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五·算计
  崔府那边有人监视去不得,可是余氏那边的宅院韩止应该是顾不上的,马永福他们也应该知道这一点才是,竟然连这个地方也没去,恐怕真是韩止的人盯得太紧了的缘故。

  宋楚宜莫名觉得有些不安心,想了想自己身边此刻也只有青莺一个可用,可偏偏青莺如今已经太引人注目,根本不能露面。

  她定定的坐了半响,她去崔绍庭那里要了人的事情虽然和宋老太太交过底,可是除了宋毅的事情用上了人跟宋老太太提过,其他时候都只当这些人已经还给崔家了,如今自然更不可能冒险去和他们求助因为章家的事儿,宋老太爷最近也忙的焦头烂额,他毕竟是在扬州就处理过这事的主审官,如今建章帝下了命令要他继续当这个主审官,他愁得头发都快掉光了。

  手里握着那只精美异常的小匣子,再看看笔架上的笔筒,宋楚宜终于下定了决心,她如今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可想。

  韩止一步步把她逼到这个份上,总不可能真的就只是为了宋楚宁的事兴师问罪来的,日子一长,狐狸尾巴总要露出来。

  紫云和绿衣才指挥着婆子抬了一筐子水蜜桃进门,就见宋楚宜立在窗前看着,不由都笑开了:“姑娘,郡主说她庄子上的水蜜桃都有收成了,如今送些过来给老太太和府里的主子们尝尝鲜。”

  四月的阳光透过大榕树的枝叶缝隙斑斑点点的倾泻一地,给微寒的清晨添了些暖意,宋楚宜也就笑了,手里的匣子握的紧紧地,吩咐紫云:“拿上回二哥哥送的竹篮子分装了,给大伯母、三婶婶、五叔那里都送去。老太太那里的我自去送。”

  宋老太太正为了昨天宋毅说的那些话心忧,见了宋楚宜的样子先放了一半的心,笑着让玉书接了篮子:“这竹篮子倒是别致,亏你想的出来。”

  “都是二哥哥送的,听说是和叶二少爷一同去外头街市上搜罗来的,我看着新奇有趣,就拿来哄祖母您笑一笑。”宋楚宜又从竹篮里拿出两个白底描仙鹤展翅的细瓷瓶来:“这是舅母送来的蜜桃露,祖母也尝尝鲜。”

  宋老太太就又不免想起昨日的烦心事来如今宋楚宜眼看着也到了要说亲相看的年纪,的确该为婚事发愁了。否则韩家和沈家这么闹下去,日后损了她的名声才真是得不偿失。

  想到这个,她就又顺理成章的想起向来对宋楚宜很上心的叶景川来,心内就是一动:“说起来,叶二公子也许久没来咱们府上走动了。他如今可长进了,听说今年还要下场考武举。倒也省了王妃替他担心了。”

  她说着就回头去问黄嬷嬷:“我记得日前咱们庄子上也送了许多草莓和樱桃上来?你到时候去告诉老大媳妇一声,让她给舅夫人和镇南王府英国公府都送些去。”

  等黄嬷嬷笑着应了是出去了,宋老太太就抓着宋楚宜的手,略含了忧色告诉她:“昨日的事,你别放在心上,你父亲他也是和你太生疏了,只记得你从前的喜好”

  这父女俩的关系一直都是疏离尴尬多过于亲近,这两年她担心也担心的,调解也没少调解过,可是全然没有用。

  宋楚宜抿了抿唇,这几年她对宋老太太和宋老太爷都很顺从,唯独在宋毅这件事上,她没办法装出顺从的样子来。

  宋毅的确是她父亲,最好是好好的活着没病没灾的当个官,可是在知道了崔氏的事情之后还要她能一如既往的和他亲近,她是真的做不到。

  宋老太太瞧她表情就大致知道她心中所想,长叹一声,想说些什么,到底又没有再说。横竖她和宋老太爷的婶子还算康健,总要撑到宋楚宜成家立业的那一天。一切都安排好了,宋楚宜和宋毅就这么面上能过得去也就罢了。

  宋玘接到消息却觉得很有些不可思议,挠了挠头跑到后院里来找宋楚宜:“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我去送东西?莫不是叶景川那小子又出了什么鬼主意吧?”

  宋玘如今已经在礼部领了个主簿的闲职做着,却还是怕叶景川怕的紧,他和宋珏又不一样,宋珏毕竟是学武的,还能弹压得住叶景川,他到了叶景川跟前,却只有吃亏的份。

  这回宋大夫人特意叫他去送什么庄子上的时鲜水果,他震惊之余不由得有些惶恐派个婆子直接送到后院去不就得了,为什么偏偏要他去?除了叶景川时常借着送水果送特产的名目往别人家里跑,他还没见过谁家送东西还特意让少爷们去的。

  宋楚宜正给向明姿养的猫儿顺毛,闻言就笑着道:“我倒的确是听祖母提过原因,似乎叶二公子说跟你在通州一见如故,祖母觉得你们年纪相仿,多走动走动也是好的。既然祖母都这么说了,你去送一趟也没什么坏处呀。”

  宋玘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挠挠头一脸茫然的出门去了。

  紫云就忍不住一边笑一边埋怨宋楚宜:“其实仍旧叫碧莲去也就是了,她是个面生的,又还是个小丫头,外头的人注意不到她。何必要这么费事的撺掇老太太叫二少爷亲自去一趟呢?”

  宋楚宜忍不住叹气:“不这么费事,叶景川怎么会跑上门来?过阵子就是春猎了,恐怕他天天都往京郊跑,叫二哥去一趟他才能反应过来是我找他。至于碧莲,我有更重要的事吩咐她。”

  紫云说得对,碧莲年纪小又面生,根本不惹人注目,所以她才要碧莲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可是周唯昭那边,除了叶景川之外不管是求崔氏还是求余氏,动静都太大了些,不免要惊动韩止。还是叫向来和周唯昭玩的好叶景川去,还显得不那么突兀,毕竟在韩止眼里叶景川恐怕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二世祖,他也不会把心思太放在叶景川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