上的,哪儿能叫你一个人做好人?”

  “你记不记得两年前京郊发生的命案?就是后来锦衣卫和顺天府都跑到锦乡侯府去了的那一次?”周唯昭见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就道:“那次死的不止韩止说的什么府里的奶娘的女儿和他的随从,还有一个人是宋八。现在你猜到为什么韩止盯着宋楚宜不放了吗?”

  叶景川呆愣当场,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那个时候他还没去福建,知道过完年宋八就病死了,根本不知道宋八竟然还和韩止有联系,还被韩止偷偷运出了京郊。

  这么说,当初截杀那批人的,竟然是宋楚宜?!

  他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这个玩笑有点开大了吧?虽然他知道宋楚宜很能干,可是她哪里来的这么多能替她杀人的人?!

  国庆快乐,大家有没有出去玩啊,今天去看了王牌逗王牌2,肉疼,看的尴尬

  另外多谢卫凤娘之彼岸花的香囊和没名字吗?的平安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