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三·添乱
  何氏坐在宋老太太下首,见宋老太太拿了老花眼镜看聘礼单子,略带了一丝局促的出声:“他们家虽然也有些祖产,可是要是同您家比起来可就差的太远了虽说这些东西您可能也瞧不上眼,但对他们家来说,说倾其所有四个字,也不算夸张。”

  一个举人家里,虽说还算是殷实,可那也只是相对那些村里的村户们来说,若真正要比他们这些簪缨望族,澳门赌博网站:又怎么能比得上?就是这些东西,里头也有一多半是这个举人老母的嫁妆,连何氏也觉得太简薄了些,添了些东西上去。

  宋老太太将老花眼镜放置在一旁,闻言倒是笑开了:“哪里说的上嫌弃不嫌弃的话?他们家里的条件当初也没藏着遮着,都实实在在告诉了我们的,我们心里头也都有数。现如今看看这单子,竟比我想象的还要好些。看这样子亲家母是个再实诚不过的人,有其母必有其子,亲家母都这样实诚,孩子又能坏到哪儿去?我们嫁女儿又不是非要图个门第出身,只要她能和婆母丈夫合得来,平平安安顺顺遂遂的一辈子也就是了。”

  这话真是说到了宋三太太的心里,她见宋老太太朝她看过来,立即就点了点头出声应和:“可不正是我们老太太说的这话。要是真要死盯着聘礼,那当初我们也不会点头了。我这个当母亲的也真是没什么好求,只希望他们能夫妻和乐,平安到老也就罢了。”

  何况这些聘礼也的确是比她预想当中的还要丰富了许多,更难得的是竟真的还有一对活的大雁,虽然说这都是古礼了,可遵守的人又能有几个?冯家能做到这一点,足以证明是真心实意的求娶宋楚蜜的,有了这一点诚心,其他的也就都不重要了。

  何氏放开了手脚,在手心里绞着的手帕也放松了些许,笑了起来:“天下当父母的,哪个不为着自己子女的?我也是瞧着我那远房亲戚打了包票,说冯夫人虽然年少守寡,却不像其他个掐尖要强、刻薄寡恩的寡妇那么难缠,以前祖上也是当过县官的小户人家的千金,知书识礼又温柔大方好相处,才敢动了念头。否则又怎么敢介绍给咱们玉瓶一般金贵的四小姐?”

  三太太正待再说,就见玉书在旁边朝自己使眼色,忙笑了笑托词要去厨房那边瞧瞧今日的菜谱起身出门。

  粉衣已经在廊下候着她了,一见她出来就忙凑上前有些为难的禀报说是宋楚蜜那边在闹性子,连这回冯夫人送过来的两箱子绸缎布匹也都嚷嚷着要给剪碎。

  三太太心里念了声佛,连忙四处去看有没有旁人听见,一面扶了粉衣的手疾步朝三房去,才进正院,就听见了三老爷的呵斥声,她脚下一软,加快步子进了屋,果然就见宋楚蜜哭着跪在地上,宋三老爷气的连脸都青白了。

  “这是怎么了?”三太太勉强笑了笑,绕过宋楚蜜上前扶了三老爷:“怎么跟孩子发这么大的火?”

  三老爷没理她,疾步上前一把将宋楚蜜提起来,沉声问道:“你果真不愿嫁?要是真不愿嫁,也没有人逼你,你现在跟着我去跟老太太说清楚。别叫你祖母和你大伯母累死累活的替你这个白眼狼操持,你还回了别庄去,这辈子别再出来了!”

  宋楚蜜吓得腿都软了,挣扎着落在地上,拿了帕子捂着脸,哭的撕心裂肺。

  粉衣早就知机的掩上了门,一面又出去告诫小丫头们。

  三太太上前几步气的狠狠地锤了宋楚蜜几下,一面自己却又忍不住哭了:“怎么好说歹说的你就是听不进去?是不是真的要等我死了,你才肯老老实实的听我们一次?!我和你父亲为了你的事已经面上无光了,你再这样,你这是在逼我们死啊!”

  宋楚蜜觉得自己呛得慌,明明没喝水也想咳嗽作呕,倚在三太太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彻底下定了决心:“好,我嫁!”

  三房这边的热闹并没传到二房去,宋毅有些惊喜的看着从前总在眼前晃的沈清让,摸着他留得极好的山羊胡笑了几声:“不过几年的时间,瞧着整个人都长进了,果然不错。”

  沈清让神情恭敬的坐在他对面收棋,谦逊的连说不敢:“我父亲说世伯您的棋艺才能当上一个好字,我要跟您学的还多着呢。”

  他向来不是个喜欢认命的人,也向来不是受到点挫折就往后退的人------从前宋楚宜粘着他的时候他看不上,如今宋楚宜冷冷淡淡的了,他反而却被激起了决心。

  宋毅想起他从前和宋楚宜宋楚宁的关系都极好,一时有些出神,半日后才沉沉的叹了口气。当初小儿女们青梅竹马一片温馨,可如今宋楚宁死了,宋楚宜又始终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再也和他回不到从前的亲近,他心里始终有些难过。

  这么一想,他忽然就想起来宋楚宜如今出了孝也十三岁了,按理来说该是相看人家的时候,心中就一动。

  自从宋楚宁陷害他,而反而是宋楚宜出手帮了他之后,他就一直对宋楚宜抱着几分愧疚和不安,总想着能在什么地方补偿她。

  这几年他也曾做过努力,按照季节送衣裳首饰和女孩子喜欢的小糕点小玩物,可总不见什么效果,宋楚宜仍旧对他不冷不热的,对着他还不如对宋仁亲近。

  如今想来,他这个做父亲的,真正该替她想的,倒应该是人生大事才是-----宋楚宜毕竟没了母亲,这些事就该由他这个父亲来操心-----何况其他的事情他根本就插不上手去,宋老太太那里早就安排好了。

  而眼下看来沈清让就是合适的人选嘛-----门当户对,从前又青梅竹马玩到大的,总有几分情分在,又知根知底,日后两家也算是亲上加亲,就更加合适了。(未完待续。)